泠依惜

遇到我,有没有觉得相见恨晚?
微博@泠依惜
lof看不到@,有事评论或者私信

【忘羡】少年羡究竟是怎样一种可爱的存在??(上)

参与讨论的嘉宾有:大叽,小叽,小羡。

【蓝湛=小叽,蓝忘机=大叽】


=======

 

魏无羡在藏书阁抄书时不小心睡着了,一觉醒来睁开眼睛,看到面前坐着两个人。两个人一样的衣服,一样的抹额,一样的表情,不一样的尺寸(...),不太一样的眼神。

魏无羡:“???”

一个是蓝小湛,一个是蓝湛。

 

 

*好别扭啊果然还是叫蓝湛和蓝忘机好了。

 

 

虽然蓝湛也很有意思,但,魏无羡表示果然还是对莫名其妙突然出现的蓝忘机更感兴趣。

于是魏无羡把垫子从蓝湛面前挪开了,搬到了蓝忘机面前。

蓝湛握笔写字不动声色,抬起眼皮平静地看了他一眼。

魏无羡:“你是蓝湛?……二十年后的蓝湛?”

蓝忘机:“是。”

魏无羡:“哇那你怎么回来的?法术?还真是什么法术都有啊!哎不行,我果然还是不相信,我怎么知道你不是蓝湛搞出来唬我的。”

坐着也中枪的蓝湛笔顿了一下:“……”

魏无羡:“这样吧,你把手伸出来给我摸摸看。”

蓝忘机果断道:“好。”

他想也不想就把手伸到魏无羡面前。

魏无羡愣了愣,眨巴了两下眼睛。但是旁边的蓝湛显然比他更惊讶,皱着眉头看向“自己”。

蓝忘机在两道视线中不为所动:“摸吧。”

“……哦。”不摸白不摸。魏无羡于是摸了摸,是真人,皮肤温暖柔软,感觉好极了。

蓝忘机也是这么想的。

 

魏无羡:“好吧我暂时相信你了。”

蓝忘机:“嗯。”

魏无羡身子往前倾了倾,一只手挡在嘴边,小声道:“那我悄悄问你个事儿。你有没有……道侣啊?”

蓝忘机:“有。”

魏无羡“哇”了一声,瞟了一眼蓝湛,被后者瞪了一眼,又问:“长得好不好看?贤不贤惠?武功厉害吗?”

蓝忘机:“好看。贤惠。厉害。”

魏无羡更大声地“哇!”了声,眼睛控制不住地在两个人身上来回瞟,自言自语道:“天哪,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蓝湛本着不随意插话的原则忍了半天,现在终于忍不住道:“无聊!”

魏无羡哈哈道:“那我就放心了。看蓝湛这个样儿,我真的好担心呀!”

蓝湛:“不必!”

魏无羡语重心长道:“蓝湛,你看看你,跟我说话从来都不好好说,整天都‘不’字开头。动不动还说我‘无聊’,有时候干脆不理我了……啊你还会禁言我!简直太过分了!”

蓝湛:“……你!”

蓝忘机忽然道:“禁言,我给你解。”

魏无羡:“……?”

蓝湛:“……!!”

 

 

于是,这个——不会不理人不会说他无聊还会给他解禁言的蓝忘机一下子就把魏无羡的好感度刷满了。

他还说要帮魏无羡抄家规。

魏无羡本就在飞升边缘,闻言瞬间好像双脚重新稳稳着地,简直恨不得立刻就和他体验一把红尘三千弱水一瓢...通俗点讲,就是以身相许。

蓝湛真的看不下去这两个人了,由于某些不可抗因素他没法拒绝“自己”,只能冷冷地对魏无羡道:“若是有人帮你,那就再多抄几遍!”

魏无羡不服道:“是他要帮我抄的怎么还怪我了?你讲不讲理?其实你们根本不是一个人吧怎么性格差这么多的?蓝湛你好好想想,除了你哥哥你在外面还有没有什么失散的……”

蓝湛:“……滚!”

魏无羡:“???第二次了蓝湛,你第二次对我说‘滚’了!你的第一次给我就也罢了,第二次第三次也要?哎那我可受不起啊。滚是吧,好好好我滚我滚,不用抄了对吧,我滚了啊!”

魏无羡边说边后退,一闪身就滚到门外边的去了。

留下蓝湛坐在桌边和“自己”面面相觑。

蓝忘机不为所动甚至微微笑了一下。

蓝湛:“……”

他好气啊。真的好气啊。

 

魏无羡翻墙出去买酒,刚迈出去一条腿就被蓝忘机发现了。

魏无羡一惊:“我错了我马上回去蓝湛你什么都没有看见……”

蓝忘机:“我与你同去。”

魏无羡:“……嗯?”

蓝忘机摸出自己的通行玉牌:“用这个,一起出去。”

魏无羡只犹豫了一个眨眼的功夫,眉开眼笑地从墙头上跳下来了。跳下去的瞬间他甚至看到蓝忘机好像张开了胳膊似乎想去接他,受宠若惊地赶紧自己站稳了,抬头一笑就把刚才那点惊讶给忘了。

他想去勾蓝忘机的肩膀,但,身高差不允许。不过他也不介意,和蓝忘机并肩走到一起,叽里呱啦地说了一堆话。

魏无羡:“哈哈我还是不太相信你就是蓝湛。怎么变化这么大的?嗯说是变化大其实也没多大变化……?真是奇怪。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天大的事?”

蓝忘机道:“天机。”

魏无羡一挑眉:“……不可泄露?哎呀真没意思。算了,你不想说也罢,咱们买酒去!你喝不喝?陪我一起?”

蓝忘机:“好。”

于是两个人在宵禁时间光明正大地走出正门下山去了。

不远处目睹了全程的蓝湛皱着眉头攥紧了手中的避尘剑。

 

魏无羡头痛欲裂地被人从床上拉了起来。

“哎哎哎哎干嘛呢干嘛呢!”他一边揉脑袋一边把手甩开了,定睛看了好一会儿才辨认出来人。

“……蓝……小的那个蓝湛?”

这才几天,“蓝湛”都已经不是指他了!蓝湛瞪他的目光更冷了。

魏无羡脑子还转不过来弯,迷迷糊糊地问:“今天不是休学吗,你来做什么?”

蓝湛道:“抄书。”

魏无羡一下子清醒了:“还抄?!前几天不就抄完了吗?!”

蓝湛面无表情道:“昨天你又犯禁。”

魏无羡辩解道:“分明就是‘你’和我一起下去的!”

蓝湛道:“我没有!”

魏无羡:“你有!”

蓝湛不再和他多费口舌,掐着魏无羡手腕用力一拉就把他拖着走了。魏无羡一路大呼小叫,蓝湛回头狠狠一瞪他,叫喊声就变成了呜呜声。

蓝湛把他拖进藏书阁按在书案边,把门窗都关好了才坐回来,像是防着什么人似的。

蓝湛坐在他对面,哗啦摊开一沓纸张。

魏无羡感到唇上一轻,禁言被解开了。但他反而不想抗议了,盘腿坐在地上气鼓鼓地瞪着蓝湛。

蓝湛终于没法无视他,抬起眼睛看了看,结果一眼正好看到他手腕上的一道淡淡的红痕子,应该是刚才被自己勒出来的。

魏无羡注意到他的视线,故意伸手在那道痕子上揉了揉。

蓝湛:“……疼?”

魏无羡向他挤眼睛:“疼啊!疼死了!”

蓝湛想了想,干巴巴地道:“……一会就不疼了。”

魏无羡:“……哦。”



TBC


下篇点这里


===
不要在评论讲别的文好吗.....

评论(98)

热度(34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