泠依惜

遇到我,有没有觉得相见恨晚?
微博@泠依惜
lof看不到@,有事评论或者私信

【忘羡】木缘鱼

万字车,含光君×老祖羡

※ 半原著向,私设关系

※ 是眼睛会变红的羡!(我终于!!



========


兰陵花宴,酒席之上觥筹交错,宾客往来,传杯弄盏。

魏无羡仰头将金氏敬他的三杯酒一一饮尽,面上客套着应付了几句,趁那些人转过身,不动声色地给江澄递了个眼色。

江澄眉头微蹙:敢情这人又想开溜。虽然对此早已习惯,仍不忘低声嘱咐道:“别人地盘,你别乱走,也别惹事!”

魏无羡心说这是把我想成什么样了,摆摆手,混入人群中从后门出去了。

外面比宴会厅里凉上许多,一轮明月当空,牡丹花淡雅的清香萦绕在呼吸之间。魏无羡摸着鼻子想,刚才江澄有句话说得不错,他的确是打算去“惹事”的。不过,想惹的却只是一个人罢了。

路上随便抓了个使女问出今夜姑苏蓝氏将于何处休憩,他便大摇大摆地径直往那处而去——按理说各家修士的住处应当是不允许外人进的,可那些护卫看见来人是魏无羡,面面相觑一阵,愣是没敢拦,待他走后才悄悄地跑去通知蓝家人。

魏无羡很快找到了蓝忘机那间屋子。远远瞧见房门关着,也不奇怪,熟练地调转步伐走到一边半开的窗下,极为灵巧地一翻身,悄无声息地从窗里跃了进去。

屋里果真没人。正厅中间的桌子上点着一盏烛灯,悠悠然托着一簇暖色的火焰。

虽然早就料到等着他的会是这般情景,魏无羡还是有些失望地撇了撇嘴。此时,桌上一物却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兰陵金氏的客房布置可以说是极尽奢华。旁的不论,就只说桌上那只聊以装饰的花瓶,都是用了上好的白玉精心雕琢而成——而此时那瓶子里插了什么东西,魏无羡定睛一看,乐了。

那是一枝开得灿烂的金星雪浪。

金鳞台这么多金星雪浪,金氏自家人却不会随意把花折下来插进花瓶中做摆设。魏无羡一眼笃定,这绝对是此间客房的主人、蓝忘机放进去的——放的还不是别的花,就是自己早些时候送给他的那枝。

魏无羡笑眯眯地走过去,指尖在那柔软的花瓣上挑了两下,自言自语道:“好你个蓝湛,面上不说,心里还不是喜欢。”

他原本还想着先去别处逛逛,等晚些时候蓝忘机回来了再来找他,现在却改变了主意,去外头家仆那顺了几坛酒回来,坐在桌边边喝边等。

有些意外的是,最小的那坛酒还没见底,房门就被人推开了。

魏无羡早早地分辨出脚步声,背对着来人,头都懒得转,尾音上挑,透露出许多笑意:“含光君,回来得挺早啊?”

身后果然有平淡而清冷的声音传来:“他们说你在此处。”

魏无羡手里捏了只小酒杯,回过头来,略一挑眉,“怕我惹事,所以喊你过来镇着?他们怎知你能镇得住我?”

蓝忘机没接茬,转身轻轻阖上门,想了想,似是不放心,将门闩也一并闩上了。

魏无羡看到这一幕,微微一愣,旋即哈哈笑道:“蓝湛,你这是打算干什么呢?关起门来好办事?”

蓝忘机看了他一眼,不说话。

魏无羡耸耸肩:“别这样啊蓝湛。你不接我话,我觉得可无聊了。”

蓝忘机道:“你还会无聊吗。”

魏无羡道:“那当然会啊。你不知道,你不在的这阵子我可无聊坏了。偶尔去挖个坟都没人拦着了,还有些怪不习惯的呢。”

蓝忘机摇摇头,到隔间去倒了茶回来,看到魏无羡将酒坛里所剩不多的酒又倒了一杯出来,捏在手里轻轻地晃,没急着喝。

他抬起头,若有所思地笑着,将酒杯递过去:“喝一杯?蓝湛。”

蓝忘机垂着一双眸子盯着那只酒杯,似在认真思索。情绪藏在平静无波的眼底,叫人一眼看不真切。

不等他答话,魏无羡倒是自顾自地收回了胳膊,仰头将那杯酒饮尽了。不知为何动作做得夸张,一杯酒竟有小半没能进他的口,沿着嘴角淌下来,直淌进胸口系得松散的衣襟里。

蓝忘机的目光情不自禁地被那道水渍吸引,落在他精致的锁骨上,再将往下时,猝然一顿,收回了视线。

魏无羡嘴角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方才的举动也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一舔嘴唇,又随手抹了抹嘴角,指着自己身侧道:“坐啊,蓝湛。好久不见了,咱们好好聊聊呗?”

蓝忘机放下茶壶,依言在他身边坐下来,不紧不慢地替自己倒了杯茶。

“聊什么?”他道。

魏无羡忽然觉得,蓝忘机身上好像有一根无形的线,他牵一牵,对方便动一下。

他脖子歪了歪,懒洋洋道:“什么都行啊。你要是不想说打仗的事儿,那咱们就聊聊过去。哎蓝湛你还记得吗,当初我上你们家老头子第一节课,随口提了一句鬼气,就被他好一顿训。哈哈,这当真是……”

蓝忘机没答话,抿了一口杯中茶。

魏无羡瞥着他,有些意外他过于平淡的反应,自己也不知自己在期待什么,又继续道:“虽然你总说让我早点放弃这条路,但说白了,我做的事情和你们相同,目标也是一样的,走哪条路又有什么区别?你说是不是。”

蓝忘机无声地叹了口气,终于道:“只怕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

魏无羡哼笑一声,手中酒杯砸在桌上,再开口时语气中已经不自觉地带上了几分轻蔑,“退一万步讲,我若真想做什么,他们又能奈我何?呵,我只可惜,那金光瑶好手段,这一回竟没能和温若寒交上手……”

蓝忘机猛地回头:“魏婴!”

魏无羡眯起眼睛对上他的目光:“嗯?”

蓝忘机:“你不要……”

话音戛然而止。他清楚地看到,方才魏无羡的眸子里分明闪着两道红光。就好像……就好像瞳孔被血染红了似的。

蓝忘机倏地站起身抓向魏无羡的肩膀,动作太大甚至碰翻了桌上的茶杯——要知道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他曾见史书上记载过,好几位走火入魔的修士身上便是出现了这种症状。

魏无羡被他抓得生疼,一边去掰他的手,不满道:“你突然的这是发什么疯?”

蓝忘机手上严肃道:“魏婴,你的眼睛。”

“嗯?什么我的眼睛。”魏无羡眨了眨眼,随即了然,面上半点异色也无,唇边弧度更深,“你是说这个?”

话音未落,那双黑亮的眼睛竟又泛起一道红光,甚至比刚才的还要鲜明夺目,像是宝石里卷着漩涡,要将人的魂魄全都吸进去。

蓝忘机几乎愕然:“你……”

他一把抓住魏无羡的手腕,不由分说就要把人往外面拖,魏无羡连忙抓住桌子,“哎哎哎”地制止他,道:“别!别!蓝湛我逗你玩儿呢!没事——真没事!”

蓝忘机脚步一顿,回头死死地盯着他,却见对方那双诡异的红瞳不知什么时候又变回了黑色,心下迟疑,久久没有撒手。

魏无羡努力掰开他的手指,揉着手腕上被对方掐出的红印子,嘶声道:“你真无聊。我不过开个玩笑,至于么。”

蓝忘机沉声道:“到底怎么回事。”

魏无羡懒懒地道:“没什么别的,有时候我催动鬼力就会这样,似乎还和情绪有关?我也不知道,反正真没事儿就对了。”

“……”蓝忘机道,“当真?”

魏无羡道:“千真万确。”点完头,忽然想到了什么,啧了一声,道,“我说,不对啊,蓝湛。”

蓝忘机以为哪里有异,皱眉道:“什么?”

魏无羡却向他眨眨左眼,笑了:“我是说,江澄知道这事儿时都没觉得多奇怪,你干嘛这副紧张兮兮的样子?”

“……”蓝忘机立时哑然,“我……”

魏无羡瞧见他这模样,当即兴致更盛,上前几步,面颊几乎贴着面颊,道:“还有啊,你刚才急着带我走,是想去哪?”

“……”

魏无羡继续道:“回你家?给谁看?”

“我……”

蓝忘机不自然地错开了视线。魏无羡却伸了一只手去,捏着下巴将他的脸转了回来,缓缓道:“蓝湛,我都快忘了。我们俩的关系的确是与寻常人不同的。”

蓝忘机:“魏婴……”

他没来得及说完。


  车11111111111111


  车22222222222222



=========


从情节上来讲算是《扬州鹤》的延续,但我并不想把它作为那篇文的番外。

这篇其实应该和《水煎冰》一个系列,

——缘木求鱼,煎水作冰。

不过硬要说的话,我觉得它们都不如《三重火》来得真实∠( ᐛ 」∠)_





评论(74)

热度(4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