泠依惜

遇到我,有没有觉得相见恨晚?
微博@泠依惜
lof看不到@,有事评论或者私信

【忘羡】今天醋缸翻了吗?

点我看性♂感♂醋♂叽♂在♂线♂醉♂酒❤

原著向,有点车


=========

是说人这习惯,轻易是改不了的。魏无羡上辈子被人传“游戏花丛”,虽然到最后连姑娘的手都没摸过,但嘴上的风流话可没少说。以至于他当初撩拨小古板时,脱口而出的也都是“姑娘”这“仙子”那的。现在虽然死心塌地地跟了蓝忘机,但嘴上一些习惯,一时半会还真改不掉。

某日路过一处偏僻的农家,魏无羡本打算上前问路,正巧看见那家人篱笆倒了,一农女在满头大汗地追赶畜生,便上前去帮了她一把,顺手还修好了篱笆。一来二去的,就聊上了几句。

农女为他指了路,向他道谢道:“公子,你们要去的地方离这还有好几十里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我这里有一些刚烙的饼,不嫌弃的话拿去路上填填肚子。”

魏无羡自然不会拒绝,欣然接了,正欲再说什么,却见那少女战战兢兢地瞅着不远处站在篱笆墙边的蓝忘机,小声问魏无羡道:“公子,那人和你究竟是什么关系呀?我是不是碍着他的事了?我瞧他瞪我们老半天了。”

魏无羡眨眨眼睛,回头一看,正看到蓝忘机波澜不惊地移开目光转了头去,扑哧笑出了声:“他呀!哈哈哈。”

他向农女微微弯腰,也压低了声音,神神秘秘地道:“……我们是道侣!”

农女:“啊?”

与农女道别后,魏无羡美滋滋地拿着包好的饼回去了。蓝忘机什么话也没说,默默地帮他拿着东西。

没走几步,魏无羡便去从他手上的油纸包里摸了块饼出来,道:“还乎热着呢,不吃白不吃。蓝湛你饿不饿?”

蓝忘机果然道:“不饿。你吃。”

魏无羡捧着那张饼,忽觉此幕似曾相识。联想到刚才蓝忘机现在篱笆边看他的模样,又莫名其妙记起了少年时绵绵送他香囊的事,心中一动,便故意将饼送到蓝忘机嘴边,道:“你尝一口呗。”

蓝忘机看他一眼,并不拒绝,握住他的手,低下头咬了一口。

魏无羡目不转睛地瞧他反应:“怎么样?”

蓝忘机道:“还不错。吃吧。”

魏无羡:“你没别的要说了?”

蓝忘机反问:“说什么?”

魏无羡笑眯眯地咬了一口饼,摇摇头含糊道:“没什么没什么。”

他回头就把这事儿忘了,可不曾想,没过几日,便又发生了类似的事。

正值夏日,云梦一带每逢此时都要举办盛大的庙会,热闹又好玩,魏无羡便吵着要带蓝忘机回去玩。

他们先去了云梦附近的一个小镇。二人抵达时正赶上当地居民的祭礼,大群的年轻姑娘提着花篮向路人抛掷鲜花,传达祈愿祝福之意。

魏无羡本就最爱凑热闹,一高兴稍不留神就跑到蓝忘机前面去了,拨开人群正待看个明白,突然被一朵花砸中了胸口。

魏无羡接住了那朵花:“?”

他还来不及向旁人询问现下正在做什么活动,下个瞬间,各种各样的花朵便铺天盖地地向他飞来。

魏无羡抬头一看是那些提着花篮的年轻姑娘丢来的,也不好意思不接,没几下就抱了一满怀,路人还在旁的起哄:“怎的都扔他了!那再多扔点!”

魏无羡哭笑不得,赶紧叫道:“谢谢谢谢!真的拿不下啦!”

他逃也似的抱着花挤出人群,一抬头就看到蓝忘机站在一边静静地看着他。

魏无羡手上抱着姑娘们送的花,向他露出一个讨好的笑。

蓝忘机一声不吭地伸出手,将他手里的花接了过去。

魏无羡见他面色似乎不对,赶紧解释道:“我也不知道她们在玩儿什么,我发誓我刚一过去就……”

“魏婴。”蓝忘机摇摇头,“我知。”

魏无羡愣了愣,唇角一勾,胳膊揽住了蓝忘机的腰,凑过去道:“可以啊蓝湛,长进了。”

蓝忘机淡淡道:“如何长进。从何见得。”

魏无羡笑道:“想想以前,别人小姑娘送我个东西你要呷醋,不带你出去吃饭你要呷醋……哦,后来我跟别人说说话,勾肩搭背也要醋,现在怎么那么能耐啦。嗯哼?”

蓝忘机目视前方,面不改色道:“因为我知。”

魏无羡:“你知什么?”

蓝忘机驻足,转向他认真地道:“你是我的。”

魏无羡连眼睛都忘了眨,觉得自己的心跳刚才好像漏了一拍。

 

二人当晚在一家临湖的客栈落脚。

蓝忘机让小二拿了两只洗净的竹筐,分别装了魏无羡收到的那些花,其中一筐摆在桌上。魏无羡心情极好地坐在一边,特意嘱咐人再送两坛酒上来。他十分想念云梦当地的酒酿,今夜鲜花美酒美景佳人,定要喝个过瘾才好。

小二上了一桌子菜,他们却最终也没动几筷子。魏无羡倚在蓝忘机怀里,边喝边与他说话,两大坛酒倒是很快见了底。

正打算再叫两坛,蓝忘机轻轻抓住他手腕,劝阻道:“别喝了。”

魏无羡脸上半点醉意也无,眯着眼睛笑得很无辜:“你付的账,不多喝点对不起你的一片心意呀。”

蓝忘机还未回答,他便又接着道:“要不,你帮我一起喝?”

蓝忘机毫不犹豫道:“好。”说罢就要去拿他手里的酒杯。

魏无羡连忙撤回手,边躲边道:“哎哎哎别呀。这酒烈得很,你若是又一杯倒了,一会儿谁陪我说话?”

他挣开蓝忘机的手,端着那最后一杯酒就要往嘴里送,余光却瞥见蓝忘机仍一瞬不瞬地盯着他,眉头微蹙目光却柔和无比,看得他心神荡漾,眼珠一转改了主意,仰着脖子将酒灌入口中,忽然抓着蓝忘机的肩膀转身,急匆匆地去寻他的唇。

蓝忘机一手揽着他的腰,顺从无比地张口接受,魏无羡口中那些酒便全都让他咽了下去。

两个人搂抱着缠缠绵绵地亲了好一会儿,没能再继续下去的原因是,过不多久,蓝忘机果真眼睛一闭,睡着了。

魏无羡抬起头,慢吞吞地从他身上下来,舔着嘴角的水渍,自言自语道:“看吧,果真倒了。蓝湛呀蓝湛,人是长进了,酒量却半点没长啊。”

蓝忘机闭着眼睛坐在桌边,脊背挺得笔直,像在凝神冥思,完全不像是睡过去了。魏无羡压根儿没想把他弄床上去——反正一会儿也是要醒的,托着腮帮子笑吟吟地看着他的脸,心里寻思一会儿与他玩些什么。

不多时,蓝忘机果然悠悠转醒。那双略带几分迷蒙的浅色眸子在魏无羡身上停留了片刻,不待他开口说话,猛地站了起来。

魏无羡:“?”

蓝湛这是要做什么?

只见蓝忘机神情肃然地盯着桌上那筐鲜花,伸手取了一枝出来,拿到面前去端详。

魏无羡在一边看得不明所以,笑问道:“蓝湛你喜欢?喜欢我给你戴上……”

蓝忘机却一下子把那枝花丢开了,不高兴地道:“不喜欢!”

魏无羡一愣:“哟,还发脾气了。”

蓝忘机看也不看他,又去竹筐里拿花,拿一朵看一看,接着便用力丢开,不一会儿就把花丢得满地都是。扔完了桌上这筐,又要去祸害房间里另一筐。

魏无羡算是明白了:蓝湛清醒的时候说无妨,其实心里还是在意得很哪!这不,一喝醉就全都暴露了。

他心里又甜又好笑,跟在蓝忘机后面收拾那些被扔了满地的花,抬头看到蓝忘机抱起那一筐花就要开门,连忙喊住他:“哎蓝湛你要去哪!”

蓝忘机转过身,正色道:“扔掉。”

魏无羡心里快笑得背过气去,强行忍住去拽蓝忘机的袖子:“别扔呀……”

蓝忘机皱眉:“你喜欢?”

魏无羡道:“呃,我当然……不喜欢。”

蓝忘机:“那就扔掉。”

魏无羡手忙脚乱好言好语地哄了老半天,才勉强说服蓝忘机把竹筐放下,坐回到榻边。他回头看着满地狼藉花枝,不由得失笑:这要是叫人看见了,还以为我们两个大男人玩什么新花样呢!

魏无羡按着蓝忘机的肩膀,居高临下地道:“蓝湛,看我。”

蓝忘机听话地抬起头望向他。

魏无羡食指戳了戳他的脸,假装严肃地教育道:“不许乱丢东西,知道了没?”

蓝忘机顺从地点头:“嗯。”

魏无羡满意地搔了骚他的下巴,转身打算去收拾那些花枝。不想刚弯下腰去,他的胳膊就被抓住了,接着一股大力袭来,整个人被甩到了床上,跌进柔软的被褥里。


  也许发文字也不会被屏蔽的车


后来,没到卯时魏无羡就醒了,小心翼翼地从床上滚下来,开始头疼怎么收拾这一地狼藉。不知若是被蓝忘机看见了……

正想着,一条胳膊把他圈进了怀里。蓝忘机在他下床的那一刻便已醒了。

蓝忘机道:“你再睡会儿,我来收拾。”

魏无羡有些好笑道:“蓝湛你还记不记得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

蓝忘机看着他,认真地摇了摇头。

看到他这幅样子,魏无羡只觉心里软得不行,什么质问的话也说不出来了。

于是便委屈巴巴地道:“你昨晚好凶呀,疼死我啦。”

蓝忘机眼底浮现出一点羞赧和些许愧色,把魏无羡抱得更紧了:“……你还好吗。”

魏无羡眨着眼睛道:“哪儿能好呀。不过……”

“你亲亲我,亲亲我就不疼啦……”

 

如此看来,改不掉某些脾气的,的确不止他一个人呢。




评论(80)

热度(76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