泠依惜

遇到我,有没有觉得相见恨晚?
微博@泠依惜
lof看不到@,有事评论或者私信

【忘羡】三伏

原著向。

热,但很甜。

【应该不会被屏蔽..吧?


=========


云深不知处坐落山中,本就比别处更加凉快些,只是不知今年夏天是怎么了,天气格外闷热,层叠如海涛的茂密绿林也不能将热浪完全阻挡,暑气蒸得人头脑昏沉,全身上下都懒洋洋的。

魏无羡头枕在蓝忘机腿上,手指上缠着自己那截发带有一搭没一搭地甩,口中喃喃道:“热……”

他顿了顿,见蓝忘机似乎没打算接他的话,这才自己接下去道:“死了。”

蓝忘机放下书伸出手,拨开他的头发摸了摸他的额头,掌心之下皮肤干爽,一滴汗也没淌。

蓝忘机道:“心静自然凉。”

魏无羡苦着一张脸:“你离我这么近,叫我怎么心静?要不,我自个儿到一边去待着静一静?”

他说完便作势要起身,蓝忘机却眼疾手快地把他的手腕抓住了。

他道:“不许。”

魏无羡一点儿也不意外,得意地冲他勾起嘴角,道:“二哥哥,热。”

蓝忘机不着痕迹地在他手腕上捏了两下,掌心灵力的光芒悄然流转,二人皮肤相触的地方便升起一股舒适的凉意,像山泉水似的温柔地流淌过手心,又缓缓地向四肢百骸蔓延开去。

魏无羡感到十分新奇地眨了两下眼睛:“还可以这样?!”

蓝忘机道:“还热吗。”

“不热了不热了。怪不得我以前就总觉得好像光是靠近你都能更凉快些?”魏无羡往回抽了抽手,没抽动,“……咳,你先停一停。”

他脑袋里也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眼神一时有些飘,蓝忘机也没多问,收住灵力,轻轻松开了手。

魏无羡摩挲着自己的手腕,仿佛十分贪恋刚才那阵凉意似的,顿了片刻,没事人儿一样笑道:“百年松怎舍得作柴烧?其实我这个人一点不挑的,吃点冰就不热啦。”

云深不知处没有冰点,倒是有冰镇的西瓜。蓝忘机让魏无羡稍待,亲自去厨房切了半个瓜,整整齐齐地码在盘子上端过来,底下还铺了一层厚厚的冰。

魏无羡盘着腿坐在地上,瞧见那分外水灵的鲜红瓜瓤便眼睛一亮,蹭地从地上蹦起来,抱住蓝忘机的脖子亲了一大口。

蓝忘机先取了一片递给他,这才把盘子放在桌上。魏无羡接过西瓜,卡擦一声掰成大小均等的两块,在其中一块上咬了一大口,又把另一块举到蓝忘机嘴边。

蓝忘机低下头,就着他的手轻轻咬了一小口。

魏无羡嘴里的西瓜还没咽下去,先口齿不清地称赞开了:“好吃!太好吃了!跟别的地方的味儿就是不一样!”

蓝忘机问:“哪里不一样?”

魏无羡歪头想了想,边回忆边道:“吃着更脆些,汁水也多。以前我们那儿的瓜瓤是沙的,各有各的好吧。嗯,还有……”他突然抬起眼睛看过来。

蓝忘机:“嗯?”

魏无羡把手里的西瓜又往前递了递:“你别光听我说话,也吃啊。”

蓝忘机便依言拿了过去,又咬了一小口。

“噗,”魏无羡笑道,“看你这斯文的。西瓜就是要大口吃才过瘾嘛。”

蓝忘机看着手里的西瓜犹豫了片刻,似乎在思考如何以“大口”而不失文雅的方式正确地品尝这种食物。

魏无羡哈哈大笑:“算了算了,不逗你了。”他勾勾手指,“过来,我告诉你姑苏的西瓜还有什么好。”

蓝忘机便向他更加靠近了点。

魏无羡仰起脸,嘴唇微动,忽然贴上了蓝忘机的嘴角,探出舌尖飞快地一舔。

蓝忘机:“……”

坏事得逞的魏无羡已经飞快地缩回了脖子,笑嘻嘻地道:“嗯,不是我的错觉,是要更甜一点。”

蓝忘机:“……”

魏无羡:“我说的对不对?”

蓝忘机浅色的眸子注视着他,忽然伸出手把人一把捞了过去,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轻轻地在他下唇上咬了一口,模仿着他方才的动作,舌尖一卷。

魏无羡:“?!”

蓝忘机放开他,道:“对。很甜。”

魏无羡:“……”

 

不管怎么说,西瓜的确是很好吃。

缓过神的魏无羡风卷残云般解决掉了那盘切好的西瓜,舔着指尖意犹未尽回头再去看蓝忘机,发现他耳朵尖竟还是有点儿泛红,心里不由得好笑。

他伸出手在他眼前晃了晃:“蓝湛,还害羞呢?”

蓝忘机转过头,一脸淡然地道:“没有。”

魏无羡道:“那就好。”他扯了扯自己本就系得十分松散的衣襟,锁骨上几点红痕一览无余,本人却毫不自知,继续道,“我刚想了想。消暑圣地嘛,也不难找,这边不就有一个?”

蓝忘机向他投来询问的眼神。

魏无羡认真地道:“冷、泉。”

蓝忘机下意识便道:“冷泉并非……”并非是作消暑之用。只是他话音未落,魏无羡就像未卜先知了似的抢先开了口,耍赖道:“我热,热得受不了,热得要昏过去了。蓝湛,泡个池子而已,你竟然忍心拒绝我?”

“……”蓝忘机妥协道,“依你。”

 

冷泉之畔,修竹林立,兰草丛生,果真比别处更加凉快些。

魏无羡一边腹诽这么好的地方竟不用来避暑,白放着浪费,当真是暴殄天物,一边蹲在白石上探出手试了试水温——因为天气实在太过炎热,泉水不像平日里那般冰冷刺骨,摸起来反倒更加舒适了些。

魏无羡喜道:“正好正好!”三下五除二便脱了衣服,胡乱扔在地上,就要往泉水中跳。

蓝忘机弯腰捡起他随手丢了一地的衣服,“先别……”二字刚说出口,那边就传来一阵惊天动地的水声,是魏无羡整个人跳了进去,溅起了一大片水花。

蓝忘机:“……”

魏无羡从水中探出头来,兴奋道:“哇太舒服了!凉快凉快!蓝湛你也快点下来!”

蓝忘机:“……”

他把衣服整整齐齐地叠好放在白石上,走到泉边,道:“你这样突然跳进去,身体难以适应水温。”

魏无羡无所谓地摆摆手:“没事,我早就习惯啦!你们家冷泉我没泡过十次也有八次了……哎哟怎么好像是有点冷。”

原来,靠近水面的地方的确是温度高了些,但那之下的泉水仍是冷得刺骨,魏无羡刚才被太阳晒得浑身发烫,现在不自觉冻得狠狠一个哆嗦。

蓝忘机赶紧向他伸出手道:“还是先上来……”

魏无羡扑腾了两下,依言抓住蓝忘机的手,却没乖乖让他拉上去,而是抢在蓝忘机使力之前把人往自己的方向一拽——

蓝忘机脚下一个踉跄,在水边堪堪稳住了脚步,没有真的跌进水里——魏无羡使的力气并不大。

魏无羡甩甩头发上的水,嘿嘿笑道:“已经不冷了,蓝湛你可别小看我。来来来,你也快下来。别愣着啊,脱衣服脱衣服。”

蓝忘机无奈地摇了摇头,唇角几不可察地勾了一下。

魏无羡很快就完全适应了水温,舒舒服服地靠在白石上,只觉浑身暑气都被冲了个干净,清爽极了。

蓝忘机站在他身边,半个身子没在水中,湿漉漉的长发拢起垂在胸口,几滴水珠凝在胸口白皙的皮肤上,沿着优美紧实的肌肉线条滑落下来,日光与竹影粼粼洒在水面,将水下的情状打碎得模糊一片,只依稀可见温润的颜色。

魏无羡吞了吞口水,心道古人诚不欺我,心不静果真是无论如何也凉不下来的。

他忽然道:“蓝湛。”

蓝忘机望向他:“怎么了。”

谁料他才刚一转过头,魏无羡就掬了一捧冷水向他身上泼去!

蓝忘机反应极快侧身避开,魏无羡却也像早有准备,另一只手同时在水面上用力一划,水花直冲着蓝忘机躲避的方向而去,哗啦一声泼了个正着。

蓝忘机:“……”冰凉的水珠不住地沿着他的脸颊往下淌。

魏无羡把手拍得啪啪响:“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怎么样!!”

蓝忘机:“不怎么样。”

他出掌在水面上飞快地一拍,几道光芒闪过,溅起的水花仿佛有了自我意识似的,全向魏无羡身上蹿过去。魏无羡“哎呀”一声,边笑边躲,竟还真给他躲过去大半,百忙之中还不甘示弱地出手反击。

你来我往闹了几个回合,蓝忘机终于忍不住了,伸手去抓他,魏无羡哈哈哈地退了两步,被一把按在泉边的白石上。

蓝忘机好看的面庞压过来,魏无羡倏地一指点在他嘴唇上,眉毛一扬,道:“哎——慢着慢着。蓝湛,你该不会忘记这是哪儿啦?”

蓝忘机仍是目光沉沉地盯着他,面上表情却瞬间松动了。

魏无羡的食指指尖离了他的嘴唇,滑到下巴上,又顺着修长脖颈往下摸,轻轻戳在对方精致的锁骨上。他故意压低了声音道:“难不成……蓝湛你不止想和我在藏书阁……还想在这里……?那是不是也考虑过后山那片都是兔子的草地……?”

“……”

“那你有没有想过啊,”魏无羡眨眨眼睛,继续不知死活地引诱道,“万一忽然有谁来了……”

蓝忘机一把捂住了他的嘴巴,不让他继续说了。

魏无羡笑得眼睛弯弯的,喉咙里含糊不清地咕哝了几声。

蓝忘机按着他肩膀,几乎是狠狠地道:“你的错!”

好嘛,我的错。魏无羡坦然接受了,在水底下踢了踢蓝忘机的小腿。

 

当然最后不可能真的就在这里发生什么。

魏无羡被胡乱裹上衣服提溜着后颈扔进静室的时候,恍然觉得这一幕似曾相识。

窗外蝉鸣聒噪,暑气蒸人,魏无羡热得淌了一身的汗,深觉这冷泉啊,也是白泡了。

 

晚间醒来的时候,热意好像总算退下去些许。魏无羡懒洋洋地翻了个身,不出意外地听见自己肚子咕咕地叫了两声。

也不知是什么时候了……他想。

胡天胡地完之后总是很饿,更何况是胡了再胡,胡了再胡……

静室的门被推开,蓝忘机提着一个食盒,很是时候地出现在屏风之后。

“蓝湛!……哎哟。”

魏无羡下意识就想跳起来给他来一个拥抱,奈何心有余而力不足,光是撑着床榻坐起来好像就已经无比艰难了。

蓝忘机递了一杯水过来。魏无羡睡过去之前嚷得嗓子冒烟,赶紧就着他的手一口气喝完了,这才畅快地呼出一口气。

蓝忘机放下茶杯,打开食盒。魏无羡好奇地伸长脖子瞅,只见里面装了两三碟素色小菜,一样用冰块冷着,看着就很清凉爽口。

魏无羡故意找茬道:“没有辣的?”

蓝忘机看他一眼:“今天吃点清淡的。”

魏无羡一脸无辜的笑:“含光君手下留情点儿,咱们今晚就可以吃辣的了。”

“……”蓝忘机顿了顿,移开了目光,道:“自食其果。”

求仁得仁的魏无羡愉快地接过他的清粥小菜,捧在手里坐在榻上便吃了起来。直到云深不知处伙食特有的诡异甜味在他嘴里一点点地蔓延开来,他的眼神才幽怨了几分,想放下筷子抗议,蓝忘机却把他的手按住了,不容置疑道:“吃。对身体好。”

“……”

的确是求仁得仁了。

蓝忘机又道:“吃好了去沐浴。”

魏无羡一个抬头:“你给我洗?”

蓝忘机:“……你自己洗!”

魏无羡:“……哦。”

须臾,他又道:“不行,我太累了,胳膊都抬不起来。你真的好狠呀,含光君。”

蓝忘机:“……”

魏无羡捧着粥碗笑得肩膀都在颤抖。

蓝忘机扶住他的肩膀,道:“食不言。好好吃饭。”

魏无羡终于不再作妖,笑道:“好好好。”

 


评论(101)

热度(3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