泠依惜

遇到我,有没有觉得相见恨晚?
微博@泠依惜
lof看不到@,有事评论或者私信

【忘羡】【轩离】路人男主和背景板CP(上)

一个不一样的校园恋爱小故事(心)
.
.
=========
.
.

一.
金子轩最近越来越怀疑,江厌离是不是跟她那个干弟弟有一腿。
毕竟……他俩又有没有真正的血缘关系,不犯法。何况魏无羡人长得帅(虽然他不愿意承认),成绩好,性格开朗,声音好听还会说话,最重要的是,人家天天同处一个屋檐下啊!近水楼台先得月啊!就算在他心里魏无羡最多只能算只猴子。
于是某一天,金子轩在校门口把江厌离拦了下来,眼神意有所指地往不远处推着自行车的魏无羡身上瞟,先咳了一声清清嗓子,意味深长地说:“江同学,这孤男寡女的,要注意影响啊。”
江厌离不明所以地愣了愣,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这才明白过来,笑着说:“你误会了。阿羡只送我到车站而已。”
金子轩很奇怪:“你俩不是住一起吗?”
江厌离摇摇头:“现在不是了。”她还想说话,魏无羡已经推着自行车风风火火地冲了过来,脚下没刹住差点撞到金子轩身上。
金子轩匆忙闪开,骂道:“魏无羡你长不长眼睛?看不到这里有人?”
魏无羡稳住车把手,轻蔑地一抬眼:“人?哪儿呢?”
江厌离垂着眼睛抿着嘴,轻轻地往他后座上一坐,魏无羡帅气地抬起长腿跨上车座,一阵风似的跑了。
自行车没有尾气,却呛得金子轩简直无法呼吸。

二.
午饭时间,金子轩少爷端着他十分接地气的外卖盒子想,江厌离做菜应该很好吃吧。
江澄和魏无羡的午饭都是从家里带的,他曾经听到过一耳朵,魏无羡在排队用教室办公室的微波炉的时候跟同学夸耀他姐姐给做的便当是如何丰盛。
他同班的聂怀桑最近沉迷手游氪金不可自拔,每天只能换着口味吃康师傅(袋装),听了魏无羡的话口水都要流出来了,羡慕不已地问:“那啥,能不能给我吃一口?就一口?”
魏无羡豪爽拍胸笑:“这有什么难的!都是兄弟,有我一口饭就有你一个碗洗!”
聂怀桑点头如捣蒜:“洗洗洗!魏哥!我洗!”
正巧路过门外竖起耳朵听墙角的金子轩表面波澜不惊心里mmp,一甩校服转身离开。
这时忽然听聂怀桑又说:“咦,你今天怎么多带了一份?”
金子轩脚步一顿心头一亮:难难难道是……!
当然不是。
魏无羡笑嘻嘻:“嗯哼。”

三.
其实不是金子轩自作多情。因为江厌离以前真的给他做过饭。
有次江厌离给弟弟们做午饭的时候“不小心”做多了,就“顺便”装了一盒给他。但是金子轩那会儿还年轻不懂事,一听是那个平平无奇的江厌离做的,直接让人扔了。好在小弟还算懂事,没真的给扔了,而是原样送回去了。
他后来才知道江厌离偷偷在饭盒里放了小纸条——好容易鼓起勇气跟他告白。结果据说从未落泪的江厌离为这事还大哭了一场。
魏无羡本来就看他不爽,当即冲过来跟他干架,一边从一楼往三楼冲一边沿途大喊“金孔雀我cnm”,呐喊声震耳欲聋整栋楼包括教室办公室都听到了。
金子轩倚在教室门口摩拳擦掌摆好pose准备用鼻孔迎接魏无羡,结果等了半天人还没有来。总不能是爬楼梯时候跌下去了吧?
小弟去看了看,回来跟大哥汇报说:“魏无羡跑到二楼就被人拦住了。”
金子轩想不明白:“办公室不是在四楼吗?”
小弟说:“听说是被物化班一个同学拦住的。”
金子轩惊了:“再探!”
这世界上居然有人能拦住魏无羡。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四.
小弟去而复返,说拦住魏无羡的乃是年级里格外有名的那个大佬。
现在的高中,空有头衔的都不可怕,像是什么“学生会长”,根本就名存实亡。手上有“权”的才最可怕。就比如这位威名远扬的大佬,管迟到,管卫生,管纪律,管……打架斗殴,可谓是人尽其能身兼数职,大义凛然一身正气,让不良少年八百里开外闻风丧胆——这样一想,他能拦住魏无羡也不算很稀奇。
金子轩不禁幸灾乐祸:“那小子也是活该!”
也许真是拜大佬所赐,那之后魏无羡的确就没再来找过他的麻烦,只是从看他不顺眼升级成看他极为不顺眼,反正他俩也是彼此彼此。
日子乍看之下风平浪静,可他金子轩千算万算也没算到的是,有朝一日自己竟然真的会栽在他一直看不起的那个江厌离身上。
爱情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可能就是某一个回头的瞬间,陌生人就一见钟情了,看不顺眼的人忽然就顺眼了。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凡事不要做的太绝对,兴许哪天就成了给自己挖的坑——太深了,跳都跳不上来。
早知今日的金子轩痛心疾首悔不当初。

五.
金子轩认为,亡羊补牢,为时不晚。不就是哄女生吗,他堂堂金家大少爷……还真从没哄过女生。向来都是女孩子在哄他。
一小弟及时进谏曰:“不管什么年纪的女孩子,应该都喜欢奢侈品,名牌包包啦,香水啦。”
金子轩深以为然。不过学校对服装有规定,买了包也不好背,经过一番深思熟虑(和研读知X上“如何哄女生开心”相关回答),他最终决定买一瓶高端大气上档次的香水送给江厌离。
选的是X奈儿邂逅系列,粉色柔情版,100ml大瓶装。
为了保险起见他还额外买了一瓶30ml小瓶装自己喷了喷试味道,然后想象了一下江厌离穿着碎花连衣裙从他面前走过,长发飘飘留下一阵温柔的香味……
啧。
这天落到做江厌离值日班长,班里最后一个走。金子轩见四下无人,便瞅准时机大摇大摆地走进教室,把那一盒香水放(砸)在江厌离课桌上,朗声道:“送你的!”
江厌离呆了半天,一动不敢动,过了好久才喏喏地说:“谢……谢谢你。”
天不怕地不怕的金子轩忽然觉得脸有些烫,动作尽量保持潇洒地来了个转身,走了。
几天后,他还是有点不放心,让小弟去看江厌离用了没。结果小弟回来说,江同学把那盒香水连着包装放在桌肚里,动都没动呢。
金子轩有点急了,终于忍不住在某一天放学时又跑去找她。谁知还没进门,先听到一个分外讨厌的声音:“姐,你们班怎么那么多蚊子啊?这还没到夏天呢。”
金子轩在大门外悬崖勒马,心里骂了句娘。
魏无羡又说:“哎姐,这是什么?”
江厌离声音低低地说了句话,金子轩没听清。
一片静默。再然后传来了一阵稀里哗啦撕包装的声音。
金子轩透过门上的班主任偷窥专用小窗往里看去,只见魏无羡手里拿着那瓶100ml的粉色X奈儿,对着头顶空气使劲儿喷了好几下。
金子轩:“??!!”
魏无羡说:“咦,这个用来驱蚊子效果好像还挺不错的?姐你不要的话给我呗,物尽其用嘛,嘿嘿。”
金子轩真是感觉自己快昏古起了。

六.
军师帮金子轩分析现状,一番思忖后得出结论道:“我觉得,江同学还是喜欢你的,要不也不会收你的礼物呀。”
一边小弟默默地想:真的不是因为顾着大哥的面子怕他下不了台?
军师又道:“喜欢就要大声说出来嘛,女孩子很吃这一套的。”
金子轩半信半疑:“真的要当众说不可?”
怎么说呢,他家有底儿,不怕因为“早恋”被学校处置,可江厌离毕竟是……对吧,他金大少爷的面子挂不住啊。
军师道:“你要这样想,跟一个拒绝过的女生告白的确丢面子。但是,连一个拒绝过的女生都搞不定,岂不是更加丢面子?”
金子轩一想也是。他倒是还想藏着,但知情人之间早就藏不住了呀。
于是金子轩暗戳戳地开始策划一场惊天动地的告白。
俗话说,套路老归老,但好用。总归有人吃那一套啊。送玫瑰点蜡烛放烟花,永远都不会过时的。
可惜的是,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金子轩指挥着小弟往教室里搬蜡烛的时候,被查纪律的大佬瞧见了。
大佬冷着一张让周围气温骤降三度的脸,语气淡淡地问:“里面是什么?”
金子轩与大佬大眼瞪小眼,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最终还是败下阵来——这个世界上就是真的有软硬都不吃的人。
创业未半中道奔殂,也是没办法的事。
大佬拿着他的记事本面无表情地走了。二人擦肩而过时,金子轩敏锐地闻到从大佬身上传来了一丝丝貌似有点熟悉的香味。
金子轩:“……?”

七.
拜大佬所赐,烟花蜡烛罗曼蒂克全部阵亡,结果最后在小弟们苦口婆心的劝说下,金子轩在怀里揣了朵镶了圈金边儿的红玫瑰,硬着头皮自己一个人去找江厌离了。
还是熟悉的节奏,还是熟悉的展开。江厌离的确在教室里没走,可是他那个天杀的弟弟不知为何又双叒叕出现了。
魏无羡像老母鸡护崽一样把江厌离护在身后,极其不给面子地翻了个白眼:“你想怎地?我姐要回家了。”
金子轩黑着脸瞪他,看到他就想起上回那瓶香水,感觉吸吸鼻子甚至还能闻到味儿——倒不是肉疼钱,反正就是横竖看这人不顺眼。
但是毕竟在江厌离面前,他还是克制住了,礼貌地回答说:“我找江同学有点事。”
魏无羡吹胡子瞪眼,还没说话,他身后江厌离忽然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阿羡,你先出去一下吧。”
魏无羡和金子轩都愣住了。
魏无羡:“姐?!”
江厌离摇摇头,给了他一个安慰的眼神。
魏无羡面上不情不愿,但还是乖乖从后门出去了,在走廊上烦躁地跺起了脚。
金子轩无暇管他,内心一阵抑制不住地激动,甚至有点不敢看江厌离那张平静的脸,掏出怀里那朵红玫瑰,递过去的时候手还有点颤。
金子轩红着耳朵道:“江江江同学,我,我……”
拿着玫瑰的手停在半空,它以为江厌离会像上次一样接过去,却见她摇了摇头。
江厌离话音轻柔地道:“金同学,你不必这样的。”
金子轩脖子生锈了似的慢慢抬起脸。
江厌离的笑容依然很温柔,清澈的眼睛看着他,道:“谢谢你。”
金子轩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拇指指甲狠狠划着食指指腹。
江厌离静静地背起书包离开,走到门边时突然听到金子轩在她身后大喊:“你误会了江同学!!”
江厌离摸着门把的手一顿。
金子轩满脸涨得通红,眼睛瞪得像铜铃,大声道:“我我我我不会放弃的!!”
江厌离愣愣地看着他。金子轩却像是猛地反应过来似的,丢下手里的玫瑰花,从后门冲了出去。
完了完了完了要被魏无羡那个混蛋笑死了!
金子轩脸颊烫得几乎要烧起来,慌不择路地逃出了教室,直到跑出了很远他才意识到,魏无羡已经不在门外了。

八.
金子轩花了整整一个星期时间让自己冷静,没敢去找江厌离,连魏无羡都不太敢见——以前他们晨间出操时总会逮着机会互损,只要不被纪律委员拦下来……
金子轩脚步一顿,猛然发现魏无羡就站在他不远处,好像在挨训,而他面前那个,貌似就是说曹操曹操到的大佬纪律委员。
魏无羡此时一反常态专心致志地对大佬打滚卖萌撒娇无所不尽其极,看得金子轩眼皮一阵抽搐,忽然理解了为何即使是和他穿一条裤子的好兄弟江澄有时候都会那么嫌弃他……下意识就想掉头下楼改走另一边楼梯——但是魏无羡百忙之中眼角余光瞥到他,已经警惕地望了过来。
金子轩表稳狗心慌批地昂首挺胸,迈着大步从仅容三人通过的走廊上擦着那两人的肩膀走了过去,路过魏无羡身边时还听到他自言自语似的小声念叨了一句:“这货又在暗戳戳计划啥呢……”听得他头皮一炸,权当没听见似的加快了脚步。
走得太快,没看到魏无羡身边那位大佬转了身,平淡的目光中竟透出几分若有所思的意味。
终于“路过”江厌离教室时,金子轩装作浑不在意地向教室里一望,看见江厌离正在和前桌的女生说话,她们面前摊着一本作业本,江厌离手中的笔尖轻轻点在上面。从眼神到唇角,再到鬓边垂落的头发,每一根发丝都温柔到极致。
金子轩心跳漏了一拍,忽然彻底想通了一件事。

九.
快到校庆了,每个班都要出活动,各班生活委员开了个小会一合计,决定大家一起去文化市场大采购,方便统计报销。
江厌离是生活委员,她肯定是要去的,金子轩就自告奋勇替了自己班上原本被派去的那个同学,想借机表现一把——直到他在集合地点看到了魏无羡。
魏无羡左手边是江厌离,右手边是大佬,看过来的眼神十分复杂,头一回没有完全充满敌意。
金子轩却看不懂他的眼神,他只知道自己的期待值顿时下降了五分之一……十分之一吧。
江厌离从货架上挑选东西,魏无羡跟在她后面当苦力,金子轩在他们不远处心不在焉地往袋子里装东西,注意力全落在他们身上。
江厌离说:“差不多了。阿羡,你们先过去吧,剩下的我自己来就行。”
金子轩眼睛一亮。
魏无羡离开前兜走了江厌离所有的背包手提袋,现在她手上就只抱了一卷薄薄的海报纸,轻飘飘的看起来好像没有一点重量。
金子轩在心里给自己加油,大步坦然走上前去,轻咳一声,绅士道:“江同学,我帮你拿吧?”
江厌离的胳膊好像缩了一下,礼貌地笑着说:“谢谢你。我自己可以的。”
金子轩忙接着道:“没事没事,给我吧,怎么能让女同学搬东西呢!”
他手上已经提了三个沉沉的大袋子,有一个是帮别的班女生拿的。江厌离抬起头看了看他,目光落回到他手上的袋子上,低声笑着答应了:“好。”
金子轩赶紧伸手接了过去。
放了那卷海报,手上的袋子好像的确更重了一些,手掌都勒出痕子来,他却觉得心里轻飘飘的,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满足。

十.
买完东西大家穿近道去坐地铁,顺便蹭了会儿旁边人民商场的空调。外面太阳毒辣,大家心照不宣地不太想这会儿就出去,脚下都慢吞吞的。
走过扶手楼梯旁边,一个女生忽然说:“厌离,你坐过那个没有?”
金子轩闻言一起转头看去。那女生指的是一排按摩椅,留给人逛商场逛累了休息的,扫码付钱就可以启动。
女生拉着江厌离的手兴奋道:“我们去坐坐那个试试吧!我早就想玩玩看了,但一个人总归不好意思嘛。”
魏无羡笑嘻嘻地凑过来,说:“好呀,你和我姐一起坐,我请客!”
金子轩敏锐地注意到他手上什么都没提,好像是刚刚把东西都强塞给了身后的大佬,怪不得现在还能这么游刃有余地泡妹子。
金子轩眼皮不合时宜地一跳:他们感情那么好的吗?
女生迫不及待地坐了上去,魏无羡果然帮她付了钱。金子轩看见江厌离也在另一台上坐了下来,连忙上前道:“江同学,我来……”
滴。
两手空空的魏无羡已经先他一步扫了码,然后自己也干脆地坐到了旁边一台按摩椅上。
金子轩:“……”
江厌离善解人意地对他笑了笑:“金同学,你不试试吗?”
金子轩:“……试!哈哈哈,我也想试试!”
十五分钟八块钱……廉价的产品。
金子轩一边在心里念叨一边放下手里的东西坐了上去。按摩椅很快蹭蹭蹭地启动了,后背上一顶一顶的感觉还挺舒服。
但他没想到的是,两分钟后,按摩椅的按摩的力道突然大了起来!渐渐地渐渐地,力道越来越大,竟然快超出他的承受范围了!
金子轩眉头紧皱不让自己露出破绽,挣扎着扭头看到旁边江厌离和那个女生神情放松,一副很享受的样子,也只得咬紧牙关装作他也很享受。
然而,时间过半的时候,按摩椅的力道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强度,直顶得他背上又酸又痛,根本受不了了!
金子轩咬牙没出生,另一边魏无羡却已经又哭又笑“哇哇哇”地喊了起来,手胡乱一抓抓到了他身边站着的大佬的胳膊,害得大佬直接摔倒在了他的椅子上。
金子轩眼一闭心一横想着不行不行真的不行了江厌离还在呢我不能也和那个傻子一样丢脸!!一使劲就要站起来,谁知这个时候腿上的按摩套忽然收紧,生生把他要起身的动作止住了!!
金子轩:???!!!!
魏无羡:“哈哈哈哈好痛好痒好酸哈哈哈姐早知道我也选低档了!”
金子轩:……
原来还能选档的吗?!
这大概是他至今为止的人生中过得最漫长的十五分钟。

十一.
第二天去学校把东西送还给江厌离的时候,金子轩觉得自己的后背好像还在隐隐作痛。
多亏了他强悍的耐性,优秀的心理素质,还有多年骄傲扬下巴练就的面部表情维持能力,他才没像魏无羡那样出丑——虽然魏无羡本人毫不在意,而且那个不苟言笑的大佬被他拉了一把摔得形象全无之后竟然还肯继续帮他拎袋子!?金子轩下巴都要惊掉了,背后暗戳戳地骂他是公主其实他自己才是吧?
江厌离出来拿了他送过来的东西,还顺便装了一些多余的材料送给他。几卷彩纸都是江厌离亲自裁好贴上标签的,金子轩悄咪咪地瞟着纸条上娟秀的字迹,心里默默地想他要把那些东西都自个儿留下来。(他并不知道那其实是大佬买多的)
江厌离喊他:“……金同学?”
金子轩猛地回神:“啊?”
江厌离唇角微弯,抬手把头发别到耳后,问:“还有什么事吗?”
金子轩木木地道:“啊,没有,没有了。谢谢。”
江厌离点点头:“好,那我先回去了。”
金子轩愣愣地看她转过身走出两步,忽然觉得此情此景似曾相识,脑子一热赶紧道:“等等!”
江厌离停住脚步回了头。
金子轩努力维持着他平日里骄傲的模样,眼底的不好意思却分分明明地出卖了他。他斟酌着语气,优雅而不失风度地问:“这周末可以,可以一起去看个电影吗?”
江厌离微微睁大了眼睛:“……”
金子轩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
半晌,江厌离才轻轻地道:“等……月考考完再说吧?”
金子轩连连点头:“好好好!”
他脚下有些飘,抱着江厌离给的东西回教室时他仍在想,这算答应还是算拒绝?是不是应该再找军师请教请教?

TBC

======
之前微博禁bl风波时的脑洞
哈哈哈我觉得这个标题老精辟了



评论(111)

热度(18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