泠依惜

遇到我,有没有觉得相见恨晚?
微博@泠依惜
lof看不到@,有事评论或者私信

【忘羡】同居之后那些事儿 3

突然变俗【x

现pa,文如其名,甜蜜蜜日常生活流水账。

叽的设定没细想,羡的话大概是十分有名的自由插画师。(圆你画画梦)


其他章节: 1   2


========


同居后的第一个工作日,蓝忘机在起床时遇到了难题。

他如往常一般在六点准时醒来,习惯性地准备起身穿衣,谁知刚一动,挂在他身上那个人就不满地嗯了一声。

魏无羡像一条八爪鱼似的手脚并用地扒在他身上,胳膊搂着他的腰,小腿勾着他的大腿。可能是因为空调温度开得低,他又半夜无意识地踢被子,最后就变成了这么个寻求温暖与光明的姿势。

蓝忘机突然在心里产生了怀疑:这个人到底是怎么一直自己一个人过过来的?

他轻轻推了推魏无羡,没反应。稍微使了点劲儿,魏无羡在睡梦中皱着眉头哼唧了两声,含含糊糊地说了句:“别闹。”

蓝忘机摸摸他的额头,柔声道:“魏婴,我要去公司了。”

魏无羡闭着眼睛仍然没醒,但却答了他的话。

他说:“……不许走。”

蓝忘机无奈地摇摇头,搂着他又躺了一会儿,破天荒地没按照他的生物钟走。

——最后真的不得不走了,他塞了个枕头让魏无羡抱着,这才勉强把胳膊腿抽出来。离开卧室前还看到魏无羡迷迷糊糊地把脑袋往枕头上面蹭了蹭,又亲了一口。

蓝忘机:“……”他第一次产生了想要翘班的念头。

 

也许是冥冥之中察觉到了抱着枕头和抱着真人的手感差别,蓝忘机走后没多久,魏无羡就悠悠然醒了过来。

他盯着怀里的枕头,用一团浆糊的大脑思考了好半天,才意识到今天是工作日,蓝忘机要去公司。

蓝湛也真是的,怎么不叫醒我?还能一起吃个早饭。魏无羡一边想一遍把枕头放回原位,抬眼瞥见床头柜上放了一张便签,拿起来一瞧:

“早餐午餐都在冰箱里,微波炉热一分钟即可。不要点外卖。蓝湛。”

魏无羡拈着那张纸条心想:这年头竟有人写个标签还要落款?!

他爬下床,衣服也没换,简单洗漱之后打开厨房的冰箱一看,只见第一层放着豆浆和鸡蛋灌饼,第二层放着几个满满地装了饭菜的保鲜盒,他一时竟不知蓝忘机是什么时候做好的……

豆浆和鸡蛋饼是刚放进不久的,摸着还有余温。魏无羡指尖一暖心里也一暖,原本还存了点倒回去睡个回笼觉的心思,现下彻底清醒了,拿出蓝忘机给他买的爱心早餐吃了起来。

昼夜颠倒太久,他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吃过暖和和的早餐了。

魏无羡心情一好就想发微博,不过回过神时鸡蛋饼已经被啃得不能拍了,他又不想只拍杯豆浆上去,心道以后有的是机会,于是首页晃了一圈之后跑去把蓝忘机的微博号给关注了。

他放下手机伸了个懒腰,目光落在客厅里那只漂亮的水族箱上,后知后觉地想起:都来了两天了,他还没好好看过这个家呢!

回想起这两天都做了什么……好像除了吃饭睡觉睡觉睡觉和睡觉之外就没有别的了。

魏无羡捶胸顿足:蓝忘机是他过日子的男朋友,又不是炮友!

反省之后洗心革面的第一步,从做家务开始。

……家务还是免了,他先看看哪里放的是什么东西吧。

好在蓝忘机家里十分整洁且简约,虽然大但并没有太多乱七八糟的布置,不像他自己的那个狗窝,光一张床上少说就堆了十来样东西。

魏无羡哼着歌进了蓝忘机的书房。干净的书架上整整齐齐地摆着国内外经典著作,除此之外就是各种各样光是看了就让他牙酸头疼的工作文件。

他正要合上柜子门,角落里一只小箱子引起了他的注意。

魏无羡:“?”

他拿过来一看,是一只带密码锁的木箱,可能是蓝忘机装重要文件的。

他本打算原模原样地放回去,只不过出于手贱的本能开了一下盒盖,谁知那箱子竟然没锁住,咔嚓一声打开了,魏无羡心里一惊手上就没拿稳,里面东西哗啦啦地散了一地。

他赶忙蹲下去捡,转过头非礼勿视,眼角余光却瞥到,里面好像并不是什么纸质文件……

好奇心作祟,魏无羡伸手捡了一张小卡片,眯着眼睛一看——

那是一张在餐厅用餐的收据。金额也不大,没什么特别的。

魏无羡奇怪道:这种东西为何专门收起来?

他又捡起几张纸。分别是旅游景点的门票,车票,还有超市的购物单。

别的东西他不认得,但这购物单上……可不就是他前天跟蓝忘机去买的那些东西嘛!

他一下子找到了突破口,顺藤摸瓜一细想,很快就发现,这箱子里的东西,全都是他跟蓝忘机认识以来,他们一起做过的事留下的痕迹!

神经大条心思细腻的魏无羡手里攥着那些纸,一时间什么话也说不出了。

他东摸摸西碰碰这里看看那里瞧瞧,又按捺不住地跑到大床上翻来覆去地打了几个滚,好容易捱到午休时间,十二点刚过一分钟,便迫不及待地打开微信,在聊天栏输入:蓝湛!我爱死你了!

噼里啪啦打完,还没来得及按下发送,消息界面一动,却是蓝忘机先给他来了条消息。

蓝忘机:“吃饭了吗?”

魏无羡手还按在发送键上呢,动作比反应快,几乎同时发送了出去。

蓝忘机那边沉默了片刻,回道:“怎么了?”

魏无羡笑嘻嘻地捧着手机回复:“没事儿没事儿,想你了。”

“我正准备去吃饭呢。”

可能热恋中的情侣都是这样,一两句话背后都能铺满红玫瑰和粉红泡泡的背景。

随便聊了几句,蓝忘机忽然说:“酒在冰箱下层。”

魏无羡一惊:“什么原来家里有酒?我昨天分明没找到。”

隔着手机,他仿佛看到蓝忘机轻轻笑了一下:“藏在拉柜后面。”

魏无羡:“……”

 

酒足饭饱且心情好过头几乎飘上天的夷陵大大决定把这份好心情也传递给甲方,久违地去画稿了。

然而事实证明,干画画这行的永远只能从摸鱼中寻找幸福,快乐画稿什么的那是不存在的。就算是知名如魏无羡,也逃脱不了五彩斑斓的黑色和“还是最初那版好”的诅咒。

魏无羡昏天黑地地在电脑前坐了一下午,总算把那个破事儿贼多的甲方应付完,想着画点男朋友的摸鱼放松放松,结果刚画完几笔草稿,就累得往桌上一趴,睡着了。

——对于昼伏夜出的生物来说,早起的杀伤力实在太大了。

迷迷糊糊之间魏无羡感觉到自己被人抱了起来,轻轻放到柔软的被褥上,他一下子醒了,一把抓住了来人的胳膊。

卧室吊灯只开了一半亮度,蓝忘机的神色在灯光之下格外柔和。

他道:“醒了?”

魏无羡揉揉眼睛:“嗯,你回来了啊。”

蓝忘机点点头:“饿吗。要不要吃饭。”

魏无羡搂着他的脖子带下来亲了一口,笑道:“好。”

见了蓝忘机那张好看的脸,魏无羡被甲方折磨的烦躁一扫而空,想着过阵子结了尾款还能给他俩买对情侣表什么的,心情又飞速好了起来。

饭后,魏无羡抱着板子继续涂他没画完的那张画,蓝忘机坐在一边处理文件。

画着画着没多久,魏无羡就觉得自己有些坐不住了——画蓝忘机哪有玩儿蓝忘机有意思啊!

于是他摸出了自己的笔记本,改搬到床上去画,向蓝忘机招招手道:“蓝湛蓝湛,你到我这儿来。”

蓝忘机就拿着他的文件夹过去了。

魏无羡抱着笔记本往蓝忘机身上一靠,继续心猿意马地摸鱼画画,从背后传来的暖意让他的压感笔触都变得轻飘飘的。

蓝忘机微微侧过身子,伸出胳膊搂住了他的腰。

魏无羡手上画错了一笔,一边按撤销一边仰着脖子蹭了蹭身后的人。

蓝忘机的手在他腰侧轻轻一捏。

……魏无羡深觉这画无论如何也画不下去了。

他完全出于职业本能地飞快按下保存键,也没管保存的格式对不对,啪地合上笔记本,随手扔到一边,转身抱上了蓝忘机肩膀。

而蓝忘机手里那沓文件,待遇只比魏无羡的笔记本好那么一点点。

等胡闹够了,早就过了蓝忘机“作息规律”的入睡时间,魏无羡各种层面上都累得不行,光溜溜黏糊糊地靠在蓝忘机怀里就要睡过去。

蓝忘机轻轻揉他的头发:“先别睡,去洗个澡。”

魏无羡眼睛都睁不开了:“困……”

蓝忘机摇摇头,起身去浴室放好水,这才回来抱他。

魏无羡闭着眼睛歪着头躺在浴缸里,任蓝忘机抬起他的胳膊腿,动作小心地擦洗。

蓝忘机的手伸到魏无羡脸颊旁边时被他一把抓住了。

魏无羡低下头亲了亲他白皙的指尖,又沿着指节一直亲吻到手心,眼睛睁开一条缝儿,低低地笑:“蓝湛,被我发现了。”

蓝忘机疑惑道:“什么。”

魏无羡勾了勾手指示意他靠近,附在他耳边道:“……你猜?”

 

TBC


评论(73)

热度(29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