泠依惜

遇到我,有没有觉得相见恨晚?
微博@泠依惜
lof看不到@,有事评论或者私信

霸道二少的疯癫小逃妻

原著向一个正经段子=w=

哈哈哈广播剧新的小剧场太阔爱了!


=========


亥时早已过了。

几番辗转后,魏无羡蹑手蹑脚地从榻上下来,摸到窗边把窗户推开。上了年纪的木头发出一道闷闷的“吱呀”声,惊得他瞬间汗毛倒竖,猛地回头望向门边——好在,那里仍是静悄悄的,并没有什么人破门而入。

魏无羡放下心来,心中愤愤不平道:想当年我夷陵老祖也是个呼风唤雨的主儿,重返人世没闹他个不得安宁便也罢了,竟还落至如此境地!真是岂有此理,岂有此理!

他心里一边骂,一边小心翼翼地把窗户推开到最大,仰起头看了看天。

今夜月黑风高,着实适合……跑路。

此次他“被迫”与蓝忘机一同出来,中途已经尝试逃跑了好几次,每次都故意往人潮拥挤的地方走,意图趁乱与蓝忘机“走散”。谁料每每都能被他从人堆里一把揪出来拉到身边,那张冰山脸上表情波澜不惊,好似真的只是单纯怕人走丢了似的——反而看得魏无羡心惊肉跳。

他动作娴熟地跃上窗台,像只黑猫似的轻飘飘地踩在屋檐上,没有发出一点儿声响,动作敏捷地几个起落,停在空无一人的长街上,再回头时,客栈的房间已经被他远远地抛在身后了。

这下魏无羡胆子大了,背也挺得更直了,拍了拍手上的灰,心中无不得意地道:这世上有什么事能难住我?就凭区区一个蓝忘机还想把我怎么样?再见咯蓝湛,我可不信这回你还能……

他无意中抬眼瞥到街角,顿时愣住了。

后来魏无羡想,他之所以总是逃不掉,可能就是因为这时候高兴得太早了。

“区区一个蓝忘机”从长街的拐角处走出来,唯一一盏还亮着的街灯将他的影子拉得长长的。

刚才还春风得意的魏无羡一下子傻了眼,就像一个突然被拔了发条的人偶一样一动也动不了了。

蓝忘机衣衫整齐,面色沉静如水,怎么看也不像一个匆匆从床上爬起来追他的人。他向魏无羡一步一步走过来,一只手按在避尘的剑鞘上,看上去竟一点儿都不着急。

魏无羡吞了吞口水,看着蓝忘机慢慢地走近,下意识后退了一步,体内暂时静止的血液好像突然在此时重新流淌了起来,他瞬间转身发力,向相反的方向飞快地逃去!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怎么可能?蓝湛他不睡觉的吗?!

魏无羡心里咆哮得惊天动地,脚下生风似的一个劲儿地往前冲,谁料下一个瞬间他眼前便忽然出现了一个高大的白色身影,像堵墙似的拦在他面前,他根本来不及躲闪,一下子撞了上去。

“哎哟!疼疼疼疼疼!!!”

魏无羡直直撞在蓝忘机胸口,撞得脑门痛鼻子也痛,刚抬起手想揉一揉,那只手就被死死抓住了。

魏无羡大叫:“疼!!”

闻言,蓝忘机略微放松了力道,却仍牢牢抓着他。

魏无羡像个泄了气的球,眉毛都耷拉下来,弱弱地道:“含光君,你晚上不睡觉的吗?!”

蓝忘机看他一眼,也不答话,松开他手腕,单手拎起他衣衫后领,不由分说便往回走。

魏无羡无论如何也挣脱不开,被他提得一路嚷嚷:“别别别!!含光君,咱们有话好好说!你先放我下来,我自己会走!”

蓝忘机根本不松手,目视前方,平静道:“放开你,你就跑了。”

魏无羡心说我跑得掉?!我跑得掉我早就跑了!继续苦着脸道:“不,我不跑,真的不跑,以后都不跑了,含光君那么厉害,我……唔唔唔——”

也许是嫌他太聒噪,也许是怕他扰民,蓝忘机一不做二不休,干脆禁言了他。

长街一下子恢复了寂静,只依稀能听到脚步声。

魏无羡彻底没辙了,认命地被蓝忘机提在手里往客栈拖,也不挣扎了,抬起刚才被蓝忘机抓过的手腕揉了起来。

他低头一看,手腕上一圈淡淡的红痕,已经开始消退。

魏无羡翻了个白眼,心想:蓝湛刚才究竟是使了多大的劲儿?!

 

 ====

大家快去听哇!

评论(40)

热度(16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