泠依惜

遇到我,有没有觉得相见恨晚?
微博@泠依惜
lof看不到@,有事评论或者私信

【忘羡】非典型性婚姻 2

先婚后爱abo

精英叽×调酒师羡


其他章节:  1

 

=========


当真是风水轮流转,上一刻魏无羡还指挥温宁把人塞车里,下一刻他自己就被另一个人人往商务车后座上用力一丢,然后听到车门碰地一声关上。

这一系列场景冲击力太大,直到蓝忘机从另一侧进来,端端正正地坐到他的身边,魏无羡整个人都还是懵的。

回过神来之后,他开始思考究竟是什么事情能让一向淡然自若的蓝忘机如此失态。想来想去,觉得只有一个可能性了:他俩的关系难道暴露了?

不应该啊。

他试探性地抬头看了看身边的蓝忘机,指望从他脸上看出什么端倪——然而这位冷面精英还是端着那张万年不变的冰山脸,除了眉头拧得有些紧之外似乎也没别的什么了。

于是魏无羡一边喊他名字一边轻轻推他,不料被对方一把握住手腕,死死攥紧了。

魏无羡:“???”

蓝忘机只在上车时向司机报了他家别墅的地址,之后便再也没开过口。

魏无羡简直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可是车上毕竟还有个外人,多的不方便问,只得悻悻闭嘴。

大晚上的路上车辆本就不多,司机一路风驰电掣,没多久就到了目的地。蓝忘机手上还握着魏无羡的手腕,顺势推开车门,直接拉着他下了车。

身后训练有素的司机一刻也没有多待,车门关上之后便直接离开了。

总算是没了外人。魏无羡终于逮着机会使劲甩手从蓝忘机的桎梏下挣脱,揉着手腕,一脸莫名还微有些怒意地问:“你急急忙忙地找我到底什么事?现在能说了吧?”

蓝忘机缓缓回过头看他,昏暗灯光之下眼神沉得吓人。

魏无羡迎着他的目光:“喂,蓝湛?”

蓝忘机没说话,转过身去,只管掏出钥匙开门。

然而,魏无羡在一边抱着胳膊等了半天,都没见那门锁打开。他实在忍不住凑上去看了看,只见那钥匙孔根本都没对准,蓝忘机却还自顾自地一个劲儿往里捅。

魏无羡从没见过严谨认真的蓝忘机犯这种低级错误,一下子被逗乐了,伸手想去帮他,却被对方微微侧身挡住,接着咔嚓一声,门锁终于开了。

然后魏无羡再一次被抓住手腕,不由分说地往里头拖。

蓝忘机脱了皮鞋,拖鞋没顾上没穿,灯也没开,只管拽着人大步往里走,好在魏无羡被拖着走过墙边时全凭感觉摁亮了壁灯的开关,一道柔和的灯光这才些许驱散了黑暗。


  防和谐


他以为蓝忘机要说是信息素出了问题,却见那人眉头紧锁沉思片刻,缓缓开口说出的竟是:“我喝醉了。抱歉。”

魏无羡:“……”

那一瞬间,不亚于被冷水当头浇下。好在魏无羡端惯了笑容,才没有被对方看出端倪,一副好似无所谓的态度,道:“醉了?你不是从不喝酒的吗?醉成这样,是喝了多少?”

蓝忘机沉默了片刻,道:“一杯。我以为无事。”

魏无羡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先前旖旎的气氛消失得一干二净,看来这“好事”是无论如何也做不下去了。魏无羡推开他站了起来,装作无意道:“算了,没事,反正咱俩本来就也是……那啥嘛,哈哈。咳,没事我就先回去了啊。”

蓝忘机猛地抬头:“我送你。”

魏无羡把扯开的纽扣重新扣上,好笑道:“喝酒不开车,开车不喝酒,蓝先生难道是准备知法犯法?”

最后,蓝忘机给他叫好了车,坚持把他送出小区。

一路上谁都没说话,气氛尴尬无比,走出小区大门时蓝忘机才闷声道:“对不起。”

魏无羡语气故作轻松地道:“嗯?没事儿啊,我不介意。”

蓝忘机脚步却一顿,片刻后,又问:“你真的不在意?”

那声音不知为何听起来有点冷。

魏无羡不知他想到哪儿去了,反问道:“不在意啊。成年人了有啥好矫情的,何况咱们又不是第一次?”

蓝忘机还想说什么,那边叫的车来了,魏无羡便顺势与他道别,转身快步走了。

 

酒吧的后半夜是最热闹的,魏无羡站在吧台里,整个人却显得有些魂不守舍。

温宁搬东西路过时注意到了,自言自语了句:“魏哥好像有点不对劲?”

他旁边一个omega小女生笑嘻嘻地道:“刚才魏哥给我调酒时我闻到啦,他今天身上的味道不太一样呢!”

身为beta的温宁并不能理解其中奥秘,疑惑地抓了抓头发。

魏无羡很不喜欢做的一件事就是整理自己的情绪。在他看来,所有事情都应该是顺理成章的,好便好,不好便不好,闲得没事儿才去瞎想。然而直到此时他才真正意识到,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啊!

后颈处凹陷的齿印尚未消退,头脑里似乎还残留着情事之后的慵懒——分明没有做什么,身体却好像自主回忆起了之前的种种销魂,求而未得便愈发食髓知味。

魏无羡面上是完美的职业笑容,帅气的调酒动作时不时让围观的小女生发出阵阵感叹,心里却是一团乱麻,自己说不出现在究竟是个什么感觉。

有失落,有一点好笑,除此之外,还觉得自己很不像样——分明一早就察觉蓝忘机不太正常,却自欺欺人任事态进一步发展。

归根结底,都是因为他在这场荒唐做戏的婚姻里自顾自地动了真情。

临近清晨歇业后魏无羡没回家,在酒吧二楼的小房间里凑合着对付了一觉。翻来覆去大半天没睡着,好不容易阖上眼睛,没多久又被电话铃吵醒了。

魏无羡抱着杀人的念头拿起手机,看见来电显示的号码却又瞬间清醒了。清了清嗓子,接了电话,话音里不掩兴奋:“姐?”

江厌离在电话那头的声音柔柔的:“阿羡,早呀。我最近要回国一趟,想顺路找你吃个饭。”

“好的好的。”魏无羡在床上坐正了,“你什么时候来?我去订饭店,还是之前你喜欢去的那家……”

“阿羡,”江厌离笑着打断他,“就去你家吃好不好?”

魏无羡愣了愣,道:“好呀。”

江厌离指的“家”,肯定不是他自己乱七八糟的窝,而是和蓝忘机的新婚别墅。

他已经在心里飞快地打算起来:“姐你什么时候来?”

江厌离道:“现在还不清楚呢。子轩的事儿不知什么时候能忙完。快的话这两天,慢些可能得到下月。我想着提前给你说一声也好。”

魏无羡点头道:“好,我知道了。”

江厌离挂了电话之后,魏无羡彻底没了困意,抬头盯着天花板,在心中酝酿了好半天,终于拿起手机拨了个号码。

对方很快接了。蓝忘机清冷的声音在另一头响起:“怎么了。”

魏无羡心里咯噔一声,想着早死早超生,索性开门见山道:“蓝湛,接下来我们可能得一起住了。”

蓝忘机很快道:“好。”

他答得毫不犹豫,魏无羡精心准备的一套说辞失了用武之地,他反而愣了愣,掩饰一般地笑了声,道:“你不问问为什么?”

蓝忘机便淡淡地道:“为什么。”

蓝湛也太顺着我了。魏无羡想。

他忽然觉得,自己喜欢上这样一个人,好像并不算太亏。


TBC


评论(99)

热度(40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