泠依惜

遇到我,有没有觉得相见恨晚?
微博@泠依惜
lof看不到@,有事评论或者私信

【忘羡】长乐未央

原著向。

试着写了一个比较传统的七夕节~


=========


七月天,正值艳阳当空照。

魏无羡站在树荫底下乘凉,袖子拉到胳膊肘,手上捧了只瓷碗,碗里放着冰镇的西瓜片,笑眯眯地看着小辈们在静室院子里忙碌。

蓝思追一手抬一张桌子,稳稳地放在地上,问魏无羡道:“前辈,放这里可以吗?”

魏无羡满意地点头:“行,再稍微往左点儿。”

蓝景仪帮着挪桌子,道:“前辈,你真要在这里晒书啊?”

魏无羡道:“不在这里在哪里。来来来,你们进来一起帮我搬书。”

小辈们立刻把头摇成了拨浪鼓:“不成不成,我们决不能进含光君的书房。”

魏无羡扑哧一乐,也不为难:“成,那我去拿。你们等着。”

他端着西瓜走进屋内,片刻后,果真抱着高高一摞书摇摇晃晃地出来了,碰地一下放在桌上,招呼道:“来吧,搭把手。”

蓝景仪拿起一本书瞅了瞅,小声问:“前辈,我们这么做含光君不会介意吗?真的不会生气吧?”

“嗨,”魏无羡拍了拍他的肩:“你怕什么,今儿个七夕,我们晒晒书怎么了?再说了,我跟你们含光君……那还不是我说了算?”

蓝景仪露出了不敢苟同且一言难尽的表情。

蓝思追笑道:“七夕节是该晒书不错,只是云深不知处境内向来没有这样的习俗。”

魏无羡摆摆手:“你们家没有的习俗多了去了。回头有空,该把你们家藏书阁的书也都拿出来晒一晒,那么多书也不怕放久了生霉……”

身后忽然有个声音道:“不会。”

魏无羡一回头,看见来人,立即笑开了:“蓝湛!”

旁边蓝思追和蓝景仪却是狠狠一哆嗦。

魏无羡道:“你怎的回来这么早?我还当着要等到午后呢。”

蓝忘机道:“嗯。提前结束了。”

他目光在两个小辈身上淡淡地一扫,问道:“课业做完了吗?”

蓝景仪想也不想:“做完……”

蓝思追不着痕迹地撞了他一下:“还没还没!含光君,我们这就去做!”

蓝忘机颔首:“嗯。”

蓝思追拉过蓝景仪,行了礼后转身便走,一点犹豫也无。魏无羡回去拿了西瓜刚从屋子里走出来,大喊道:“哎,思追景仪,你们的西瓜!”

见那两人并没有回头来拿的意思,魏无羡顺手就把手里的瓜往蓝忘机面前一递:“喏,给你啦。”

蓝忘机伸手接了:“这是?”

魏无羡摸了摸鼻子,笑道:“喊他们来帮咱们搬东西的辛苦费。嘿,不要算了。”

蓝忘机侧头看了看摆在院子里的几张书桌。

好些书摞在桌上还未摆完。他便走过去,亲自动手,一本一本整整齐齐地摊开放好。

魏无羡美滋滋地过去帮忙了。

 

今日七夕。虽说这节日女孩子过的多,但从来都不嫌事儿大的魏无羡自然是无论如何也要掺一脚。这晒书只是他心血来潮的第一步,重点还在后头呢。

两个人理完书,一起在静室门口坐下,一人手里捧了块瓜,或文雅或不文雅地吃起来。

这一场面若是被蓝启仁看到,先生怕是又要气得说不出话了。但蓝忘机丝毫不觉有异,见魏无羡吃完了瓜,还伸手过来给他擦了擦嘴。

魏无羡把蓝忘机从地上拉起来,替他拍了拍身上的尘土,道:“你之后没事了吧?我们下山去玩儿呀。”

蓝忘机道:“好。”

 

镇子上果然十分热闹。随处可见穿着漂亮新衣的少女,嘴里说着甜糯的吴侬软语,三三两两站在一起,形成一道格外靓丽的风景线。

不知为何,自从进了镇子里,蓝忘机就把魏无羡的手抓得特别紧。

魏无羡察觉到了,心照不宣地看破不说破,自个儿偷着乐,反手抓住蓝忘机的手,紧紧握住。

七夕当食一种用面粉和蜜糖做成的油炸小点心,叫做巧果。此时路边也多是卖巧果的小贩,摊子上还有许多做成玩偶模样供孩童取乐的面人。

魏无羡不爱吃甜食,也早过了玩面人的年纪,却拉着蓝忘机兴致勃勃地买了一堆,只咬了一小口之后就全都收起来了,笑眯眯地说回去带给思追儿他们玩。

他手上留下了那块被他咬了一口的巧果,拿着便往蓝忘机嘴边送:“尝尝呗,含光君。这东西好甜,和你一样甜。”

蓝忘机已经对诸如此类他的调侃产生免疫了,闻言面不改色地握住他手腕,微微低头,把剩下的大半块点心咬在齿间,接了过去。

魏无羡看着他滚动的喉结,眼睛弯成两道月牙:“甜?”

蓝忘机看着他道:“甜。”

和你一样甜。

二人在街上四处闲逛,逛到黄昏时刻,也没打算回去,在镇子里找了家客栈住下了,打算晚上继续看灯。

蓝忘机不过下楼点了菜的功夫,房间里魏无羡就不见了人。后院处倒是传来了那人欢快的笑声。

蓝忘机一路寻去,掀开门帘,就见一群女孩子在院中玩耍,不过七八岁的模样,其中偏大一些的那个正在和魏无羡说话。

魏无羡弯着腰,闻声回过头向他招招手:“蓝湛,你也过来看看!”

蓝忘机点点头,稳步走过去。

女孩子们看到他,都睁大眼睛捂住了嘴,悄悄地发出惊呼。

魏无羡摸了摸其中一个小孩的脑袋,得意洋洋地道:“这个哥哥好不好看?”

小女孩害羞地低头,小声道:“好看!”

魏无羡又问:“那跟我比呢?谁更好看?”

小女孩低着头踌躇了半天,不确定地指了指蓝忘机:“他?”

魏无羡哈哈大笑。

不多时,老板娘过来告诉他们饭菜已经备好,顺便把孩子们也喊走去吃饭。魏无羡嘴上答应着,却没立刻回去,而是拉着蓝忘机走到了院中的一张石桌旁。

桌上放着几只小碗,有的碗里装了水,有的装了针线。

魏无羡两指捻起一根细细的针,问蓝忘机道:“蓝湛,你听说过‘乞巧’没?”

蓝忘机道:“有所耳闻。”

魏无羡笑道:“穿针,试试?”

蓝忘机:“……”

所谓穿针乞巧,是说在灯下将彩线穿过针眼,如果连着穿过七根,便是“得巧”,说明此人心灵手巧,绣活儿定能做得好。

魏无羡与蓝忘机皆是男子,当然不用做绣活,事实上蓝忘机连针线都没有碰过——可他定定地看了那根针片刻,竟是依言拿了过去,道:“试试。”

魏无羡一挑眉:“既要试,那咱们就顺便来打个赌,就赌……”

蓝忘机:“什么。”

魏无羡招了招手示意他靠近,附在他耳朵边轻声说了几个字。

“……”蓝忘机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道,“你说的。”

魏无羡胸有成竹地拍胸脯:“我说的!”

他说着便又取了一根针,捏在手里对着门口那盏灯,另一手捻着一根红色的线,眯起眼睛,小心翼翼地缓缓穿过——

成了!

魏无羡吐出一口气,捏着那根针,耀武扬威地举高了,道:“如何!”

蓝忘机微微挑了挑眉毛。

魏无羡道:“没想到我会这个吧蓝湛。想当初我还给思追儿补过衣服呢。真是那什么,宝刀未老,哈哈哈!”

蓝忘机看着他,目光愈发柔和:“嗯。厉害。”

魏无羡被夸得几乎要上天,一把抓过剩下六根针,对着灯光一一穿过,熟练无比,顺利无比。只是,眼看彩线就要穿过最后一根针的时候,一阵风“正巧”刮过,他指尖线头一抖,一下子戳歪了。

魏无羡惨叫:“啊——!”

蓝忘机拍了拍他的肩膀。

魏无羡:“唉,算了算了,反正我也不做绣活儿,不需要手上灵巧。”他话锋一转,将针线往蓝忘机面前一推,笑得十分不怀好意:“请吧,含光君。”

蓝忘机:“……嗯。”

他拿起针线,对上灯光,眼睛认真地注视着那一点针眼,手上动作也是小心极了。魏无羡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的手,就见那短短一截线头稳稳地向前,就要穿过针眼——

然后,歪了过去。

魏无羡:“啊!”

蓝忘机:“……”

不等魏无羡开口,他就动作飞快地又取了一枚针,再次重复了一遍上述动作——

还是没能没穿过去。

其实这样才是比较正常的。魏无羡于是安慰他道:“嗯……要不,蓝湛你再试试……?”

蓝忘机回头看了他一眼,忽然将手中的针递了过去,道:“拿着。”

魏无羡不明所以地用指尖捏住。

蓝忘机摊开手,手指微动,接着那根彩线便自己飞了起来,在魏无羡震惊的目光中直直地穿过了针眼!

魏无羡:“…………”

魏无羡:“蓝湛你这是作弊!”

蓝忘机不说话,又动了动手指,彩线一一飞起,剩余五根针上也极快地被穿上了不同颜色的线,静静地躺到他的手心。

“……”魏无羡哑口。半晌,不服气道,“那也才五根。我可是穿了六根的,所以,还是我赢。”

蓝忘机侧过身,将针线放回桌上,昏暗天光之下,魏无羡看见他的唇角似乎勾了一下。

蓝忘机道:“嗯。你赢。”

二人接着便回房吃饭。

窗户临着长街,时不时便能听见外出游玩的年轻男女的嬉闹声。魏无羡凑过去看了几眼,果然看见一对小情儿,手上提着两盏花灯,男的在说什么,女的害羞地低着头。

身后蓝忘机简单收拾了桌上的碗筷,问他道:“一会儿看灯是去……”

魏无羡忽然打断他:“哎,蓝湛。”

蓝忘机:“怎么了?”

魏无羡慢慢地回过头,向他勾了勾手指,待他走近后,道:“没什么,我就是想起一件事儿。咱们院子里晒的那些书如何了?一直放在外面会不会坏?”

蓝忘机道:“无妨。临走之前我已通知过思追,他会收好。”

魏无羡笑道:“嗯,还是你想的周到……”

他揽住蓝忘机的脖子,突然把脑袋凑了过去,在他耳边小声地念了两个字。

“相、公。”

蓝忘机:“……”

魏无羡放开他,无辜地眨了眨眼睛:“嗯?”

 

七夕当夜,那河灯的确是美轮美奂——

魏无羡事后听客栈的老板娘如是说道。



评论(74)

热度(2551)

  1. 云舒云隽泠依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