泠依惜

遇到我,有没有觉得相见恨晚?
微博@泠依惜
lof看不到@,有事评论或者私信

【忘羡】唯一 8

如果九岁那年捡回魏无羡的是蓝忘机。

#论乖小孩如何一步步长歪成坏小孩#

其实只是露出原形吧

蓝启仁:只怪当年看错了人。


其他章节:1  2  3  4  5  6  7


==================


29.

下学后,蓝湛刚回到房间不多久,门就被敲响了。

魏婴站在门外,神神秘秘地看了他一眼,竖起食指“嘘”了一声。

蓝湛不明所以,微微侧身给他让路。魏婴进来之后还特意回身把门闩上了。

蓝湛皱眉:“怎么了。”

魏婴抬头向他绽开一个笑容:“蓝师兄,你别老是这副表情呀。开心点儿,我给你送好东西来了。”

他刚才手上还是空空的,现在却变戏法似的变出一个小酒坛子来。坛子有些袖珍,比他上次买的那坛要小上许多,做功却并不随便,上面还贴了一张小小的红纸。

魏婴小心翼翼地捧着那坛子递给蓝湛,笑道:“上次就想要让你尝尝,结果都被我喝了。可惜剩下的钱只够买这么点了,你尝了若是喜欢,我有钱了再去买!”

蓝湛盯着那双手和手心里捧着的坛子看了半天,不确定地道:“酒?”

魏婴点头:“是呀。天子笑。蓝湛你尝一尝嘛,味道可好……”

蓝湛却沉着脸打断他:“云深不知处禁酒。”

魏婴无辜地眨眨眼睛:“我知道的呀。所以这不偷偷来找你嘛。放心,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不会被谁发现的。”

蓝湛却丝毫不为所动,眉头拧得更紧了:“明知故犯。不喝。”

魏婴不死心地又劝了几句,终于发现这个蓝师兄可能比他想象的还要刻板,不免有些失望,同时心里某处却又觉得似乎这样也理所当然。于是便收回了手:“好吧,不喝便算了。那你喜欢吃什么?以后要是再下山我给你带。不是我说,家里的饭菜是真的不好吃。”

蓝湛却没答话,仍看着他的手,道:“你要把它拿去哪里。”

魏婴并未多想便道:“让小师兄他们尝尝呗……”话一出口才惊觉自己好像说错了话,赶紧一把捂了嘴,补救道,“不不,谁都不给。我就放我那儿,收起来。”

蓝湛果然声音凉凉地道:“拿过来。”

魏婴倒不是不肯给他:“你又愿意喝了?你想喝那当然可以给你了。”

蓝湛一字一句道:“我、不、喝。”

魏婴道:“不喝你拿去做什么嘛,”他忽然回过神来,惊道,“你要拿给先生?!”

蓝湛:“……”

魏婴把酒坛抱紧了,后退一步道:“不给!”

他后退一步,蓝湛就往前两步,盯着他道:“拿来。”

魏婴:“我不!”

他无法理解蓝湛为何对一坛酒那么执着。既然蓝湛不喝,那他肯定是要拿回去自己喝的。好不容易攒钱买下来的,要是给蓝启仁发现了,喝不到酒不说,免不了还得被罚,亏大了!

蓝湛不再多说,直接出手来夺。魏婴压根儿没想到他会真的动手,迟疑了一下便失了先机,回过神时那只小坛子已经到了蓝湛的手上。

蓝湛把酒坛往桌上一放,冷着脸道:“回去温书。”

魏婴着急地去够那只坛子:“你还给我!你还给我我就去。”

可无论他怎么动作,蓝湛都像一座铜墙铁壁似的拦在他面前,让他急得跺脚却又无可奈何。

半晌,魏婴耷拉着脑袋道:“好吧,不给就不给。那我走了。”

蓝湛顿了顿,放开了他的胳膊。他刚一松开手,魏婴便直接转身走了,一点儿也不犹豫。可跨出了院门还没走几步,他眼珠一转,又无声无息地从另一头折了回来,悄悄跑到蓝湛的窗子底下。

蓝湛并未察觉到他去而复返,静静地在桌子边站了片刻,便转过身去了。魏婴瞅准时机一推窗子,翻身滚到桌边,胳膊一伸把那坛酒抱进怀里。

蓝湛猛地回头:“!!”

魏婴抱着酒冲他吐吐舌头:“再见啦蓝师兄!”

说罢轻轻一跃翻出窗子外面跑了,没敢去细看蓝湛的表情。

 

30.

魏婴不知从哪儿来的自信,他觉得蓝湛并不会去向蓝启仁告发他。

——事实也是如此。只是,就算蓝湛没去把他偷买酒的事儿捅破,他也因为最近数次迟到,以及“不认真听学”等几条罪状,被蓝启仁勒令去藏书阁抄书。

小师兄们都在上课,魏婴自己一个人在藏书阁抄书,要多无聊有多无聊,开始还能认真抄一抄,没一会儿就坐不住了,东摸西碰起来。

百无聊赖地熬到下学,蓝湛抱着一摞书走进藏书阁的时候,魏婴整个人顿时像被打了鸡血似的兴奋地坐正了,喊道:“蓝湛!”

蓝湛停住脚步,“嗯”了一声,目光淡淡的。

魏婴心想:他难道还在生我的气?

于是丢了笔,从席子上一咕噜爬起来,三两步跑到蓝湛身边去了。

蓝湛把手中的书一本一本放到书架上,被他盯得不得不转过脸去,问:“何事。”

“没有没有,”魏婴摆摆手,十分诚恳地道,“蓝师兄,一日不见,甚是想你。”

“……”蓝湛无言片刻,道,“可抄完了?”

魏婴苦着脸道:“哪儿能呀。那么多,写断手都抄不完的。蓝湛你一会要去哪儿?留下来陪我说说话呗,我好无聊。”

蓝湛虽然还是板着脸,目光中却流露出一点无奈,没有把话说死:“你好好抄。”

魏婴忙不迭地点头,从他话里捡重点:“你答应留下来陪我?”

蓝湛道:“陪你。不说话。”

魏婴:“成啊成啊。不说就不说,嘿嘿。”

蓝湛果真拿了本书坐到他对面,脊背挺得笔直,无声地开始翻阅。魏婴偷偷瞅了他好几眼,赶在他察觉之前飞快地收回了视线,一本正经地提起笔继续写起来。

一炷香时间后。

魏婴两只脚在身后互相磨了磨,试探着道:“蓝湛?”

蓝湛并不作声。

魏婴又道:“蓝师兄?”

蓝湛目光平静地继续看书。

魏婴吹了吹脸颊边滑落的碎发,自顾自地说起来:“蓝湛,好闷呀。你不闷吗?”

蓝湛这一回倒是抬头看了他一眼,语气平淡道:“你又不是第一日来此了。”

魏婴下巴已经碰到了桌子,整个人蔫儿吧唧的:“我知道呀。以前怎么都没发现呢。”

蓝湛只道:“好好写。”

魏婴:“哦……”他慢吞吞地直起身,慢吞吞地提笔蘸墨,慢吞吞地写了一个字,两个字,一句话,两句话……

啪嗒一声。

蓝湛抬起眼睛看去。只见魏婴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手里的笔也掉在了地上。

蓝湛在叫醒他和不叫醒他之间犹豫了片刻,最终低下头继续看书了。那边魏婴枕着自己的胳膊,嘴巴叭咂了两下,还发出了一声无意识的嘟囔。

蓝湛情不自禁地又看了他几眼,伸手过去把他抄好的纸张轻轻拿过来翻了翻。

今日若是抄不完,那只能明日继续了……

蓝湛如是想道,默默地把那几张纸原封不动地放了回去。

 

31.

云深不知处的兔子最近越来越多了。

都是后山的野兔子,什么毛色的都有,平时也没人管着它们,偶尔就会有几只溜进院子里跑到草地上觅食。可看最近这越来越多的架势,倒像是有谁故意捉了回来放在这里的。

蓝湛路过兰室后面那片大草坪的时候,恰好看见魏婴从怀里掏出来几团兔子,一团一团往草地上放。

蓝湛不由得驻足:“……”

那些兔子像是怕极了魏婴,他刚一松手,就蹬着腿忙不迭地四散逃去。

魏婴:“哎哎哎别跑呀!”他连忙伸手去抓,一抓一个准儿,提着一只白兔的长耳朵把它提在了手里。

这只白兔个头很大,在他手中不断挣扎,魏婴笑嘻嘻地恐吓它道:“再跑,再跑今晚就拿你做晚饭了。”

“……”蓝湛心里默默想道,云深不知处禁止杀生。

可兔子显然听不懂人话,四条腿又踢又蹬,险些就从魏婴手里挣下来了。

魏婴道:“好啊!看我怎么……!”他倏地站了起来,环顾四周,没找到合适的地方,最后干脆将那只兔子往自己脑袋上一放。

此举的确有效。白兔立马惊吓过度地紧紧扒紧了他的头发,缩成了瑟瑟发抖的一团。

魏婴得意洋洋地抱着胳膊:“嘿嘿你还跑不跑!”

蓝湛终于看不下去了,喊了他一声,走了过去。

魏婴闻声回头,眼睛亮晶晶地喊了声“蓝湛!”,却忘了头上还被他放了只兔子,这一突然动作,吓得那只兔子整个身子都伏了下去。

魏婴哎哟一声:“别扯我头发!”

蓝湛也不由得往他头上看去。结果那只兔子趴成毛绒绒一团看不真切,只剩一对长耳朵还竖着,乍一看,简直就像是魏婴头上长了一对兔子耳朵。

蓝湛被自己不切实际的想法惊到,目光忍不住在他头上多停留了片刻。

偏偏魏婴还毫无自觉地一歪头,有些奇怪地问:“什么事呀蓝湛?”

头上的兔耳朵也随着他的动作轻轻一抖。

蓝湛:“……”

蓝湛:“无事。”

当晚蓝湛就做了个奇怪的梦。

梦里的小魏婴又翘了课跑去后山玩,蓝湛被叔父派出来“捉拿”他,抬眼就见白团团的小少年趴在白团团的兔子堆里,完美地融为了一体。

他想去拉他却没地儿下脚,只能站在兔子堆旁出声喊道:“魏婴?”

草地上的小少年抬起头来,脑袋上竖着一对儿毛绒绒的兔子耳朵,雪白而粉嫩。

蓝湛:“你……”

魏婴站起身向他跑过来,头上的兔子耳朵俏皮地晃了两下。

只听他没头没尾地问:“蓝师兄,你要不要摸摸看?”

蓝湛:“……”他想说不,可梦里的自己已经不由分说伸了手去,在那对长耳上轻轻捏了两下。

绒毛一点儿也不扎手,软软的,还很温暖。

魏婴眼睛眨了眨,又继续道:“还有尾巴呢,要不要也摸摸?”

蓝湛:“……”

他不受控制地垂下眼睛,看见魏婴白色的衣衫后面的确坠了一团白乎乎的毛球……

蓝湛一下子惊醒了。


TBC


==========

都怪首页,我满脑子都是兔兔


评论(45)

热度(2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