泠依惜

遇到我,有没有觉得相见恨晚?
微博@泠依惜
lof看不到@,有事评论或者私信

【忘羡】二度云深 4

大概是少年羡因为某些原因回去云深不知处复读的故事

瞎写,随缘日更


其他章节    1     2     3


=========


魏无羡回去后,得意洋洋地把从蓝忘机房间里摸来的讲义往桌上一拍,添油加醋地讲了自己的“夜袭”经历,省掉了其中装醉的一段。引得一众少年竖着大拇指赞叹不已,就差没把他夸上了天去。

一人道:“魏兄,我看那蓝忘机当真是怕了你了!”

魏无羡飘飘然地道:“那是!我是谁。以后出了事,我罩着!”俨然是把这里当做莲花坞了。

众人又是一阵欢呼。

这帮年轻气盛的少年一直闹到后半夜,才稀稀拉拉地各自睡去,有的趴在桌子上,有的躺在地板上,皆是衣衫不整没个人样。

魏无羡脑袋枕在一个少年的胳膊上,腿肚子上还压着另一个少年的脚,整个人睡成了一个张开的大字型。迷迷糊糊地还没睡过去多久,忽然感到有人在推他的肩膀。

好像是江澄的声音:“魏无羡!起来!晨读了!”

魏无羡口中嘟囔一声,一把挥开他的手,翻了个身。

“喂!”江澄一脚踢在他侧腰,“还睡呢,信不信蓝忘机一会儿亲自来抓你?”

任谁都最烦美梦被打扰,魏无羡不耐烦地又翻了个身,整个人缩成一团,咕哝声中透露着几分怒意:“他有胆子让他来啊!”

“……”江澄无语,骂了句“出了事你自己兜着!”,便不再管他,转去喊睡得横七竖八的其他少年。

宿醉尚未清醒,所有人都捂着脑袋哼哼唧唧地抱怨,但嘴上喊归喊,还是慢吞吞地、不情不愿地从地上爬了起来,像走尸一样动作麻木地穿衣、整理。

一众人推推搡搡、生无可恋地出了门。临走前聂怀桑良心发现,打着哈欠折回来,喊魏无羡道:“魏兄,你真的不去啊……”

魏无羡不声不响地缩成一团:“……”

江澄道:“走走走,别管他!他不是说蓝忘机怕了他吗!”

“……”

很快,房里的动静消失了。魏无羡本能地伸出手四处乱摸,摸到一条软软的物体,也不知是不是被褥,拉过来往脑袋下面一垫,不管不顾地闷头继续睡。

 

=

 

他以为可以就这样一觉睡到三竿,不料才过去不到小半个时辰,他就被一声巨响惊醒了。

魏无羡吓了一跳,脑袋清醒了四五分,连忙扭头去看——只见房门大开着,一个白衣少年站在门口,整个人逆着光,却还是能依稀看见他面上冷到骇人的表情。

蓝忘机是把门推开的,但其中一扇门旁边放了张椅子,他推门的力气又太大,故而发出了刚才那般吓人的声响。

魏无羡方才那瞬间还以为是天塌了,一看不是,迷糊的脑袋努力转了转,倒头又要睡过去。

蓝忘机皱着眉头抿着唇,快步走来,盯着地上蜷成一团的这个人研究了会儿,似乎在考虑从何处下手。最终,弯腰一扯他的衣服后领,把他整个人提了起来。

“哎哎哎!!你干嘛!!”

魏无羡被迫再一次睁开了眼睛,倔强的睡意终于彻底散去了,被蓝忘机提得四肢不断扑腾,大喊道:“放放放我下来!!蓝湛!”

他想挣扎着站稳,奈何蓝忘机比他高,手上力气显然也比他大,他乱踢乱扭了半天无果,硬生生地被他从地上提起来一路拖着,快要走到门边。

魏无羡反抗再三终于放弃,改换了另一种说法,试图和对方讨价还价:“别,蓝湛,我错了!你放我下来,我自己会走!”

闻言,蓝忘机脚步顿了顿,居高临下地睨了他一眼。

魏无羡眼见有戏,忙趁热打铁道:“嘿嘿,我很重的,怎好意思麻烦你。我自己走,自己走。”

蓝忘机看了他片刻,毅然决然一扭头,斩钉截铁道:“不行。”

“……”魏无羡:“喂!!”

好在这个时候路上人不太多,他一路被蓝忘机拎着后领提到兰室的狼狈模样万幸没被人看去。魏无羡默默地在心里打定主意:如果到了门口他还是不松手,我就和他拼个鱼死网破……

正想着,衣领一松,蓝忘机把他放了下来。

魏无羡双脚久违地着地,刚刚站稳,还不待开口,蓝忘机接着便道:“整理仪容,再进去。”

魏无羡:“……哦。”

蓝忘机说完转身,先行走进了兰室。

那一瞬间魏无羡当即又想转身打道回府——想想还是算了,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他完全有理由相信,蓝忘机还能再去拎他一次。

当真,这还不如让蓝老头来讲课呢!

以后睡觉我要抱着随便睡。魏无羡想。

他理了理衣襟,抓了两把头发,愤愤地踢了踢脚下的小石子,心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下一回一定要蓝湛好看。


TBC


评论(29)

热度(1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