泠依惜

遇到我,有没有觉得相见恨晚?
微博@泠依惜
lof看不到@,有事评论或者私信

【忘羡】晚安

原著婚后向,车。

迟归&不需要前♂戏的羡

以及受伤被叽发现嘻嘻&身体检查

(什么鬼玩意儿)


==========


魏无羡现在云深不知处境外犹豫了半天,是翻墙进去呢还是正大光明地走大门呢——最后还是选择了翻墙,起跳翻身一系列动作行云流水干脆利落。

往静室走时他顺手折了枝花收进怀里,抬起头远远地看见那座小筑黑漆漆的,屋里人显然已经熄了灯。

魏无羡蹑手蹑脚地走进院子里,看见半开的窗户,心中一动,小心翼翼地挪过去,像只猫儿似的从窗口翻了进去,悄无声息地落在地上。

屏风之后,蓝忘机安然躺在榻上,已经睡熟了。

魏无羡无声地松了口气。

他带小辈们外出夜猎,已经离开三日了。原本报的是今日午间回来,却因镇子上正好办了什么热闹的活动,一时贪玩就多滞留了大半日,等他终于玩够了,匆匆赶回云深不知处时,都将近丑时了。

魏无羡在榻边坐下来,一边蹬靴子一边想:蓝湛定是亥时就睡了。那明日他问起来,我就说我是亥时两刻回来的,横竖他睡着了也不知道……

想着,魏无羡伸手去拉被子,刚摸到被子边儿,一只手却忽然探出来,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

魏无羡吓得不轻:“啊!”

蓝忘机的声音立即传来:“别怕,是我。”

魏无羡道:“我我我我知道是你。”就是知道是你才吓了一跳啊,这么晚了竟然还不睡?

蓝忘机松开他的手,慢慢地从榻上坐了起来。窗口投进几束月光,全落在他的身上,镀了一层温润的莹白,神仙似的好看。

可惜现在魏无羡可没心思去欣赏神仙了——只见蓝忘机短暂地沉默了片刻,接着便开始“兴师问罪”:“怎么才回来?”

魏无羡嘿嘿笑了两声,坦白道:“一时贪玩忘了时间,让含光君久等了,我的错我的错。”

蓝忘机重复着他的话:“你的错。”

魏无羡真诚道:“我的错。”他从怀里摸出那枝花,别在蓝忘机中衣的衣襟处,笑嘻嘻地道:“这不,特意给你带了礼物赔罪来了。”

蓝忘机低头看了看胸口的花,没说话。

魏无羡道:“蓝湛,你生气了?”

蓝忘机道:“没有。”

魏无羡扑哧一声乐了。

他握住自己的腰带一扯,三下两下把外衣脱了,穿着一件中衣便朝蓝忘机扑了过去,把他整个人都抱住了。

蓝忘机身子坐得稳稳的,伸出胳膊回抱住他。

魏无羡仰起脸在他脸上亲了一口,末了又恶作剧似的向他耳朵里吹了一口气,小声道:“蓝湛,你等我回来,是想做什么好事?”

蓝忘机道:“……没有。”

魏无羡闻若未闻,继续道:“别生气啦,咱们现在补上,好不好?”

蓝忘机的回答,是按住他的后脑,急切地吻了上去。


  上车点我

 

他一身狼藉,被小心翼翼地抱起来放进浴桶,极近温柔地擦洗。

魏无羡趴在桶沿昏昏欲睡,忽然想起了什么事,浑身一个激灵,道:“蓝湛,你都上完药了还让我沐浴,岂不是白涂了?”

蓝忘机收起布巾,将他湿淋淋地从浴桶里抱出来,一边替他擦身子一边道:“无妨,一会儿再涂一遍。”

魏无羡坐在椅子上困得东倒西歪:“可我都要睡着了……”

蓝忘机摸了摸他的头发,低声道:“那便先睡吧。”

“晚安,魏婴。”



评论(115)

热度(62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