泠依惜

遇到我,有没有觉得相见恨晚?
微博@泠依惜
lof看不到@,有事评论或者私信

【忘羡】不听话 2

高中生现pa

抚养人叽×叛逆少年羡


其他章节:  1


======


早上六点十分,设定好的手机闹铃准时响起,魏无羡无意识地哼唧两下,全凭本能地一伸手,眼睛都没睁开就把闹钟划上了,往旁边一扔继续睡。

十分钟后蓝忘机敲响他的房门,在没有收到任何回应后直接推开门走了进来,看了看床上裹着被子团成一团的少年,伸手去拍了拍他的肩。

“起来了,魏婴。要迟到了。”

魏无羡“唔”了一声,半天才不情不愿地一翻身,眼睛睁开一条缝瞧了他几秒钟,从被子里伸出一条光溜溜的胳膊递过去,说:“蓝湛,给我穿衣服。”

蓝忘机眼睫缓慢地一眨,走过去将昨夜被少年胡乱扔在椅子上、掉在地上的衣服拾起来理好,放在他枕头边,最后,目光堪堪落在那只因为裸露在外而微微颤抖的手臂上,凝视了片刻,道:“自己穿。”

说完便转身出去了。

轻轻一声关门声让魏无羡彻底清醒了,嘴里嘁了一句,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坐了起来。

 

=

 

刷好牙洗好脸,早餐也已经全摆好在桌子上了。

蓝忘机坐在桌边看报纸,见魏无羡来了,这才收起报纸给他倒牛奶。

魏无羡瞥了一眼那杯冒着热气的甜牛奶,忽然冒出来一句:“我不想喝,给我你的咖啡。”

蓝忘机也不多说什么,伸手把自己面前的咖啡递给了他。

魏无羡这才满意,低下头喝了一口——也只喝了一口而已,他其实非常讨厌苦味的东西,何况按照蓝忘机的习惯,咖啡里是从不加奶也不加糖的。

他情不自禁地皱了皱眉头,把杯子放到一边,用筷子戳破了荷包蛋的蛋黄,看似漫不经心地说:“昨天的卷子你放哪儿了?我没看到。”

蓝忘机道:“你桌子上。怎么,没有?”

“唔,”魏无羡含糊道,“那大概是我放进包里了吧。”

他舔了舔筷子上沾着的、荷包蛋恰到好处的糖心,继续道:“对了蓝湛,我昨天忘了跟你说了,这个星期五是家长会来着。”

闻言,蓝忘机轻轻蹙眉,似乎正在思索什么。

魏无羡却马上接着道:“我知道,每个月这天是你们公司例会。放心,我昨天就跟班主任说过了,他说你不来没事儿。”

蓝忘机原本似乎还想说什么,此时沉默片刻,只是点了点头:“抱歉。”

魏无羡好笑道:“你跟我道什么歉。家长会这种东西……我又不是小孩了。”

他再看着面前丰盛的早餐,忽然觉得胃口全无,把筷子一放站起身来,道:“要迟到了,我不吃了。”

蓝忘机看了一眼墙上的钟:“再过十分钟走也来得及。”

魏无羡却已经背起包走到门边了:“不吃了。我去小卖部随便买点儿就好。”

他伸手开门,手指在门把上悄悄地多停留了几秒——以为抚养人或许会坚持让他回来再吃点,或者叮嘱他一句不要吃垃圾食品——但是没有,身后蓝忘机端过他没喝的那杯咖啡,低垂着眼睛抿了一口。

魏无羡:“……”

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他把门重重一甩,头也不回地走了。

 

=

 

午休时魏无羡在走廊里闲逛时遇到了英语课代表,对方因为内急赶着上厕所,拜托他把一沓单词默写送到办公室去。

魏无羡便抱着那一沓默写去了英语办公室,把东西放在老师的桌子上后还顺手给窗台上干巴巴的吊兰浇了一点水,正准备走,就被身后一人喊住了。

蓝启仁——那位最事儿多的语文老师,高三教导主任,还好巧不巧是蓝忘机的叔父,坐在办公室的另一边道:“魏无羡,你过来一下。”

魏无羡脚步一停,闭眼心道,我怎么这么倒霉。

语文办公室和英语办公室只隔了一道门,要是早知道会被喊住,他刚才就不该垂怜那盆可怜的草。

他只得硬着头皮走过去,站在蓝启仁面前,从容地挂上一个笑容,熟练无比地道:“什么事,蓝老师?”

蓝启仁教了这么多年书,见过不少问题少年,像魏无羡这样不软不硬的却还是头一次碰到,以至于此时一看他这副样子就来气,黑着脸从一沓语文卷子里翻出了魏无羡的那张,啪地一声拍在他面前。

魏无羡低头一看,正式昨晚他签的那张,眼皮跳了跳:难道这老头学精了?看出来这不是他宝贝侄子的真迹?

然后就听对方下一句道:“你的卷子忘机看过了?”

魏无羡面不改色地扯谎:“是。”

蓝启仁眉尖明显地抽了抽:“他没说什么?”

魏无羡摇头:“没说什么。”

蓝启仁哼了一声,凌厉的目光把他从头扫到脚:“看你这什么样子,我就该让他好好管管你!狠狠地管!”

魏无羡在心里默默地说那可真是谢谢您嘞,嘴角一勾,笑嘻嘻地道:“好的我知道的我会好好努力的蓝老师。马上我还得去帮忙印资料呢,您要是没有别的事我就先走了哈。”

说完,根本没等对方回答,转身便跑,还动作飞快地关了办公室的门,假装办公室的隔音效果太好,没听见身后那声震耳欲聋的“魏无羡你给我回来!”。

 

=

 

教学楼前,学生会成员正在贴一面巨大的布告板。

Y中向来看重一学期两次的家长会,每回都要在布告板上贴出最近一次大考中所有学生的成绩和排名,提醒学生的同时也顺便提醒家长。

魏无羡远远地就看到布告板下站着两个熟人,一个是隔壁班学生会的温情,一个是他哥们儿聂怀桑。

聂怀桑可怜巴巴地说:“好姐姐,我求你了,把我的名字去了吧。这次我大哥推了手上的工作专程要来,我注定难逃一劫,只想死得稍微体面一点。”

温情压根儿没理他,自顾自地继续忙活:“跟你说了不行就是不行。这好好的数字顺着排下来突然少了一个人,你真当你大哥傻呀。”

魏无羡双手插兜走过去,二人的对话全落进他耳朵里,撅起嘴冲他们吹了声口哨。

温情回过头瞧他一眼:“哎哟,这不是咱们第一名嘛。”

魏无羡笑道:“不敢当不敢当,只是理科第一而已。”

聂怀桑像看见救星一样哭丧着脸抱过来:“魏哥!你快和我一起劝劝情姐!”

魏无羡一摊手表示爱莫能助,旁边温情打趣道:“怎么,这回你家那位来不来?我可以给你来点熟人特殊待遇,字体加红加粗啊?”

魏无羡道:“加红就算了,加粗可以接受……等等什么叫我家那位?怀桑是不是你小子干的好事?”

聂怀桑冤道:“魏哥我没有!”

温情在一边补刀:“得了吧,这事儿又不是什么秘密。我听哪个人说有谁和谁还打算趁这次家长会,专门来一睹大帅哥芳容~呢。”

“……”魏无羡耸耸肩,语气竟有些幽幽道,“只可惜‘我家那位’忙得抽不开身,他们大概要失望了。”


TBC


评论(53)

热度(2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