泠依惜

遇到我,有没有觉得相见恨晚?
微博@泠依惜
lof看不到@,有事评论或者私信

【忘羡】同居之后那些事儿 6

突然变俗【x

现pa,文如其名,甜蜜蜜日常生活流水账。

叽的设定没细想,羡的话大概是十分有名的自由插画师。(圆你画画梦)


其他章节: 1   2   3   4   5


========


从此以后魏无羡和蓝忘机过上了没羞没臊的撸猫生活。

——这当然是不可能的。

魏无羡把小猫接回来第三天,就把人家抱到了电脑旁边,还不忘拍了张照发微博,一边是猫一边是板子,美其名曰体验有猫太太的生活。

底下马上出现了一堆羡慕嫉妒恨的评论:

“太过分了全世界就我还没有猫呜呜呜呜呜”

还有趁机讨要福利的:

“大大可以发一张抱着它的照片吗(心)露手就行!”

魏无羡笑眯眯地刷了几十条,想了想,咔嚓拍了一张抱猫露手照,微信发给了蓝忘机。然后心情大好地把手机放到一边,打开(不知道为何蓝忘机电脑上竟然已经安装好了的)PS开始赶稿。

饶是夷陵大大,也有大部分画手都有的通病——死线前无限拖稿——且将其发挥到了极致,不到最后一日坚决不动笔。反正他有信心绝对能保质保量地赶上。

开始时,魏无羡一边画还一边时不时地瞅一两眼旁边的小猫,等着传说中的猫躺板子猫蹭手等著名场面出现,但可能他家的主子尤其懒,往那一趴就不理人了。魏无羡画着画着渐入佳境,渐渐也把旁边还有只猫这一茬给忘了。

过了一个多小时,魏无羡搞定了线稿铺完了色,开始细化。咪咪也终于睡醒了,开始对着魏无羡咪咪叫。

魏无羡百忙之中伸出手摸了摸它的头。

小猫趴在一边看魏无羡画画,看一会儿便懒洋洋地咪一声。可是魏无羡从那之后就没再理过它,专心致志地赶他的稿去了。

猫猫百无聊赖地跳下桌,拍拍魏无羡的电脑,拱拱他的腿,尝试引起他的注意,但无论它做什么,它无情无义的主人都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脑屏幕,没分给它半个眼神。

赶稿大王夷陵大大毕竟不是浪得虚名。

小咪很生气,凭什么这个人类可以心安理得地无视它??

它纵身一跃跳到了魏无羡的板子上,霸占了他的工作台,以为可以被摸摸抱抱——事实上,魏无羡的确把它抱了起来,然而下一秒就飞快地放到了一边,眼睛自始至终没有离开过他的电脑。

咪咪:“咪!!”

终于,猫不负众望地把他的电源线碰掉了。

“………………”

有那么十几秒,夷陵大大的大脑是一片空白的。他动作机械地开机,找到刚才的文档,双击打开——

文件已损坏。

魏无羡:“!!!!!!#×dji*k<=rg&o!!!!”

小猫不知发生了什么,悠哉哉地舔了舔爪子。

片刻后,夷陵大大的粉丝们都看到了这样一条微博:

“猫肉怎么烧比较好吃???”

……理想很丰满,奈何现实很骨感。

 

蓝忘机回到家的时候,魏无羡身上系着那条兔子围裙,正拎着小猫的后颈要往厨房去。

蓝忘机:“……”

魏无羡听见动静回头,双目通红显然已经油盐不进,眯着眼睛嘴角勾起一抹笑,道:“蓝湛你等等,我这就去煮、火、锅。”

蓝忘机:“……”

他从魏魔鬼的手中救下了小猫,牢牢护住。猫显然也被吓得不轻,缩在他怀里瑟瑟发抖。

魏无羡眼睛好像更红了,直接化身大猫二号,手脚并用地扑上来,就差没张嘴咬他了。

蓝忘机任他挂在身上走进了房间,先把猫放下,又把人抱下来放到床上,问:“文件呢?”

魏无羡没反应过来:“什么?”

蓝忘机话音里有点无奈:“损坏的文件呢?可以修复的。”

魏无羡愣了三秒,一下子抓住他肩膀,眼睛瞬间亮了:“你说真的?!”

蓝忘机摸摸他的头发:“我试试看。”

一般来讲,蓝忘机说试试看,基本就等于这事妥了。

魏无羡顿时从床上跳了起来,抱着蓝忘机肩膀感激涕零地道:“蓝湛你是神仙吗!你是神仙吧!天知道画一遍重复的东西有多痛苦呜呜呜……”

蓝忘机觉得这个人可能是被微博上的迷妹附体了。

他轻咳一声,道:“如果实在不行,你跟甲方那边……”

“没事儿没事儿。”魏无羡吧唧亲了一口他的脸,在他耳朵边坦白道,“其实后天才交稿呢!”

要不他也不会有时间满屋子跟猫闹。

 

蓝忘机果真给他修复了文件,逃过重画地狱的魏无羡大发慈悲不计前嫌地原谅了自家的猫,又恢复了撸猫晒猫晒男友的生活。

他本来就宅,养了猫之后更加宅了,蓝忘机的休息日两个人也不出门了,就赖在家里玩。

前几天绵绵打电话过来询问小灰的状况,顺便提醒他俩,小猫已经四个多月了,应该试着给它洗洗澡了。

魏无羡有些奇怪:“这么小就洗?我听说猫都很害怕水。”

绵绵回他:“就是因为害怕才要让它早些适应,正好现在天还暖和。你如果不放心自己动手,就送过来。”

魏无羡当然放心,拍着胸脯放心,不过放心的不是自己,而是蓝忘机。

反正平时他就只负责玩儿猫,清洁打理的活儿都是蓝忘机来。

于是,周六的下午,魏无羡抱着猫咪,蓝忘机拿着洗澡盆沐浴露药膏梳子浴巾吹风机,两个人做好了上战场的心理准备进了浴室。

蓝忘机放好水,试过温度,从魏无羡手中接过小猫,一手轻轻捏着它的后颈,缓缓地放进浴盆里。

魏无羡蹲在一边如临大敌地盯着猫,生怕它突然暴起疯狂挣扎,然而出乎意料的是,小猫竟然很乖,一动不动地任蓝忘机给它擦洗。

魏无羡好奇地凑下来,“咦”了一声:“咪咪它居然不怕水?”

蓝忘机轻柔地搓着它的背,摇了摇头:“你看。”

魏无羡睁大眼睛仔细一看,果然看见小猫正在微微颤抖,只是在蓝忘机手里一动也不敢动。

哇,可怜见儿的。

他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摸了摸小猫的头。

托了蓝忘机的福,让大部分猫奴头疼不洗的洗澡环节结束得格外顺利。魏无羡在心里把自己的居家型十全,不,是百全男友夸了一遍又一遍,哼着歌出去拿吹风机。

蓝忘机正在仔细地用毛巾给小猫擦水,回头就看见魏无羡把吹风机插头插在了插座上。

“等……”

他想要开口阻止,然而已经来不及了。

吹风机发出了(对于猫咪来说)非常可怕的轰隆隆的响声,刚才还乖乖趴着的小猫突然弓着背跳了起来,惊恐地“咪”了一声,从台子上窜出去了。

魏无羡拿着吹风机,一脸莫名:“……咪?”

蓝忘机扶额:“它害怕,快关掉。”

魏无羡:“哦。”

呼啦呼啦的声音停下了,但小猫已经跑到浴室的角落躲起来了。魏无羡拉来浴帘去抱,没想到猫儿蹭地一下窜了出来,跳上凳子,使劲儿一抖毛,甩了魏无羡一头一身水。

魏无羡:“……”

魏无羡:“好啊你给我过来!”

一人一猫在浴室上蹿下跳你追我赶,魏无羡一边抓一边喊:“蓝湛蓝湛!到你那边去了!哎哎哎!”

蓝忘机弯下腰一伸手,小猫直直地冲他跑了过去,缩进了他的怀里。

魏无羡:“……岂有此理!”

小猫在蓝忘机臂弯里不甘示弱地回瞪他,又一甩毛,这一回甩了魏无羡和蓝忘机一头一身水。

魏无羡直接炸毛,被蓝忘机一把拉住,摇摇头道:“别闹了。”

“蓝湛你放开我,我今天就要好好教教它怎么做猫……蓝唔唔唔!”

半晌后,魏大猫终于也不闹了,耷拉着耳朵乖乖地坐在洗手台上。

蓝忘机耐心地用毛巾给猫咪擦干净身体,从浴室的门里放了出去,回过头看向魏无羡。

刚才闹的时候沾上的水,还有被猫甩的水,魏无羡身上的居家服基本上都湿了,黏答答地向他抬起一只手,小腿一晃一晃的,懒洋洋地道:“给我也洗洗呗,蓝湛。”

蓝忘机也是一身水。于是这两人就顺理成章地滚进了浴缸,魏无羡抱着蓝忘机的脖子,天雷勾地火时还不忘伸出手把浴帘拉上。

 

等到两人终于从浴室出来,小猫已经趴到吊床上睡着了。

蓝忘机把魏无羡抱回到床上,拿过吹风机给他吹头发。

两人都还没吃晚饭,不过魏无羡懒得连一根手指都不想动,闭着眼睛靠在蓝忘机怀里打盹儿。

毛巾擦到他的耳朵时,他忽然扭了扭头,嘟囔了句:“痒。”

蓝忘机便更加放轻了动作。

“嗯,不是……”魏无羡脑袋在他胸口蹭了两下,“里面不舒服。”

蓝忘机看了看他的耳朵,道:“可能是溅进去水了。”

……毕竟刚才两个人在浴室里闹腾的时候压根儿没时间想那么多。

魏无羡眼睛还没睁开,迷迷糊糊地又重复了一遍:“嗯,痒。”

蓝忘机把他放了下来:“你等等。”

魏无羡:“……?”

他把眼睛睁开一条缝儿,看见蓝忘机走到床头柜旁边拿了什么东西,很快又走了回来。

“棉签?”

蓝忘机在他身边坐下来,托起他的头轻柔地放到自己腿上:“嗯。”

魏无羡在他腿上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笑道:“看不出来你这么上道呢?”

蓝忘机摸了摸他的额头,没说话。

魏无羡笑着伸手去勾他下巴:“哪儿学的?”

蓝忘机道:“别闹。”

棉签伸进耳朵里的感觉特别奇妙,有点痒有点酥,却意外的很舒服,还让人感到十分安心。

片刻后,蓝忘机推了推他,想让他换个方向,却发现魏无羡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睡着了。

 

TBC


评论(71)

热度(20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