泠依惜

遇到我,有没有觉得相见恨晚?
微博@泠依惜
lof看不到@,有事评论或者私信

【忘羡】唯一 7

如果九岁那年捡回魏无羡的是蓝忘机。

#论乖小孩如何一步步长歪成坏小孩#

其实只是露出原形吧

蓝启仁:只怪当年看错了人。


其他章节:1  2  3  4  5  6


==================

25.

这天,魏婴一大清早被派去和他的小师兄一起下山跑腿。小师兄大他几岁,很照顾他,自己去做事,让他先去旁边的食肆吃点东西垫垫肚子。

魏婴点了几碟小菜和两碗粥,放着没吃,坐在桌边等。他看见旁边一桌坐了两个戴着斗笠的人,他们桌上没多少菜,店小二却给他们拿了一个大坛子。

戴斗笠的中年人从那坛子里倒出透明的液体,哗啦啦地装了一满碗。魏婴好奇地伸长了脖子,鼻尖动了动,嗅到了从碗里传来的醇香气味。

他上前招呼问:“劳驾,二位侠士喝的这是?”

中年人也是个爽快不拘小节的,看魏婴一双眼睛写满了好奇,也不多说,干脆把碗直接往他面前一推,道:“你且试试便知!”

魏婴大大方方地道了谢,接过碗喝了一口,霎时一股辛辣的香味冲入喉咙,陌生的感觉火烧似的跳跃在舌尖,刺激又爽快,他几乎是瞬间便爱上了。

魏婴道:“好东西!”

旁边另一人哈哈大笑:“小兄弟倒是个识货的,这‘天子笑’啊,独姑苏酿得好……”

魏婴心道,原来这就是“酒”。看这模样平平无奇,竟有如此人间绝味!

他算了算兜里还剩下的钱,估摸着能买一小坛这样的好东西带回去跟蓝湛分享。

一同下山的小师兄办完事回来了,看到他怀里抱着的酒坛,惊讶地道:“你快把它放下!绝不可带回去!姑苏蓝氏弟子禁酒的!”

魏婴眼珠一转,突然想起那冗长家规之中好像的确有那么一条——云深不知处禁“酒”。

真是奇怪,这么好的东西竟也要禁。这个不让那个不让的,人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魏婴嘴上答应着小师兄,背地里悄悄把酒坛子藏了起来。

他心想,既然禁酒,那蓝湛肯定是没有尝试过了。这太可惜了。一定要让他尝尝,若他实在不喜欢……到时候再扔也无妨。

 

26.

回去时学堂还没下学。魏婴好容易名正言顺地逃了一次蓝启仁的课,自然要逃个彻底。抱着酒坛躲回了他的房间里,打算等会儿下学后再去找蓝湛。

小酒坛上贴着红纸,写着龙飞凤舞三个字,天子笑。魏婴趴在桌上盯着看了一会儿,越看越觉得那三个字分明就是在诱惑他赶紧去喝。

带半坛子给蓝湛尝尝就行了吧……

魏婴想着,吞了吞口水,把酒坛的封口拆开了。清澈的酒液静静地盛在坛中,他期待的眼神晃动在水面上。

魏婴双手捧起酒坛,小心翼翼地喝了一口——就像忽然打开了哪里的开关,原本是浅尝辄止的一口,当那醇美的液体沿着喉咙流淌进胃里,魏婴忽然觉得,别的什么都不重要了。

他咕咚咕咚喝完了一整坛,一滴都没剩下,一张小脸很快变得红扑扑的,酒坛在手里晃了晃,没拿住,掉在地上碰地摔碎了。

魏婴歪着头,看着一地碎片,一时有点反应不过来。

他好像忽然想起了什么。在很久很久之前的某一天,他小小的身子被抱在一个美丽女人的怀里,旁边的男人手里端着的东西似乎就是这个模样的。头顶是一轮黄澄澄的圆月,空气中弥漫着桂花的清甜。

 

27.

“蓝湛!蓝湛!蓝师兄!”

蓝湛坐在藏书阁二楼窗边看书,忽然听到有人在楼下大声喊他,心中微微一惊。

他从窗口探出头往下看,只见魏婴站在楼下,向他挥舞着两条胳膊。

蓝湛下意识一皱眉,用一个正好能让他听清的声音道:“不得喧哗。”

魏婴动作夸张地把手放到耳朵上,喊得更大声了:“你说什么——我听不见——”

蓝湛眼皮一跳,心道再这样下去怕是要把叔父引来,到时候魏婴肯定少不了挨一顿骂,便赶紧道:“你上来说话。”

魏婴道:“哦——”却站着没动,左看看右瞧瞧,最后目光落在窗下种着的那棵玉兰上。茂密的枝叶正正好好舒展到二楼的窗子旁。

魏婴后退了几步,突然发力前冲,再蓝湛不明所以的目光中三两步踩到树干上,足下轻点借力,迅捷无比地爬上了树梢。

蓝湛:“?!”他大概从来没在云深不知处见到有人做出这样出格的动作,一时惊得呆了。

魏婴稳稳地站在树枝上,轻轻巧巧地一翻身,直接落进了窗子里。玉兰的叶子被带了两片进来,从他身上飘到蓝湛的书案上。

离得近了,蓝湛才发现魏婴的模样似乎有点不正常。眼睛半眯着,脸颊上泛着两坨暖红,嘴角一抹笑容比平日里更深了三分。

他敏锐地嗅到了对方身上的味道,蹙眉道:“魏婴,你喝酒了?”

魏婴笑嘻嘻地看着他:“是啊,怎么了,不行吗?”

蓝湛道:“云深不知处禁酒。犯禁该罚。”

魏婴歪了歪脑袋,额前的头发歪到了另一边,仍笑着道:“好啊。师兄想怎么罚我呀,倒立还是抄书?”

“……”蓝湛道,“你先去醒酒!”

魏婴瞪着眼睛:“我现在就很清醒!”

蓝湛:“……”

魏婴道:“蓝湛,你还没喝过吧?你们这的‘天子笑’,真的是……不喝实在是浪费!浪费!”他突然凑近过来,双手按着蓝湛的肩膀,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蓝湛,下次我带你一起去喝,好不好?”

蓝湛被他半个身子压着,一个“不”字脱口而出,剩下的半句话却莫名其妙地在喉咙里梗了好久,半晌才完整地道:“不好!”

魏婴委屈巴巴地扁嘴:“你怎么这样,我不跟你说话了。”

“……”

说完,魏婴竟真的重新走向了窗子,在蓝湛没来得及伸手去拉他时纵身一跃,跳到了那棵玉兰树上,三两下溜回了地上,转眼就跑不见了。

只留下蓝湛一个人还怔怔地站在窗口。

 

28.

魏婴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

他揉揉眼睛从桌子上爬起来,盯着地上一堆碎片眨了好几下眼睛,猛地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坏了坏了,他今天都做了些什么?!

魏婴懊恼地抓耳挠腮。明明是要拿好东西给蓝湛尝尝,他怎么自己不小心给喝完了呢?喝完了就觉得人轻飘飘的,脑子里暖烘烘的,分明手脚还是他的手脚,做的事情却好像不受他控制了。

但他还清楚地记得自己当着蓝湛的面爬上了藏书阁外的树,叽里咕噜说了一会话,又把他撇下来,自己一个人跑了!

坏了坏了坏了,蓝湛这下肯定生气了!

魏婴急得在房间里来回踱步,估摸着时间,亥时早已过了——他却觉得根本就等不到第二天天亮,他得现在就去找蓝湛认错才行!

魏婴摸黑溜出了房间。这段时间以来他早就把云深不知处每一个角落都摸透了,轻车熟路地避开了巡夜的弟子,七拐八拐地来到了蓝湛的房间前。

心里知道是知道,来却是第一次来,魏婴蹑手蹑脚地站在屋子前,不由得有点紧张,深呼吸了好几下才平静下心情。

他抬起手轻轻扣了三下门,小声道:“蓝湛,你睡了吗?”

静悄悄的,没有人回答。

魏婴又小声地唤了句:“蓝……师兄?”

依然没有人回答。

魏婴等了一会儿,理了理衣摆坐了下来,背倚着门板,两条胳膊抱着膝盖。

他寻思着既然蓝湛睡了那也没办法了,只能等明天早上……

不料,他一个念头还没转完,只听吱呀一声,身后的门忽然被打开,他一下子失了平衡猛地向后倒去,嘴巴一张就要惊呼出声——

只穿着中衣的蓝湛眼疾手快地伸出手捂住了他的嘴,把那声惊呼堵回了喉咙里。同时一手扶住了他的肩膀,没让他后脑勺直接砸到地上。

魏婴半靠在蓝湛身上,一双水灵的眼睛眨巴了两下。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半天,蓝湛终于反应过来,松开了手,话音里透着几分无奈:“你半夜不睡觉,过来干什么。”

魏婴坐在地上没起来,仰着脸看着他道:“来跟你道歉。我错了。”

蓝湛微微一愣,想起白天的事情,脸上稍纵即逝地闪过一丝让人看不懂的神色。魏婴一看更加紧张了,却听蓝湛道:“我没有生气。”

魏婴怀疑道:“真的?”

蓝湛道:“真的。”

魏婴不依不饶道:“可你明明还说要罚我。”

“……”蓝湛道,“以后不许犯了。”

话音刚落,魏婴的眼睛一下子亮了。

蓝湛皱眉:“你可听见?”

“啊,”魏婴满脸喜色,点头如捣蒜,“知道知道!嘿嘿嘿!”

蓝湛只当他是因为不用被罚而高兴,就也没再多问,催他赶紧回去睡觉,明天早上还有课。

魏婴于是颠儿颠儿地起身走了。

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得意可不只是因为这回不用被罚了,而是他终于意识到,蓝湛这块在小师兄们口中油盐不进的石头,是真的被他撬开了一条缝。


TBC

 

 ======

给所有的有生之年统一回复一句嘤嘤嘤QAQ


评论(108)

热度(18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