泠依惜

遇到我,有没有觉得相见恨晚?
微博@泠依惜
lof看不到@,有事评论或者私信

【忘羡】非典型性婚姻 1

先婚后爱abo

精英叽×调酒师羡


=========


魏无羡在门口站了很久。

如果蓝忘机在场,那应该会准确地告诉他他已经站了一个小时十三分钟,这个数字搞不好还能再继续往下精确。在这段时间里,魏无羡眼睛一直盯着面前这座别墅熟悉无比的大门,把上面古朴又精细的花纹描了八十遍以上——真好,从此之后他们俩该更加熟悉了。

吃完午饭出来遛食的管理员大妈远远就看见了他,笑呵呵地喊:“小魏,你杵那干嘛呢!”

魏无羡像是被突然拉回了现实世界似的,浑身不易察觉地一个激灵,回过头时面上已经展开了一个服务行业人员最基本的标志性笑容,从容且一点儿也不僵硬,温暖得恰到好处。

魏无羡道:“阿姨,您瞧我这记性,出门忘记带钥匙啦。”

大妈动作夸张地哎哟一拍大腿,满腔的热情像水一样多得快溢出来了:“那还不赶紧给你家那口子打个电话?哎阿姨帮你打呀,我还记得号码呐!你家那口子啊……”

“阿姨,”魏无羡微笑着打断了她,右手缓缓从口袋里摸出一串钥匙来,丁零零地晃了两下,“不用麻烦啦,您瞧,我找到了。”

魏无羡进了院子,一鼓作气地走到玄幻,鞋都没来得及脱,反手又重重地关上了门,碰地一声,随后整个人脱了力似的靠在墙上。

真要命,我这是怎么了。魏无羡扶着额头想。

这座豪华的别墅不是很常住人,却因为有清洁工定期打扫,各处都很干净。大理石的餐桌清清楚楚地映着他的脸,还有脸上那一双显露出几分生无可恋的眼睛。

一边的电视柜上摆着一只相框,摆在最显眼的位置,专门用来给外人或者内人看的——里面是一张合照,一对儿年轻俊俏的alpha和omega手牵着手站在教堂前,omega咧着嘴笑得十分开心,一旁alpha的脸上虽然没什么表情,目光却很柔和地落在对方的身上。

魏无羡鬼使神差地伸出手去,隔着相框玻璃摸了摸alpha的脸。

他翻过相框看了看日期,心里叹道:不敢相信,我竟然已经跟蓝湛结婚一年了。

……换句话说,上【和谐】床也上了一年了。


  防和谐


当天晚上魏无羡还是没能回去酒吧。

虽然他强撑着打起精神上了蓝忘机的车,但半路上就摇摇晃晃地睡了过去,对方见状当即改道,直接把他送回了家。

第二天魏无羡笑嘻嘻地给温情赔罪:“对不起嘛情姐,你也知道,昨天我……”

温情吐出一口烟,没好气地道:“就知道你来不了。昨儿我喊温宁顶班了。”

魏无羡忙道:“那敢情好。让他多学学,哈哈。”

“魏无羡,”温情忽然换了副口气,目光直直地盯着他,“你真打算就跟蓝二那样下去了?”

魏无羡歪头装傻:“哪样?”

温情翻了个白眼,深觉她也是多管闲事,索性不再说了。

于是魏无羡若无其事地进了吧台,依着他的习惯调整了基酒与辅料的顺序,没事人儿似的玩起了调酒壶。

他一身优雅的西装,衬衫领口的纽扣却散开了两颗,领带打得低而松,浑身上下都在散发着诱人的荷尔蒙。酒吧里一半以上的人都在看他——不论男女。或是偷偷打量,或是明目张胆地盯着瞧,甚至有几个第一次见到他的alpha已经快坐不住了,抖腿抖得仿佛癫痫了似的,却碍于角落里站着的全副武装的保安而不敢动手。

终于,一个高大的alpha再也忍不住了,离开了座位直奔吧台去。

温情端着盘子走下楼时正好瞧见了,嘴里嘁了一声。

那人一屁股在吧台前坐下来,指着菜单上最贵的那一种酒,开口便道:“给我调十杯!”

魏无羡抬头冲他一笑,狭长的眼尾微微上挑,一脸的见怪不怪,好心提醒道:“这种酒度数偏高,这位客人您恐怕……”

对方直接把钱拍在吧台上,大声道:“够不够?”

魏无羡笑道:“您点这种酒,当然够。”

对方又道:“老子是说,够不够包你这个omega一晚上?”

酒吧一瞬间安静了下来。保安想上前,被温情一个眼神阻止了。

魏无羡短暂顿了顿,面上笑容更深了几分,缓缓道:“够。”

说罢,竟真的放下了调酒壶,走出了吧台。

那alpha的眼睛都快黏魏无羡身上了,蹭地一下站了起来,亦步亦趋地跟上,才刚走出酒吧,就迫不及待地伸手抱了过来。

魏无羡不着痕迹地侧身一躲,揪住他的胳膊,反手一拧,立刻让那身形高大的alpha痛得嗷嗷直叫。

对方嚎道:“你疯了!干什么!”

魏无羡面上还是那副完美的笑容,声音却冷到几乎结冰:“这位客人您是第一次来吧?需要‘服务’的话,友情提示,左转第三个路口哦。”

那人边挣扎边叫道:“是不是有病啊你!一个小omega还想翻天了?老子今天……”

咔地一声,魏无羡干脆利落地劈了他的后颈。

身后,温宁很快从酒吧里走了出来。

魏无羡冲地上那人努了努下巴,“喏,大客户,咱们服务态度可得好些。给他打哪儿来的送回哪儿去。”

温宁应是,连忙上前把那个人从地上扛起来,动作干脆利落地塞进了路边的一辆车里。

魏无羡十分嫌弃地拍了拍手,自言自语道:“哥哥今天心情不好,算你倒霉。”

他点了支烟站在路边抽了,踩灭火星,转身要回去酒吧,一只手却忽然搭上了他的肩膀。

魏无羡一边去拂那只手一边颇为烦躁地回过头,看清来人时却一下子愣住了。好半天才不确定地道:“……蓝湛?”

虽然“结婚”,但二人平时并不同居,蓝忘机更是从来没有干涉过他的生活。

只是此时,夜色与灯光之下,蓝忘机面上的神情冷得吓人,握住他肩膀的手一下子加重了力道,魏无羡没有防备,痛得“嘶”了一声。

尚且来不及抱怨,他的左手手腕就被人死死抓住了。

蓝忘机一句话不说也,根本不由得他挣扎,不由分说便将人拽走了。


TBC

 

评论(133)

热度(59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