泠依惜

遇到我,有没有觉得相见恨晚?
微博@泠依惜
lof看不到@,有事评论或者私信

【忘羡】非典型性婚姻 8

先婚后爱abo

精英叽×调酒师羡


其他章节:  1    2    3    4    5    6    7

 

我!不!会!被!屏!蔽!


=========


蓝忘机还没有动作,魏无羡就已经凑上去吻住了他的唇。舌尖故技重施地舔着他的上唇,动作缓慢,极具情【】色意味。

蓝忘机手里的毛巾终于再拿不住,掉在了地上。他近乎粗鲁地压着魏无羡的肩膀,把他整个人按在了浴缸上。

那一下撞得脊背生疼,却也痛得很爽。魏无羡看着他失控的动作,嘴角勾起一个得意的笑:“这么急?”

蓝忘机纤长的眼睫一眨,似乎反应过来刚才的举动有些出格,手指一松,大有退开的意思。魏无羡见状忙抓住他一只手,直接就往自己胸口放,嘴上也催促道:“继续呀。又不是第一次了,你在怕什么?”

蓝忘机:“我……”

魏无羡不耐烦地啧了一声,又抱着他的背吻了上去。沐浴露在两个人的身上摩擦出味道清新的泡泡,却无论如何也掩盖不住空气中愈发馥郁的醉人酒香。

alpha终于再也忍耐不住,按着omega的后脑,强势地夺回了主动权。

事实证明,在任何时候,任何地点,用信息素去撩拨一个年轻气盛的alpha,结果都是致命的。

 

上午,魏无羡又是被电话吵醒的。

他伸手摸了三次才摸到手机,眯着眼睛看清了来电显示,立即接通,大声骂了句:“操!老子睡觉呢!你干嘛!”

电话那头明显懵了一下,反应过来之后也不甘示弱地骂了回来:“魏无羡你是猪吗都几点了?”

魏无羡道:“你是不知道我每天七八点才睡?快点,有话就说,没事我挂了。”

那边江澄都快气笑了:“你可真是,嫁出去的什么泼出去的水?现在都这样跟兄弟说话?”

魏无羡:“没你这个兄弟。我挂了啊。”

江澄:“挂个鸡,找你呢,你在自己家还是在蓝二那?”

“我在……”魏无羡下意识便要答,话到嘴边莫名地顿了顿,这才继续道,“蓝湛这。”

江澄哼了一声:“我就知道。我在你门外,快来开门。”

魏无羡磨磨叽叽地下了床,拖鞋都没蹬,穿着蓝忘机走之前给他套上的宽松睡衣,顶着一头鸡窝就去开了门。

门外江澄正在玩手机,一抬眼就看到他脖子上和胸口没有遮住的惨状,也是一愣:“你是住这儿了?你们关系什么时候这么好了?”

魏无羡不耐烦地揉了两下头发:“你管我们关系好不好。找我什么事?”

江澄把手里提着的保温桶往上一举,道:“喏,莲藕排骨汤,姐让我顺路给你送来的。”

魏无羡“唔”了一声,伸手接了过去,笑了笑,道:“都跟她说别总费心了。”

江澄道:“可不止,你知道她还特意让我转告你一句什么?——记得、给你家那口子送去!”

魏无羡:“……”

他一脸的不敢置信:“送去……?姐让我?送他公司?”

江澄一脸的幸灾乐祸。看他面色有变,咳了一声,也收敛了表情,正经道:“我觉得,姐是怀疑你们两个了。”

魏无羡提着保温桶皱眉思索了片刻,心不在焉地一抬头:“进来坐坐?”

江澄哼道:“你现在倒是想起我来了。不了,还得赶紧回去呢。该怎么办,你自个儿想办法吧。”

江澄走后,魏无羡一个人坐在客厅里和那只保温桶大眼瞪小眼。

如果江厌离只想做汤给蓝忘机喝,那根本没必要强调让他“送去公司”……

女人的直觉真可怕。魏无羡想。

虽然说吧,就算事后江厌离给蓝忘机打电话问起来,那人何等聪明,一定也会顺着她的话说,但是……

魏无羡啧了一声,认命地起身去洗漱换衣了。

想到停车麻烦,他就没开车,而是在路边随手拦了辆出租,抱着保温桶坐在副驾上,一路上都在想:这究竟是什么狗血玛丽苏的发展?

蓝忘机的公司魏无羡没去过几次,他又是个没有半点曝光度的普通人,新来的大楼前台并不认识他,听说他要找蓝忘机,直接先上了一番套话。

“蓝总正在开会,先生请问您有预约吗?”

魏无羡也想到了,要见他估计没那么容易,便道:“那什么,我是他……家属。”

前台脸上挂着标志性的笑容:“好的先生。您能否提供一下姓名?我帮您确认一下。”

魏无羡无奈,只得任着她走程序,等待时百无聊赖地踱起了步,忽然听到身后有人喊了声:“魏先生?”

魏无羡回头看去,依稀觉得喊住他的人有点眼熟,却一时也想不起来是哪里见过了。

那人快步走来,道:“我是蓝总的助理。您怎么来了?”他转头瞪了一眼前台,又道,“您是来找蓝总的吗?蓝总还在开会,我先带您去办公室稍候吧。这边走。”

他说起话来跟放机关枪似的,魏无羡甚至完全插不上话,稀里糊涂地就被带进了电梯。

进了电梯,这助理却又非常识相地一言不发了,目光甚至没有往魏无羡手上瞟半分。到了办公室,他娴熟地给魏无羡倒了咖啡,说了句“会议大约半小时后结束,魏先生您在此稍等”便要退出去。

魏无羡忍不住喊住了他,道:“你不问问我是来做什么的?就这么放心让我直接进他办公室?”

助理礼貌地笑道:“蓝总很早就吩咐过了,如果是您来了,只管带您进来就好。”

魏无羡:“是吗。”

助理的笑容里显出几分意味深长,又说了一句:“您来了,蓝总一定很高兴。”

魏无羡:“……?”

大概是觉得这么忙还没个来探班的太可怜了吧。

魏无羡在会客间的沙发上坐了会儿,拿出手机刷了刷昨天下的app。

明明才过去一天,那件事情却好像发酵得更厉害了。好几个有名的公众人物带头解除了与自己伴侣的分配婚姻关系,据说在X市和Y市还出现了游行示威的队伍。

魏无羡看着照片上游行的omega们高高举起的标语只觉得愈发头大,又往下看了几则新闻,心里一阵烦躁,干脆把app退了。退了还嫌不够,指尖按着一点,自欺欺人地把桌面上的图标拖进了垃圾箱。

然后他就在沙发上坐不住了。起身在会客间走来走去,看着茶几上的保温桶,愈发觉得自己像个新婚的小媳妇……

姐可真是……太难为我了。魏无羡一拍脑门,寻思着要不把汤直接放在蓝忘机桌上得了——这也算是完成任务了不是吗。

想着,他便走过去打开了里间的门。蓝忘机的办公室就和他的卧室一样低调简洁,虽然后者已经在魏无羡的摧残下不复当初的面貌了。

魏无羡把保温桶放在蓝忘机的办公桌上,打算找张纸给他写个便条,一撇头就看见桌上放着几张表格,似乎是助理给他制定的行程安排。像是还没有被翻阅过的样子。

魏无羡出于好奇随便扫了两眼,就看见接下来的两个星期蓝忘机都要去A国出差,在几个重要会议上露面,貌似还要参加公司的产品发布会。

这么久?魏无羡心想,蓝湛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

然后他忽然意识到,蓝忘机以前有什么事,也是从来都不用跟他报备的。

魏无羡有些悻悻地把表格放了回去,正准备重新找便条,办公室的门咔哒一声响,他一抬头,看见是蓝忘机推开门走了进来。

蓝忘机手里还拿着会议用的资料,走到桌前停下了,问:“特意过来,有事吗。”

魏无羡摆摆手,指了指桌上,道:“姐做了汤,一定要我现在给你送来,反正我在家也闲着没事儿,就给你带来了呗。”

他特意强调是江厌离要求的,一是觉得心虚,二是生怕蓝忘机从他脸上看出什么端倪。

蓝忘机听了之后果真没表现出什么异样,只是点了点头。

魏无羡道:“那我先走了啊?”

蓝忘机道:“既然来了,不如一会儿一起走。”

魏无羡一想也是,他是打车来的,距离也不算近,没必要再多花一份冤枉钱。

于是他抱着保温桶进了套间的休息室,从柜子里找出了两套一次性碗筷,打开盖子先给自己盛了一碗。

江厌离的莲藕排骨汤向来是他的最爱,暖暖的几大口喝下去,心里那些乱七八糟的烦恼都去了不少。

蓝忘机处理完手头的事,很快也进来了。魏无羡还在犹豫要不要帮他盛一碗,蓝忘机就已经自己动手掀开了盖子,盛了一碗汤,舀了几块藕。

两个人一言不发地坐在桌边喝起了汤,气氛尴尬之中竟还透露着一丝诡异的温馨。

魏无羡耐着性子一小口一小口慢慢地喝,终于做到和蓝忘机同时放下了碗。他习惯性地想用手抹嘴,蓝忘机已经把纸巾递到了他的面前,看着他道:“你既然来了,那正好与你商量一件事。”

魏无羡本来没多想,抬头一看他那张一本正经的脸,心脏扑通地使劲儿撞了一下胸口,不好的预感蹭蹭蹭地爬上后脑。

他说话都有些结巴:“什,什么?”

蓝忘机道:“结婚纪念日,你想去哪里玩?”

“……”魏无羡一时没反应过来,“啊?你说什么?”


TBC


#全世界都想让他们在一起但有些人就是不领情#


评论(120)

热度(40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