泠依惜

遇到我,有没有觉得相见恨晚?
微博@泠依惜
lof看不到@,有事评论或者私信

【忘羡】非典型性婚姻 9

先婚后爱abo

精英叽×调酒师羡


其他章节:  1    2    3    4    5    6    7    8



=========


蓝忘机又重复了一遍:“结婚纪念日。上回江小姐说过的。”

魏无羡也想起来了,不自然地抓了抓头发:“你还记得啊,我以为你就是随口那么一说呢。”

蓝忘机淡淡道:“我从不随口说什么。”

“也是。”魏无羡笑了笑,“那就去呗。去哪儿啊……就去……等等蓝湛你说什么时候去?”

蓝忘机道:“这周末。”

魏无羡突然想起了刚才看到的那张行程表:“你周末不是出差吗?”

蓝忘机面上闪过一丝不太明显的惊讶,很快又归于平静,道:“行程我还未看过。不过暂定是想请兄长代我去。”

魏无羡愣了三秒,反应过来后一下子被这个消息砸懵了。

他不敢相信道:“蓝湛你你你该不会为了这事推掉了工作……?”

这个惊喜太大,大到有些令人无法接受,几乎变成惊吓了。

蓝忘机没有正面回答,只是看着他道:“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

那眼神太过波澜不惊,如果不是魏无羡无意中看过了行程表的内容,差点就相信了。

“对了,”见他面露难色,蓝忘机不动声色地岔开了话题,从口袋里取了一张卡递给他,“以后你若是再来找我,出示这张卡就行,不会有人查你。”

魏无羡大脑还是当机状态,也没多想,顺手接了过来放在了身上。

后来,直到蓝忘机不得不回去继续工作了,两个人都没再说话,关于结婚纪念日的安排也就这样不了了之。

魏无羡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到让蓝忘机推掉重要会议和产品发布会来陪他过一个只存在于形式上的“纪念日”,而蓝忘机在提了那一次之后,见他似乎十分不愿,也干脆闭口不提了。

于是三天之后,蓝忘机按照行程表上的安排上了去A国的飞机,开始了为期两个星期的出差。

魏无羡那晚一晚上没合眼,生怕自己不小心睡过去了第二天没法送他。直到早上蓝忘机起床穿衣,伸手给他掖了掖被子,魏无羡这才假装被“吵醒”,慢悠悠地睁开了眼睛。

蓝忘机道:“抱歉。还早,你继续睡吧。”

魏无羡摇摇头:“你不是要走了吗,我送你。”

蓝忘机道:“不必,你睡你的。”

魏无羡当然不会听他的,掀开被子起身下床,装模作样地打了个哈欠,趿拉着拖鞋去穿衣洗漱。

两个人一起吃过早饭,蓝忘机提着包站在门边,转过身向他道:“那我走了。”顿了顿,又补充道,“让阿姨来做饭,你不要总点外卖。”

魏无羡胡乱挥挥手表示知道了:“你路上小心。”

蓝忘机点点头:“嗯。”

大门关上的瞬间,魏无羡心中忽然生出无限感慨,想他和蓝忘机这样子是不是也能算是老夫老妻了。

躺着装睡比通宵玩儿累多了。蓝忘机走后,魏无羡马上脱了衣服趴回床上,一沾枕头便呼呼睡去。

再醒来时下午都过去大半了,魏无羡盯着天花板发了会儿呆,琢磨着要不今晚翘班算了,可又一想蓝忘机不在家,他自己一个人待着也没什么意思,便从床上爬下来,收拾收拾出门去酒吧了。

温情得知这件事情之后恨铁不成钢地直拍桌子,引得周围客人纷纷侧目,简直恨不得揪着他的耳朵道:“魏无羡啊魏无羡,你的脑子是被僵尸吃掉了吗??”

魏无羡站在吧台里擦玻璃杯,闻言只是耸了耸肩膀:“情姐,我是不需要恋爱脑。”

温情气得“你你你”了半天没“你”出个下文,愤愤甩出一句“魏无羡你总有一天会后悔的!”便踩着恨天高哒哒哒地走了。

温宁今天站在他身边学习,弱弱地道:“姐姐说,蓝先生是真心喜欢你的。”

魏无羡笑笑:“大人说话小孩子别插嘴。”

温宁在心中表示十分无辜:魏哥我只比你小两个月好吗……

“魏哥!”

一个甜甜的女声从门口传来,魏无羡抬起头,看见是之前那个omega姑娘。她今天不是一个人来的,跟着一起进来的还有几个朋友。

魏无羡笑着跟她打招呼:“今天这么开心?”

姑娘道:“发生好事儿了能不开心嘛!今天请朋友们喝酒,麻烦魏哥你啦!”

魏无羡答应着转身去取酒,顺口问了句:“是什么好事儿?”

姑娘也不隐瞒,笑嘻嘻地道:“我爸爸帮我搞定了手续,下个月就可以跟那个人彻底说再见了!天知道这几个月有多憋屈!”

魏无羡开酒瓶的动作不易察觉地一顿。

姑娘说到兴头上,一手撑在吧台上凑近了些,侧过身指了指不远处,声音稍稍压低了:“魏哥你看见那个红衣服的小哥哥没?帅不帅?”

魏无羡点头附和:“帅,像年轻时的我。”

“哈哈哈魏哥你才几岁呀!”姑娘捂着嘴笑,“其实我今天就是想请他来的,别的朋友是帮我打掩护的。一会儿我打算跟他告白呢!”

魏无羡向她眨了眨眼睛:“那我给他调一杯……Four Loko?”

姑娘害羞地推了他一把。

温宁还没学到这种酒,端着笔记认真地问:“魏哥,这是一种什么酒?”

魏无羡神秘兮兮地向他招招手,小声道:“断片儿酒!”

温宁:“???”

姑娘招呼她的朋友们进了舞池,转回来继续和魏无羡絮絮叨叨。聊着对象,说着说着就又扯到了蓝忘机身上。

她羡慕地撇撇嘴:“魏哥,我长这么大真的没见过比你老公更man的alpha了!”

魏无羡失笑:“我也觉得他的确很帅?”

姑娘却摇摇头,道:“不仅仅是这个。那天D家的三少爷过来闹事的时候,我看到……”

“等等?”魏无羡忽然有些听不懂了,“哪家的谁?”

姑娘道:“咦魏哥你忘了?你有一天晚上打晕了一个人,还让司机给他送回家去,就那个人。结果那司机直接给他送他老爷子那儿去啦。听说被家法处置了,好一顿打呢!这不,伤好了没几天就忍不住又来找事啦!”

温宁:“咳咳咳……”

魏无羡瞥了他一眼,依旧一头雾水:“这我记得。但是找事?哪天?我怎么不知道?”

姑娘道:“我估计他是怕了你了不敢晚上来,就上午找过来了。我去上班时正巧看到的,好厉害哦,放话说要砸店呢!”

魏无羡感觉自己仿佛与时代脱节:“……”

姑娘托着腮,两眼冒着小星星:“然后我就看到蓝总啦!D少分明知道你不在却还嚷嚷着要你出来,正好碰上蓝总从车上下来。天哪你知道吗魏哥,”她咳了一声,模仿起了蓝忘机的口气,“他下来就说,‘我是他丈夫,你有什么事?’哇太帅了简直!魏哥你不在场实在是吃大亏了哎!”

魏无羡:“……”

“我没想到蓝总不仅长得帅身手还那么好……”小姑娘目光看过来,惊讶叫道,“啊!魏哥,酒!酒洒了!”

魏无羡猛地一惊,赶紧停了手上倒酒的动作。

他匆匆调完酒,三言两语把小姑娘打发走,让温宁帮他应付着吧台,急忙跑到楼上去把酒吧门口的监控录像调出来了。

温情忙里偷闲在屋里吃饭,被他风风火火的样子吓了一跳:“你干嘛?”

魏无羡没搭理她,找到了那天的监控视频,拖动着进度条——

看到蓝忘机穿着那身熟悉的西装从车上下来的时候,魏无羡呼吸都停了。

 

当晚魏无羡还是回了别墅。

他本来打算这几天就在酒吧或者自己家凑合住算了——反正回去也就他一个人,但等真到了歇业的时间之后,他果断地走了另一个方向。

打开房门,直奔卧室,整个人扑在了双人床上,摸索着抓住蓝忘机的枕头,一把抱住了。

鼻腔里全是对方身上好闻的檀香,就好像抱住的是那个人一样。

魏无羡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给蓝忘机拨了过去,铃响完了一分钟却没人接。他看了眼墙上的钟,算了算时差,估磨着那人现在应该正忙着工作。

于是他打开微信给他去了条消息,打打删删很多次都不满意,最后就剩下一句干巴巴的话:

“蓝湛,酒吧的事,谢谢你。”

魏无羡捶胸顿足:我平时不是挺会逗小姑娘开心的吗?怎么到了关键时刻派不上用场?

他自暴自弃地按了发送,把手机扔到一边,在床上滚了几下,抬眼正好看到整整齐齐叠放在枕头另一边的一件衬衫。

嗯?蓝湛忘记把衣服收起来了?他心不在焉地想。

又翻了个身,他浑身一个激灵,猛地抬头,重新看向那件衬衫。

魏无羡:“……”

他不自觉地咽了咽口水,鬼使神差地伸出手去,将那件衣服抓了过来,把头埋了进去。


TBC


======

最后本来想开车的,但仔细一想!此时无声胜有声啊!哈哈哈

以及,这一章写得蜜汁爽,反思了一下,可能我就是那个吹叽的迷妹吧...

======

不出意外的话,下章应该有醉酒叽&不拉灯的车


评论(115)

热度(34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