泠依惜

遇到我,有没有觉得相见恨晚?
微博@泠依惜
lof看不到@,有事评论或者私信

相思引

给长阳太太画的图配的文


   相思引

 

夷陵,乱葬岗。

已是深夜,整片山头都进入了梦乡,周围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声音。

魏无羡却还醒着,立在伏魔洞内一方石床前,皱着眉打量着床上一动不动的温宁,苍白手指夹着一支笔,时不时低头写下些什么。

距离他带着温家残部在乱葬岗安顿下来已经过去有些时日,吃穿用度的事勉强解决了,眼下当务之急还是想办法让温宁苏醒。

虽说在温情面前夸下海口,但具体要怎么做,魏无羡却是当真一无所知。现在也只能把各路方法都挨个试过来,先看看效果再想着怎么办了。

洞里黑漆漆的,只有一盏烛灯如豆,堪堪照亮了这一小方天地,明灭的火光映在魏无羡半张脸庞上。

他出神地盯着那一点儿烛火,看着灯上已经不甚清晰的九瓣莲标志,突然想起了什么。

前些时候,他与江澄假意决裂,事后江澄曾经偷偷差人过来,把他在莲花坞卧房里的东西都装在乾坤袋里送了来。

其中有他从小用到大的东西,比如这盏旧灯,也有他为了研究鬼道,从各路搜集来的符咒法器。

魏无羡一拍脑门:“对啊,那里面有没有什么用的上的,我居然忘了去看看!之前光顾着找些过日子用的东西了……”

他甩下纸笔,端起那盏烛灯,飞一般地向伏魔洞深处跑去。找到那只被他随意甩在杂物堆里的乾坤袋,把里头的东西一股脑儿全都倒出来。

一只精致的小药瓶咕噜咕噜地滚到他的脚下。

魏无羡随手捡起来放到眼前一端详,只见小小的粉色瓶子上贴了张纸签,用龙飞凤舞的笔迹写着三字——相思引。

魏无羡心想,这不是他的字迹,看来这东西不是出于自己之手。只是什么时候得到的却是忘记了,估计是在从温家收缴来的东西里顺走的。

一时好奇,他打开了小瓶的木塞,却见木塞底下还粘着一张折叠得方正的纸条,伸手拈了下来,展开念道:

“相思引……服之则入梦……梦中所遇之人皆无神色,唯有缘心之所向者,福至心灵……”

魏无羡了然,说白了就是吃下之后能在梦里见到心中喜欢的人。

如此这般,他算是想起来这瓶药的来头了。

确实是温家宝库里收藏的奇药。

当时江澄正在清点缴获的丹药法器,魏无羡对此不敢兴趣,就没上前凑热闹。正无聊踱步,忽然伸手抓住了一只向他掷来的瓶子。

转过头就看见江澄一脸揶揄地道:“给你,去见见梦中情人吧!”

那边魏无羡已经把小瓶打量了一番,嘻嘻笑道:“你竟然觉得我需要这种东西?”但还是随手把瓶子收入袖中,“也好,日后有了喜欢的仙子,若是追求不得还能在梦中饱饱眼福!”

想到往事,魏无羡不由失笑,心中暗道:现在落得如此境地,只怕今后情途也是坎坷了。

把小瓶放在一边,他又低头去翻弄其他的东西。

不知不觉过去了一个多时辰,魏无羡也差不多把那乾坤袋里的东西都看过一遍了。可惜的是,没找到什么能用的上的东西。

他往地上重重一躺,漫无边际地想:是啊,大都是些名门正道的东西,又有谁会去想怎么让凶尸恢复神志呢……

这一躺,倦意就源源不断地涌上来。想来,自从上了乱葬岗,天天忙得脚不沾地,几乎是一场好觉也没有睡过。

正打算迷糊一会儿,手一伸又碰到了刚才的小瓶。

他抓着瓶身拿过来,自言自语道:“心里喜欢的人吗……真搞笑,我都不知道,你这小东西还能知道?”

又大眼瞪小眼了一阵,他忽然鬼使神差地拔掉了木塞,取了一粒药丸出来。

黝黑的药丸静静躺在他手心,像是有种莫名的吸引力。

一闭眼睛,魏无羡仰头把那丸药吞了下去。

再度睁眼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已经不在伏魔洞中了。

周围黑漆漆的石壁和堆放了满地的杂物都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条干净整洁的街道。路两边是清一色的砖瓦房,不像是云梦的风格,看着有几分江南水乡的味道。

白色的墙,乌黑的瓦,红漆的木窗,门前的石阶连着河道,绿色的常春藤顺着高起的河岸爬上人家。窗边檐下挂着红色的灯笼,纸做的,绸布裹的,安静地垂下来,融进水乡的写意画里。

天色尚早,长街上有不少行人来往。魏无羡上前拍了拍一个渔夫打扮的人的肩膀,开口问道:“劳驾,请问这里是……”

话没说完,就被面前的景象吓了一跳。

只见那渔夫转过身来看着他——大约是在看着他——那张有些瘦削的脸上干干净净,眼睛鼻子嘴巴却是一个都没有长。

饶是魏无羡见惯了五花八门的尸体鬼怪,也是有些心惊。后知后觉地想起来,这相思引梦中的人,是没有五官的。

没有嘴巴,那也就不会说话,问路估计是行不通了。

他干脆在街上随意地逛起来,边走边打量着周遭的景色,心想:“我的有缘人?不知道是不是个美丽的仙子……”

还在出神,突然就瞧见街角的一抹身影有些熟悉。

看个头不过是个十一二岁的孩子,穿着一身一尘不染的白衣,款式极为讲究,头发也端端正正的束起来,看着就不像寻常人家的孩子。

魏无羡心里好奇,情不自禁地走上前去,拍了拍那孩子的背——拍下去了才忽然想到,这里的人都没有脸,就算是个孩子也……

下一秒,他却惊讶得睁大了眼睛。

这孩子居然是个正常人。脸上不仅五官齐全,还生得极为好看。现在年纪还小,眉眼尚是青涩,却也不难看出将来的俊美模样。不似同龄的孩子,身上鲜活生机不多,倒像是有清冷之意,如同山间缭绕的雾气。

魏无羡目光落在那张平淡的脸,和额间抹额之上,几乎脱口而出道:“蓝湛!”

他虽然没有见过这个年纪的蓝忘机,但眼前的孩子这幅样子,实在是叫人错认不了。

那边小蓝湛皱着眉打量了他一会,也是下意识一般问:“魏婴?”

一句话出口,倒像是把自己先吓着了,满面惊疑。

魏无羡却不觉有异,笑道:“没想到蓝湛你居然认得我?你这么大的时候咱们还没见过面呢。”

蓝湛摇头:“我不认识你。”

魏无羡奇道:“你不认识我,如何知道我名字?”

蓝湛依然摇着头,一双小小眉眼紧紧蹙了起来:“我不知道……”

魏无羡却不再多想,毕竟他知现在自己身在梦中,发生什么怪事也不稀奇,只对眼前的小蓝湛好奇得紧,伸手就去捏他的脸颊。

蓝湛被他两根手指捏着白玉一般的面庞,抬起头又惊又气地瞪着他。

魏无羡嘻嘻笑着松开了作恶的手指,又去捉蓝湛的手,把那只微凉的小手握在手心里,对他挑眉道:“走,我带你去玩!”

蓝湛还没来得及出声,就被他拽着走了好一段。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明明从未见过眼前这个人,却总觉得莫名熟悉,胸腔里更像是有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作怪,让他竟也不想甩开那人的手。

魏无羡拉着蓝湛在长长的街巷里穿梭,走过河边洗衣姑娘的身旁,走过一家家店面酒楼,却还是没有找到想象中的那位仙子。

他低头看了看一言不发被他拉着走的蓝湛,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问他:“蓝湛,你来这里做什么?”

蓝湛一板一眼地回他道:“下山替兄长办事。”

魏无羡听了就笑:“说什么办事——我看就是让你买什么东西吧!你这个小大人。”

蓝湛没有搭理他的调笑,抬起头看着他的脸,有些清冷的声音问道:“那你呢,来这里做什么?”

“我啊……?”魏无羡眯着眼睛,饶有兴致地卖起了关子,“我来这里找一个人。”

“什么人?”

“梦中情人!”魏无羡冲他挤眉弄眼。

蓝湛像是非常不满他的回答,皱眉道:“荒唐!”

魏无羡听了却只是笑,心道蓝湛这人怎么从小就这样,真是太有意思了。

两人又在长街之中穿行了一阵,直到天色渐渐暗下来,却还是一无所获。

家家户户都挂着的红灯笼一盏一盏亮了起来,温暖的红色光芒照亮了长街的夜色,让人想起云梦泱泱流淌的静谧河流里,顺水而下的莲花河灯。

魏无羡拉着蓝湛在街边坐下来,望着街上来来往往的人群。红色的灯光映得两人的脸庞柔和而温暖,只觉时间也放慢了脚步,不忍打扰这宁静的片刻。

魏无羡托着腮,一双眼睛似笑非笑,坐在石阶上晃荡着一条腿,看着面前的行人,不知在想些什么。

蓝湛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轻声问:“还是没有找到吗?”

魏无羡声音懒懒的,像是一点也不着急:“是呀。”

蓝湛又问:“那……你知道她的姓名或者样貌吗?我大约可以……”

话说了一半,却又停住了。

魏无羡撇过头来瞧了瞧他,笑道:“我没有见过她。”

蓝湛听了竟是着急了:“那怎么办?”

魏无羡心里有些惊讶,没想到蓝湛小时候却是这么个性子,不由伸出手去在他头上揉了一把,说道:“没事,不急。”想了想,又补充道,“大概我这样的人,是寻不到她的吧。”

话音到了最后,竟是生出几分寂寥。

蓝湛难得的没去管揉乱了他头发的那只手,一句话到了嘴边脱口而出:“不会的,你很好。”

说完还觉得不够,又重复了一遍:“你很好。”

之后便愣住了,像是想不明白自己为何会这样说一样,呆呆地抬头看着他。望过去,才发现那人也正怔怔地看着自己。

魏无羡看着眼前熟悉的白色身影,一时竟是恍惚觉得他分明就是二十岁风华正茂的模样。

他忽然想起了很多事。

想到年少姑苏求学时的生活,打翻的天子笑盈了满院的酒香,香气袅袅而上,飘至藏书阁的窗边,轻绕在玉兰的花瓣上。

转眼又是玄武洞底摇曳闪烁的篝火,光影明灭的面颊上一闪而过的泪花。

再然后到了射日之征硝烟弥漫的战场,人人赞他畏他以一敌千,却只有他不依不饶地斥责他。

最后,他几乎众叛亲离的时候,那人的身影却好像从未消失过,执拗的话一如昨日。

魏无羡猛然发现,蓝忘机三字,在他二十年来的短暂生命里,出现得实在太多了。

哪怕是眼下相思引的梦境里,一张张无口无眼的诡异面庞中,却依然有他清冷而俊美的容貌。

“相思引……唯有缘心之所向者,福至心灵……”

浮生大梦,恍在瞬间清醒。

他忽的起身,紧紧拥住了身边的孩子。

蓝湛先是怔愣了片刻,又很快平静地问道:“你怎么了?”

魏无羡摇摇头,没有回答。他紧紧拥着少年尚有些细瘦的肩背,把头深深埋在他的发间。清冷的檀香盈满了鼻腔,抹额的带尾在风中轻轻飘扬。周围安静得没有声音,来往的脚步声仿佛都消失了,只剩下一串串红色的灯笼,还在静静地点亮这一方夜色,给归途的旅人映照出温暖的、家的方向。

魏无羡闭着眼睛,脸上尽是静谧的柔和。蓝湛也沉默着不说话,任由自己被他牢牢抱着。

仿佛过去了很久,又仿佛只是须臾,魏无羡轻轻开了口:“我该走了。”

蓝湛问他:“不找人了吗?”

魏无羡就笑了:“已经找到了。”

睁开眼,莲花灯里的烛火已经燃尽,熹微晨光从岩石缝隙里照进来,轻轻落在魏无羡的脸上。

眼角似有泪光。

过了正午,魏无羡带着温苑下山买菜,一时不察竟是让孩子跑丢了。正焦急寻找着,就听转角处传来小童的哭声。

急急忙忙地推开人群走过去,却被一抹颀长的白色身影蓦地映入眼帘。

那人听到动静转过头来,两人的目光在空中对上。

只见魏无羡嘴角绽开一抹飞扬笑意,清澈眼眸中如有星光:

“咦,蓝湛!这么巧!”



评论(4)

热度(4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