泠依惜

遇到我,有没有觉得相见恨晚?
微博@泠依惜
lof看不到@,有事评论或者私信

【忘羡】非典型性婚姻 5

先婚后爱abo

精英叽×调酒师羡


其他章节:  1    2    3    4

 

=========


“蓝湛,咱俩就不能好好相处吗?”

上一次魏无羡问出类似的问题,还是在学校上学的时候。

那会儿性别都还没分化。少年的蓝忘机穿着万年不变的白衬衫,领口的纽扣解开了两颗,胸口蔓延到腰侧的一大块污渍印在他衣服上格外刺眼。他手里拿着碘伏和棉签,面无表情地往魏无羡受伤的膝盖上涂,一边语气冷淡地道:“不能。”

不合时宜地想起旧事,魏无羡忽然觉得膝盖上早已好了八百年的伤口莫名其妙地又开始疼了——其实即使放在当时也是不太疼的,蓝忘机手上的动作和他那张冷淡的脸完全不同,轻柔又小心,是他自己偏偏要嚎得仿佛骨头断了一般,恨不得让全世界都知道。

而面前的蓝忘机也好像被按下了暂停键似的,除了在魏无羡说完那句话后惊讶地睁大眼睛,便再没有别的反应,依然一错不错地盯着他看,活像要从他的脸上看出什么隐藏的内情来。

魏无羡被他看得心里愈发没底,但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到在这个时候再去打哈哈说“刚才是说笑的你别当真”,于是抱着破罐子破摔的念头又添了一句:

“行不行?”

蓝忘机纤长的眼睫一眨,像是才刚回过神来一般,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问:“你当真这么想?”

魏无羡不假思索道:“是啊。不信你摸我的良心。”

蓝忘机当然不至于去摸他的良心。静默片刻,又问:“是江小姐这样说的?”

“啊?”魏无羡一时没反应过来,一想突然发现这也算是个好台阶,便顺着道,“也有那么一点点。”

他道:“主要是吧,我想了想,咱俩这婚基本上呢,也没可能离。既然横竖都要绑在一起过日子,干嘛不好好过呢?装得匆忙,还累。姐说得对,你的确是个好人,而且……你这别墅住起来也比我那杂物堆舒服多了嘛,哈哈。”

说着说着,不知为何,他觉得蓝忘机好容易有些回暖的脸色又渐渐沉了下去。

坏了,蓝湛该不会是嫌我故意赖着他不走吧?

他慢慢松开了蓝忘机的手,往后退了一步拉开距离,尽量放平了语气道:“你别这个表情,太吓人了。”

“……”蓝忘机微微低头,敛了目光道,“抱歉,我失态了。”

“嗨,你这样要是都算失态的话,那别人还怎么活呀!”魏无羡勾起一个轻松的笑容,“我也就是提个建议,你看要是不方便……”

“方便。”蓝忘机突然打断他,“你留下来。”

终于诱对方说出了自己想要的答案,魏无羡心中大石落地,像从糖罐里成功偷了一颗糖的小孩子似的,浑身上下都美滋滋的。

他伸手去搭蓝忘机肩膀,见对方果然没有显出异色,不禁更得意了。

两个人一齐往家走。魏无羡边走边继续找话说:“真的蓝湛,我算是想明白了,其实咱们之前那一年就该好好过的。想当初政府还给排公费蜜月假了呢,唉,只怪年轻不懂事,都给浪费了。”

蓝忘机淡淡道:“你若是想要,今后可以补回来。”

魏无羡哈哈笑道:“看不出来你竟挺上道的吗?我一直以为你跟我一样,从来没有喜欢过谁呢哈哈哈!”

话音未落,蓝忘机脚步一停,猛地一转身,动作太大,魏无羡搭在他肩上的手也被甩了下来。

魏无羡一愣:“怎么了?”

蓝忘机看着他道:“有。”

魏无羡不明所以:“有什么?”

蓝忘机:“喜欢的人。”

 

成功人士办起事来就是雷厉风行,和拖泥带水的某人简直天壤之别。魏无羡不过是去洗了个澡的功夫,他在客房里的所有东西,就全都被搬到主卧去了。

魏无羡拿了条毛巾擦头发,一身水气地进了房间,看见蓝忘机时短暂地愣了愣,没好意思直接趴到床上,拉过一旁书桌的椅子坐了下来。

蓝忘机坐在床边翻书,两个人的房间安静得过分。然而魏无羡此时实在没什么多余的心思开口调节气氛,一边胡思乱想一边随随便便地用手扒拉着毛巾。

他满脑子都是蓝忘机在门前说的那句话:“有。喜欢的人。”

——哇蓝湛你竟有喜欢的人?天哪,究竟是谁这么幸运啊哈哈哈哈!

如果是以前的魏无羡,肯定想也不想就这样回答了。可惜现在的他已经做不到了。“是谁”两个字梗在他喉咙口卡了半天,最终一个音节也没能发出来。

他就那样愣愣地看着蓝忘机用钥匙开了门,微微侧身示意他先走,这才后知后觉地迈开腿,像挪动着两根沉重无比的木桩子似的,慢吞吞地进了屋子。

“怎么不用吹风机?”

蓝忘机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魏无羡猛一抬头,才意识到自己还在拿毛巾朝头发上胡乱抹呢,笑了笑,随口道:“头发短,习惯了,一会就干了。”

蓝忘机放下手中的书,拉开柜子的抽屉,取了吹风机出来。魏无羡伸出手去接,却见蓝忘机直接将插头插进了插座,转头道:“我给你吹。”

魏无羡下意识道:“不用不用,我自己来就行……”

蓝忘机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好好过’?”

“……”魏无羡讪讪道,“我这不是怕累着你嘛。”

蓝忘机自然没搭理他,拿过被他揉得乱七八糟的毛巾放到椅背上,一只手轻轻抚上了他的发顶。

那一瞬间魏无羡很明显地颤抖了一下。

吹风机的声音适时地响起,恰到好处地缓解了房间内的尴尬气氛。魏无羡闭着眼睛装死,假装感觉不到蓝忘机在他头发上游走抚摸的那只手。

他一点儿也不想承认,被自己的alpha这样摸头,那感觉实在是好极了,就好像有一股令人安心的温暖在体内缓缓流淌——虽然事实上蓝忘机只是在给他吹头发而已。

分明吹风机的声音呼啦呼啦吵得要命,他还是渐渐地生了困意,只觉得萦绕在鼻腔之间的那阵檀香愈发好闻,恍恍惚惚地抬起头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小声念叨了一句:“才10点啊……”

蓝忘机停了吹风机,微微弯腰,问:“怎么了?”

“……”

魏无羡脑袋向后一仰靠在蓝忘机胸口,已经睡着了。

 

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梦里的魏无羡膝盖又疼了起来。

蓝忘机终于被他叫得受不了了,抬起头道:“这里是医务室,你别叫了。”

魏无羡一脸无辜道:“那我小声叫。”

其实医务室的老师就在隔壁,照顾一个扭伤了胳膊的学生,魏无羡膝盖上这点“小伤”自然就放心地交给了蓝忘机。

魏无羡觉得蓝忘机显然是不太情愿的,他分明犹豫了片刻才伸手去拿药瓶。

让蓝忘机做不愿意的事情向来是他最愿意做的事情之一——其实他本打算说自己来涂的,现在却一时兴起改了注意,往床上一坐,比哪个病号都积极地卷起裤腿,向前一伸。

蓝忘机也只得在他身前坐下来,打开了药水瓶。

魏无羡一边装模作样地小声喊疼一边盯着蓝忘机低垂着的脑袋看。看他头顶上一圈逆时针的发旋,好像也跟它的主人一样正经。

说来他和蓝忘机,那当真称得上是一段孽缘。

二人的家长因为某些原因相熟,他俩也自小就认识,开始还算相安无事,可随着年龄的增长,事态好像一发不可收拾——魏无羡这个人,从小便有一个无论如何也改不了的毛病——有事没事儿就去“欺负”蓝忘机,理由据他本人说,是那孩子太无聊了所以撩着才好玩。

只可怜了小蓝忘机,看他反应,应当是恨不得离他越远越好永远都别再见到,可惜他俩偏偏就还上了同一所小学同一所初中,现在又仿佛命中注定一般进了同一所高中。

“蓝湛,”魏无羡有点想去揪他的头发,但是忍住了,随口道,“你说我不会真的有什么问题吧?好端端的怎么会摔倒呢?”

蓝忘机涂完了药水,用嘴吹了吹,头也不抬:“雨天路滑,是你非要打球,怪得了谁。”

魏无羡理直气壮地:“那你拒绝我呗?你既然答应了,那就也有错。”

蓝忘机站起身,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也不知先前是谁左晃右晃拦着他不让他过去,还蛮不讲理地抢了他的书包就跑。

魏无羡自知理亏,嘿嘿笑了两声。

蓝忘机把药瓶放回柜子里,背上书包转身要走,胳膊却被人一把拉住。魏无羡在他身后可怜兮兮地道:“蓝湛,我腿疼,走不了了。”

蓝忘机眉头抽了抽:“只是擦破皮而已。”

魏无羡道:“可是真的很疼呀。”

蓝忘机道:“你要如何?”

魏无羡道:“你背我。”

蓝忘机立即道:“不。”

魏无羡道:“你怎么这样,你就不能对我好一点儿?”

蓝忘机斩钉截铁道:“不能。”

魏无羡心中捧腹,面上继续耍赖:“你不背我那我不走了。”

蓝忘机气结:“你……!”

那天最后他到底是怎么回去的,魏无羡自己也记不得了。是赖到放学让江澄来把他拖走了,还是等蓝忘机走了之后就也跟着走了?反正不论如何,蓝忘机是没有背他的。

但此时的梦里,他分明感觉自己趴在谁的背上,被背着慢慢地往前走。

魏无羡搂着那人的脖子,闻到了他身上淡淡的檀香,迷迷糊糊地喊了句:“蓝湛?”

背着他的少年没有说话。

魏无羡突然没来由地觉得很慌。他动了动腿,那人却把他抓得更紧,他又使了点劲儿去推,结果身体失了平衡,一下子从那人背上摔了下去!

魏无羡:“!!!”

他猛地睁开眼睛。

小夜灯的昏黄灯光透着几分暖色,身边蓝忘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坐起了身,抬着手正向他伸过来。四目相对的瞬间,那只手一下子僵在了半空中。

 

TBC

 

评论(119)

热度(3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