泠依惜

遇到我,有没有觉得相见恨晚?
微博@泠依惜
lof看不到@,有事评论或者私信

【忘羡】新妆

万字车,汪叽婚服梗,记得是16年祖宗画的一张图

【不是新文】

两年前的文啦,刚才整理的时候发现竟然没搬过来,混个更

【想起两年前的我还是以剑三各种奇穴名来给文章取名hhh.


========


魏无羡睁开眼睛,看到了满室喜庆的大红色。

他眨了眨眼,努力地回想自己身处何时何地,猛得一拍脑门:“对啊!今天是我和蓝湛的喜日!”他一下从床上跳了起来,发现自己身上早已换好了样式繁复的大红喜袍,手里正握着一根红色发带,一边的桌上还摆了顶新郎官帽——对对对,自己不是嫌弃那帽子不好看,硬要人去把惯用的那根发带拿来了吗——怎么就这么睡着了?

魏无羡匆匆把满头乌发拿发带绑了,就听到门外传来女子带笑的声音:“魏公子,可以了吗?”

“来了来了!”他一边答着,一边又凑到镜子前端详两眼,确定自己这打扮足够体贴,才起身离开。

门外站着的姑娘有点眼熟,像是云深哪个有过一面之缘的女修,魏无羡愣了愣,那姑娘倒是没觉得有什么不妥,看了看他没有束发戴帽的脑袋,轻轻笑道:“魏公子这样,倒也别有一番风情。”说罢欠了欠身,就引着他向外走。

魏无羡跟着她,边走便打量周围,只见一路走来的屋子都挂着红色灯笼,窗上装饰着喜庆的红缎子,但就算如此,仍有掩不住的清冷气息从斑驳的乌瓦白墙下透出来——这个张灯结彩的地方,不是别的地方,居然就是云深不知处!

魏无羡忽然就觉得有些云里雾里:“什么?蓝家人对我的接受程度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了吗?”

没有多少时间给他疑惑,那引路的姑娘已经在一座小院前停了下来。魏无羡下意识抬头一看,顿时傻眼。

眼前这地方,不是静室又是哪里?

只见那朴素惯了的小院如今也被喜庆的红色里三层外三层地装点起来,从翠竹掩映下的小窗里透出温暖的光,一辆喜轿就停在院外,红色花朵缀在重重绫罗帷幕上,分外好看。

那姑娘见魏无羡还杵在原地不动,以为他是怯了,不禁掩袖笑道:“魏公子,方才不是你闹着要亲自来请人上轿的吗?”说罢,轻轻推了他一把,“快去呀。”

魏无羡这才回魂,心道管他三七二十一,这都送到嘴边了先吃了再说,反正自己记性差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想着,大步跨进了院子里,走到那扇半掩的门前,如同壮胆一般喊了句“蓝湛我进去了啊”,就径直推了门进去。

平时放着琴桌的地方摆上了红烛,素雅的屏风也挂上了红色的缎子,只有角落的三足香几上还一如往常地摆了那只白玉香鼎,熟悉的清冷檀香幽幽盈了满室,叫人感到心平气和。

只是魏无羡此时却觉得自己一颗心无论如何也静不下来。

屏风后传来衣料摩擦的细微响动,他顿时竖起了耳朵:蓝湛果然是在的!

他慢慢挪到了屏风前,又慢慢将一只手扶上去,再慢慢把脑袋探了过去——直觉告诉他,这屏风后的人能让他紧紧绷着的一根弦瞬间断裂。

果然,只一眼,魏无羡就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炸裂一般的心跳了。

蓝忘机果然就在屏风后,也确实如魏无羡想象中那样穿了一身红色喜服。只是,这喜服……好像有哪里不大对啊?

自己这身喜服,就是正正经经的新郎衣裳,蓝忘机同为男子,自然也是不可能穿女子的霞帔的。但他那身衣服瞧着分明是男子款式,用料却怪异得很,不是寻常的大红锦缎,倒有些像是姑娘们夏日里爱披的轻纱,显出偏粉的颜色,薄薄一层覆在白色里衣上,半遮半掩,竟是有种说不出的……妩媚。

没错,妩媚。这个和平时的蓝忘机八竿子打不着边儿的词语,此时此刻如此清晰自然地出现在魏无羡脑海里,让他仅剩的思考能力也几乎乱成了一团浆糊。

加之蓝忘机这会儿半坐在床沿上,不是那副端正得令人发指的坐姿,微微低头,上半身呈现出一道柔和的曲线,双手相覆放在腿上。眉峰低垂着,一双眼睛半抬起来,似是望着魏无羡的方向,眼角隐隐透出胭脂桃色,额间的云纹抹额也换成了应景的红色,平日里的清冷之气掩去了七七八八,真真宛若画中仙子,实在是美不胜收。

魏无羡足足吞了好几口口水,这才从丢了的三魂七魄里寻回来一点言语能力,结结巴巴开口问道:“蓝,蓝湛?”

只听坐在床边的那人启唇轻声答道:“魏婴,是我。”

这般又低又磁的嗓音,除了蓝湛还能找出第二个人吗?

魏无羡只觉得自己的心跳得更厉害了,几乎就要冲出胸口跳到眼前那人面前:“你怎么穿成这样?”

蓝忘机的嘴角似乎挑起了一个细微的弧度,眉毛也轻轻扬起来,反问道:“怎么,不好看?”

魏无羡忙道:“不不不不!!好看!好看!”

简直太他妈好看了啊!他都快把持不住自己了啊!

要不是心里还有一丝丝理智不停地提醒他外面还有人在等他们,他几乎恨不得马上冲上去把眼前这个人压倒在床上,想怎么来怎么来。

不过可惜的是,他这仅剩的理智到底也没有支撑多久。

只见蓝忘机冲着他微微一笑,薄唇开合吐出两个字眼,轻飘飘的没有重量,落在魏无羡耳朵里却不亚于雷霆万钧。

他就像旷野里一棵孤独而立的树,被从天而降的巨雷劈了个正着,本就不多的枝叶彻底剥落,只剩一根外焦里嫩的树干。

蓝忘机轻声道:“相公。”

他刚喊我什么?这是魏无羡脑海里冒出的最后一个想法。

等到他再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跨坐在蓝忘机腿上,搂着他的脖子不知亲了多久。


车车车车车车


离入睡的时辰不知过去了多久,蓝忘机才终于饶过了他,抱着他清理了身体,然后放回榻上。

“蓝湛这人怎么这样?都不肯顺着我来一回……”

魏无羡兀自腹诽着,却看见蓝忘机低下头凑到他耳边来,鬓边一缕黑发滑落在他的脸上,微微有些痒。

蓝忘机附在他耳畔,像是轻声说了两字。

魏无羡本来有些混沌的大脑在听清楚那人的话时瞬间清醒,一双眼睛不可置信般睁得大大的。

一会儿,却又像是想通了什么,露出一个了然微笑,伸了手抱住蓝忘机的背。

是了,这么好这么好的一个人,又怎能叫他不心甘情愿沉沦呢?

床头烛灯被蓝忘机挥手熄灭,魏无羡躺在他的怀里,脸上尽是心满意足的神色。

如水的月光透过窗棂洒在两人身上,这般静谧美好。


=======

其实我一直觉得,会不会写车在于【】进去还能写多久,而我,就只会,写,前,戏

总是开玩笑说多少字了还没进去,然而进去了就等于结束了hhhh


评论(88)

热度(37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