泠依惜

遇到我,有没有觉得相见恨晚?
微博@泠依惜
lof看不到@,有事评论或者私信

【忘羡】唯一 9

如果九岁那年捡回魏无羡的是蓝忘机。

#论乖小孩如何一步步长歪成坏小孩#

其实只是露出原形吧

蓝启仁:只怪当年看错了人。


其他章节:1  2  3  4  5  6  7  8


========


32.

隔天魏婴照例踩着点去听学,刚踏进兰室,就感到有一道目光笔直地钉在他的身上。

他以为是蓝启仁提前来检查了,硬着头皮回过头去,却发现盯着他看的那人是蓝湛。

蓝湛一脸如临大敌的表情,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看得他心里直发毛,不由得先自我检讨起来:我这两天应该没做错什么事儿吧……难道是蓝湛发现了我偷偷买的酒?不能够吧。

正打算上前询问一番,蓝湛却又若无其事地收回了视线,好像刚才只是在确认什么东西似的。

魏婴摸摸脑袋,走到案边坐下来:“?”

蓝湛心想:没有耳朵。

魏婴本以为这事就这样过去了,继续趴在桌上躲着蓝启仁的眼睛画小人儿,画着画着忽然察觉到蓝湛那道审视的目光再一次落到了他的身上。

魏婴有些心虚地把画纸藏了藏,疑惑地转过头,正好瞧见蓝湛刚把视线从他背上收回来。

魏婴小声问:“蓝师兄,是不是我抹额没系好?还是衣服弄脏了?”

蓝湛平静道:“没有。”

魏婴:“??”

蓝湛目视前方,心想:没有尾巴。

下学后,魏婴三两下收拾了东西就打算去草地上玩兔子,还没走出兰室就被蓝湛喊住了。

蓝湛问他去做什么。

蓝湛鲜少主动喊住他,魏婴一时有些受宠若惊,道:“去……温书呀,嘿嘿。”

蓝湛面无表情地继续道:“兔子,不能养。家规里有写明。”

魏婴“啊”了一声,心中恍然难道蓝湛生气是因为这个?有必要吗?!不过也不在意,陪着笑道:“那就不养了,回头我给它们放回去。”

蓝湛道:“不必。我去。”

魏婴点头道:“也好。那就麻烦蓝师兄了。”

反正能玩儿的东西那么多,他也不差那几只兔子。再说了,走几步路到后山去,要多少兔子就有多少。

他心情丝毫没有受到影响,甚至还有些高兴,哼着歌儿回去了。他走后,蓝湛一个人在兰室又坐了会儿,这才起身去了魏婴养兔子的那片草地。

真是奇怪。他明明是第一次和这些兔子接触,那些小东西却好像很喜欢他似的,纷纷从四面八方跑过来,亲昵地蹭着他的靴子。蓝湛弯下腰伸出手,那些兔子就自发地往他怀里跳,一只两只三只,很快就装不下了。

蓝湛摸了摸怀里兔子的耳朵,情不自禁地想到了一些不该想的东西。

蓝湛:“…………”

他怀里抱着一团,脚边跟着一团,好容易走到后山口,盯着山门犹豫了大半天,最后默默地把兔子放了下来。

于是兔子们又快快乐乐地跑回云深不知处里头去了。

 

33.

今天是一位小师兄的生辰,他在别地的父母专程来看他。在云深不知处想要过一个铺张的生辰是不可能的,两位长辈也只带了长寿面和一些点心。

小师兄吃了长寿面,点心就分给了一起听学的师兄弟们。一人一份拿完了还剩下一些,恰巧今日蓝湛不在没分到,他就让魏婴拿去“讨好讨好”蓝湛。

魏婴当然乐意做这个差,不过还是问了一句:“既是你的生辰,为何不亲自送去?”

小师兄道:“就数你和蓝师兄关系最好,还是你去吧!”

这句话听得魏婴心中十分得意。

点心做得精致又好吃,是云深不知处一贯的伙食根本不能比的,魏婴拿去给蓝湛的路上又忍不住偷偷吃了两块,找到蓝湛时嘴巴还没来得及擦干净,粘了一点饼屑在嘴角。

魏婴把食盒递给他,道:“生辰礼,你的份儿。”

蓝湛看了看食盒,又看了看魏婴的脸,目光在他嘴角停留了片刻,道:“你吃吧。”

魏婴眨眨眼睛:“蓝湛你怎么什么都不吃的?很好吃的呀。”

蓝湛已经回过头继续看书了:“刚用过饭。糕点不宜久放,你吃了吧。”

魏婴:“哦……”

其实他还是挺想吃的。

于是干脆在蓝湛身边找了个地方坐下来,打开食盒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

自己吃完了一块,魏婴又拈了一块送到蓝湛面前,晃了两下:“真的不吃吃看?”

蓝湛道:“不必了。”

家规有云,一言一行,雅正端方。虽然魏婴的吃相不至于狂放,但也绝对和文雅沾不着半点边儿。蓝湛几次抬头看他,皆是欲言又止。

等到魏婴吃完了所有的点心,用舌头舔指尖沾上的饼屑时,蓝湛终于忍不住开口道:“不准吮手指。”

魏婴一愣,默默地把手放了下来:“哦。”

蓝湛闭了闭眼打算继续看书,填饱了肚子的魏婴却蹭了过来,趴在他对面的桌上,问道:“蓝湛,蓝师兄,问你个问题。”

蓝湛道:“坐好。什么。”

魏婴自动忽略了他的前半句,继续道:“你的生辰在什么时候呀?”

蓝湛抬起眼睛看了看他:“怎么了。”

魏婴笑了笑:“就问问嘛。不能告诉我吗?”

蓝湛手上翻过一页书,淡淡道:“正月廿三。”

“唔,”魏婴似乎在心里估算了一下日子,“还有好久呢。”

蓝湛问:“你呢。”

“嗯?我啊。”魏婴耸了耸肩膀,“我不记得啦。好像很久都没过过生日了。要不……蓝湛你说个日子?”

蓝湛道:“胡闹。岂是能随便说的。”

魏婴:“嘿嘿。”

次日休学,魏婴赖在床上睡懒觉,房间的门被敲响了。他打着哈欠开了门,发现门外站着的竟然是蓝湛。

魏婴困意顿时去了大半,喜道:“蓝湛你是来找我玩儿的?”

蓝湛摇头,道:“送个东西就回去。”

魏婴侧过身示意他进屋:“来都来了,进来玩玩儿呗……”

蓝湛把一只小袋子递到他面前。

魏婴:“嗯?”

他伸手接过去了,里面沉甸甸的,好像是……钱。

魏婴一脸惊讶地抬起头。

蓝湛微微侧过脸避开他的视线,道:“叔父给的,你且收着。”

魏婴:“……?”

蓝启仁好端端的为何突然给他钱?总不能是让他去买酒吧?

魏婴百思不得其解。

 

34.

魏婴身上向来放不住钱。拿了蓝湛给的钱袋之后就迫不及待地喊小师兄们去山下镇子上吃饭。只是再回头去找蓝湛时,却已经不见了他的踪影。

有人道:“应当是替长辈办事去了。”

魏婴点点头,心想着回头再单独请蓝湛也不迟,便和几个小师兄一起下了山。

他直奔卖天子笑的酒家而去,豪爽地买下了一大坛,看得几个小师兄目瞪口呆。

一人道:“魏师弟,这……云深不知处禁酒的呀。”

魏婴道:“我知我知。可现在咱们是在云深不知处境外,喝了也不算犯禁的。来来来大家都试试,不喝准后悔。”

他一掌拍开酒坛封口,倒出好几个满碗,大大方方地推到几人面前。

小师兄们面面相觑,看看魏婴,又看看桌上的酒,犹豫了好半天,最终还是谁也没敢伸手去端。

魏婴好不遗憾。倒出来的酒断没有再倒回去的道理,便全都端起来自己喝了,抱起剩下的半坛酒说去换家食肆请他们吃饭。

喝酒不行,吃顿饭却没有问题。一行人又在镇子上逛了一会儿,便找了家食肆用午饭。难得吃顿好吃的换换口味,大家兴致都很高,很快就把家规上“食不言”这条给抛到了脑后去,边吃饭边聊天,相谈甚欢。

酒足饭饱,魏婴不禁有些飘飘然,伸手在额上搭了个凉棚,倚在窗边向外看。

看着看着,他忽然“咦”了一声,接着大喊道:“蓝湛!”

他喊得激动,身后一桌子人却惊了,好几人差点摔掉了勺子。

魏婴半个身子都探出窗外,两条胳膊晃呀晃的:“蓝湛!好巧!你怎么在这——”

蓝湛在楼下仰着头看他,眉头微蹙,直觉窗口那个少年好像就快掉下来了。

小师兄们七手八脚地收拾好一桌狼藉,纷纷围了上来,战战兢兢道:“蓝蓝蓝蓝湛师兄呢!?”

魏婴咧着嘴伸手一指他们身后:“上来啦!”

众人猛地一回头,果然就见蓝湛背着剑站在楼梯的转角处,望过来的目光冷冷的。

众人:“……蓝师兄。”

他们明明什么都没有做错,但总觉得被蓝湛的目光一盯便无所遁形了似的。

只有魏婴还若无其事地挥着手:“好巧呀蓝湛!家里找不到你,原来你也下山来了!”

蓝湛点点头,向众人道:“吃完了?”

小师兄们不敢吱声,连连点头。

蓝湛道:“吃完了那便回去吧。不早了。”

不早了?未时分明才过两刻!

假期难得,众人面上一阵难掩的失落。但也只有魏婴敢真的说出来:“这么早就回去?还想再多玩会儿呢!”

蓝湛看了他一眼,道:“温,书。明日默写。”

魏婴:“哦……”小声道,“我就算不看也能默满分。”

一行人便就这样打道回府。

蓝湛大步走得很快,魏婴在后面小跑着追,边追边道:“蓝湛你慢点!”

话音未落,蓝湛一下子停住了脚步。魏婴一个没刹住,差点撞在他的背上。

蓝湛回过头,道:“还有何事?”

魏婴扶着大腿微微弯腰,冲他挑挑眉毛:“你生气了?”

蓝湛凉凉道:“何以见得。”

魏婴道:“还不承认呢。你生气了就是这个样子的。”

蓝湛:“……”距离这么近,他闻得到从魏婴身上传来的浅浅酒香,却鬼使神差地不愿说破。

魏婴听见他好像低低地哼了一声,不由得勾起了嘴角:“别生气了,你看这个。”

他在身上东摸西摸了好一阵子,终于摸出了一个小玩意儿,握在手心里送到蓝湛面前,五指缓缓松开。

是一只木制的机关小兔子。小小的,做工很粗糙,但模样还算可爱。

魏婴道:“家规不让养兔子,可我看你好像很喜欢它们的样子。喏,这个给你,镇子上买的,还挺好玩儿的。”

蓝湛愣愣地盯着魏婴的手看了片刻,终于不受控制地伸出手去,把那只小兔子轻轻拿了过来。

他道:“谢谢。”

魏婴大方地一笑:“谢什么!咱俩谁跟谁呀?好蓝湛,以后要是蓝先生再罚我,你就帮我挡着点啰。”

蓝湛:“你……”

魏婴:“哎呀时候不早了!我先走啦。得把剩下的这些分给师兄们呢!”

说着,从怀里又摸出了一大把小玩意儿。

蓝湛:“……”

魏婴边跑边挥挥手:“走啦!”

蓝湛:“…………”

 

TBC

 

评论(66)

热度(1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