泠依惜

遇到我,有没有觉得相见恨晚?
微博@泠依惜
lof看不到@,有事评论或者私信

【忘羡】翻了

半原著向万字车。

原本只是想写早恋+醋叽的,结果莫名其妙地加了很多莫名其妙的play进去...可能是笔自己写的吧,不是我写的


===========



魏无羡道:“当真不喊他?”

聂怀桑摇头如捣蒜:“不不不,魏兄你喊他来还不若要了我的命算了!”

魏无羡:“……有这么严重吗?”

江澄嗤了一声,也道:“说到底,也就你能想到要把蓝忘机一起拉过来喝酒了。”

魏无羡耸耸肩膀:“好吧,那就不喊他。咱们去。”

——反正,喊了八成也不会来,蓝湛似乎对这种群体活动颇为排斥。再说了,要是真想和他玩儿……也不急在这一时半会儿的。

于是一行人浩浩荡荡地下了山,在镇子上寻了家川菜馆,喝酒吃菜。这一众公子哥儿在云深不知处憋了太久,难得这几天不用听学,个个都是端着酒杯往死里灌。魏无羡也喝得有些上头,在一旁煽风点火:“喝!可劲儿喝!出了事我担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有人酒量差,已经醉得半倒不倒,举着酒杯跟着喊:“魏兄厉害!喝!”

如此轰轰烈烈一闹腾竟然是彻夜未归,在饭馆的包厢里横七竖八地躺了一宿,天将明时才有几个醉得不那么彻底的人悠悠转醒。

江澄揉着太阳穴去推地上那些陈尸:“醒醒,得走了。”

魏无羡半梦半醒间一把拍掉他的手:“边儿去,让老子再睡会儿。”

聂怀桑为难道:“就怕有人早上会去查房,若是发现咱们都不在……”

江澄狠狠咬牙:“走!拖了走!”

说罢费力地把魏无羡从地上架起来,又让另几个少年去拖其他不省人事的人。

来时风风光光,去时艰难无比。好容易回到山上,众人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定睛往山门前一瞧,心脏吓得差点从嗓子眼儿里跳出来。

只见他们最不想看到的蓝忘机此时像尊雕像一般立在山门前,仿佛守株待兔似的,也不知站了多久了。这几人甫一出现在他的视野里,那两道冷冰冰的目光便如利剑似的盯了过来。

江澄还架着魏无羡,莫名感觉蓝二的视线扫过众人之后全数落在自己身上,只觉一个头两个大,站着不动也不是,往前走也不是。

还没纠结出个所以然,蓝忘机已经大步向他走了过来。江澄梗着脖子等挨训,却见对方一语不发地抓住魏无羡的胳膊,把他从自己身上拽了下去。

魏无羡迷迷糊糊之间全凭本能地站稳:“……唔?江澄?”

江澄快气死了:“你还睡!”

蓝忘机皱着眉头,一刻也不多待,拖着魏无羡转身就往里走。

江澄自知他们做错事,根本不敢上前抢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魏无羡被蓝忘机毫不留情地拽着胳膊,踉踉跄跄地拖进山门。

聂怀桑在他身后慌得直摇扇子,边摇边念:“坏了坏了,看他们走的方向,蓝忘机这是要拖魏兄去祠堂挨尺子啊!”

再看那魏无羡,还不知死活地往蓝忘机身上靠呢!

魏无羡半睁着眼睛:“咦……蓝湛?也来喝酒吗哈哈哈哈哈……”

蓝忘机板着脸:“不喝。”

江澄等人:“……”只能在心中默默替他祈福。

 

蓝忘机拉着魏无羡走出一段路,拐过几个转角,回头看了看确定无人跟上来,这才松开手。趁魏无羡一下子失了平衡的时候,左手搂背右手抄膝,一把将他打横抱了起来。

身子陡然悬空,魏无羡酒意困意顿时都清醒了七八分,下意识抓紧了蓝忘机的衣服。眼睛眨了眨,片刻才认清面前的人:“蓝湛?!”

蓝忘机抱着他,面色仍冷冷的,不咸不淡地“嗯”了一声:“醒了?”

魏无羡脑子转得飞快,须臾便将事情的起因经过全都捋清了,不管三七二十一先道歉:“二哥哥,我错了。”

蓝忘机不为所动,稳稳地抱着他继续往前走。

魏无羡自知自己也不算轻,倒是没想到蓝忘机单凭两条胳膊抱着他走路竟是如此之稳。不过毕竟这里是云深不知处境内,万一撞上了哪位长辈……他是无所谓,横竖不要脸,可蓝忘机就不行了。这样想着,他挣扎着就要下来。

蓝忘机抱着他的手紧了紧:“别乱动。”

魏无羡闻言果然不动腿了,改动口:“蓝湛,你不怕被人看见呀。平时牵个手都不敢的。”

蓝忘机淡淡道:“此时没人。”

魏无羡哑口,一时也猜不透蓝忘机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反正被人抱着走的感觉……也还不错,就干脆放松下来,任蓝忘机一路把他抱回了自己的房间。

魏无羡后知后觉:等等,蓝湛的房间?!

蓝忘机甩他上榻的动作不算太温柔,魏无羡“哎哟”了一声,揉着屁股坐起来,还没开口抱怨几句,抬头就见蓝忘机站在榻边,面色不善,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魏无羡吞了吞口水,莫名有点紧张。

白衣少年面上仿佛覆了一层薄薄的冰霜,冷着眼盯了他半天,直盯得魏无羡浑身不自在起来,这才开了金口,道:“你去哪儿了。”

魏无羡松了口气,心道原来只是问这个。便笑嘻嘻地道:“这几天不是没课嘛,跟他们去吃饭啦。”

蓝忘机又问:“为何彻夜不归。”

魏无羡道:“嗨,这不是……喝过头了嘛……醒来就这个点啦!”

蓝忘机摇头:“你分明是不知悔改。”

魏无羡这会儿胆子反而大了起来,膝行两步挪过去,试探地抓住了蓝忘机的衣角。蓝忘机低头看他一眼,果然没有甩开他。

于是魏无羡胆子更大了,手伸进蓝忘机袖子里握住他的手晃了两下,软声道:“蓝湛,你饶我这一次吧,我就难得下山玩玩儿嘛。你看平时老……先生在的时候都不让我们出去的,闷都闷死啦。”

一席话出口,蓝忘机面色稍缓,但目光仍是凉凉的。

魏无羡眼珠一转,忽然之间开窍了,“哦”了一声,道:“蓝湛,你该不会是生气我没有去喊你吧?”

蓝忘机立即道:“不是!”

魏无羡道:“还说不是呢。蓝湛你知不知道,每次你口是心非的时候耳朵都会变红。”

蓝忘机:“我没有!”他下意识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耳朵,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那处果真好像变烫了些,惊得他又一下子把手放下了。

这下魏无羡全都明白了,倒在床上捂着肚子笑得喘不过气来,蓝忘机双手攥紧了拳头,没被他笑两下就忍不住了,又羞又恼地翻身上榻,整个人向他压下来。

魏无羡一边笑一边反手搂住他的脖子,在他背上拍了拍,道:“好嘛,别生气了。真不是我不想喊你,但你平时那个样子……叫大家都害怕呀对不对。”

说着他向蓝忘机眨了眨左眼。

蓝忘机:“我……”

魏无羡把他又拉下来一点儿,稍稍抬起头在他耳边道:“二哥哥,你看这样可好?既然没吃成饭,那你就来吃我吧……?”

蓝忘机:“……”

憋了半天,道:“胡说八道!”

魏无羡哈哈大笑着伸手摸他的耳朵尖儿,又揉又捏,顺势从床上坐起了身,在蓝忘机刻意的纵容下改将他压倒在床上。

魏无羡三两下利落地扯掉了蓝忘机的腰带和裤子,眯起眼睛勾着嘴角道:“你不吃我,那我可来吃你啦!”


1111111111111

 

2222222222222

 

魏无羡整整一天没有回房间,江澄等人放心不下,跑去祠堂找人,却被告知今日并无人前来领罚。

聂怀桑把扇子摇得风生水起:“坏了坏了,魏兄难不成是直接被拖去关禁闭了?”

江澄:“……”

“有这么严重?”

聂怀桑道:“咱们是外客,魏兄……咳,多次违反家规,还被蓝忘机亲自抓住……咳,那什么,魏兄此等奇人,我虽然来此地来过三次,却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江澄:“……我倒觉得是他自己溜出去了不敢回来!哼,等着吧。”

事实上,江澄的猜想对了一半。第二天早上,魏无羡的确自己回来了,衣衫整齐,瞧着甚至还有点新,整个人也十分精神,一点儿也不像是出去避了两天难的。

江澄想不通了:“你到底去哪里了?”

魏无羡道:“你猜?”

江澄不耐烦道:“我能猜出来还问你?”

魏无羡悠悠道:“跟蓝忘机出去喝酒了。”

“……”江澄道,“你还没睡醒吧?”

魏无羡摊手:“看吧,我说了你又不信。”

“……”

 

江澄想不明白的未解之谜,今日起又多了一个。



======


哈哈哈哈标题

评论(143)

热度(8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