泠依惜

遇到我,有没有觉得相见恨晚?
微博@泠依惜
lof看不到@,有事评论或者私信

【忘羡】一触即发 8

现pa娱乐圈,破镜重圆

老板/经纪人叽×明星羡

一个沉寂之后复出的故事


其他章节:  1   2   3   4   5   6   7


======


魏无羡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感到自己身体轻轻晃了两下,似乎是被人抱了起来,本能地想睁开眼睛,眼皮动了两下,没能成功。

这种感觉十分熟悉,非但没能唤醒身体的警报,甚至还给他带来了一种久违的安全感。他被抱着走了几步就不再动了,歪了歪脑袋窝进那个人的怀里。

蓝忘机上楼梯的动作一顿,低声道:“魏婴?”

魏无羡嘴巴小幅度地两下开阖:“……”

蓝忘机低下头离他更近了些:“你说什么?”

魏无羡眉头皱了皱,没再有反应了。

柔软舒适的被褥让他重新陷入香甜的梦乡。再一次被人叫醒时,外头天光已经大亮,透过窗帘的缝隙落在他的眼睑上。

蓝忘机的身影在视野里逐渐由模糊变得清晰,魏无羡眼神迷离地看着他,开口莫名其妙地先问了句:“今年是几几年?”

“……”蓝忘机面色不改地把叠好的衣服放在他的枕头边,“一八年。”

魏无羡缓慢地眨了眨眼睛,拉开被子从床上坐了起来,伸了个懒腰,脑袋稍微清醒了些,“我这是,一觉梦回二零一二?”

蓝忘机没接话,走到一边把卧室的窗帘拉开,背过身把垂落在地的部分绑到挂钩上去。

魏无羡打着哈欠,没有立马换衣服,拥着被子托着腮,若有所思地看了他片刻,忽然道:“哎,蓝湛,我说认真的。”

“什么。”

“咱们复合吧。”

蓝忘机的手顿在半空中。

上一回说出这句话时魏无羡还觉得尴尬,可是经过昨夜的混乱,睡了一觉之后却是彻底想通了。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与其这样吊着折磨自己,不如彼此把话都说开,是好是坏都能有个结果——或许也能有个新的开始呢?

蓝忘机动作极慢地转过身去,向来浅淡的目光与温柔的晨光一同落在魏无羡的身上,话音里说不出是什么情绪,道:“我……昨晚与你说什么了?”

魏无羡心里想你昨晚十分霸总地说要给我一切呢,笑了笑,摊手道:“没说什么啊,你昨晚醉了睡睡了醉,我好容易才给你弄回来,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

蓝忘机一皱眉,重点不合时宜地偏移了:“你开车了?”

魏无羡胸口咯噔一声,心道昨晚弄得上下一团乱怎么把这么重要的事儿给忘了,忙道:“我就喝了一口——就你看着的那一口,开车都是半个多小时之后的事儿了,早没了。”

蓝忘机严肃道:“那也不行。”

魏无羡赶紧举双手投降:“这回是我的错,真的错了,回头我自觉抄交通法。行不行?”

“……”蓝忘机道,“下不为例。”

魏无羡松了口气,掀了被子想下床,看到自己身上明显不是自己换上的睡衣,这才猛地意识到,刚才说到一半的话题怎么就给转移了?

眼看那人就要走出房门,他连忙喊道:“等等等等等!蓝湛你别走,你还没回答我问题呢!”

蓝忘机停住脚步,没有回头,声音平淡地又问了一遍:“什么。”

魏无羡道:“复合啊。咱俩复合呗。”想了想,又补充道,“要不你给个准话,就说你已经对我完全没感觉了,那咱俩以后就是纯洁的上司和下属关系,哦还有艺人和经纪人关系……”

话音未落,蓝忘机猛地转过身,看着他道:“好。”

魏无羡:“什么?”

蓝忘机道:“复合。我同意。”

 

魏无羡半躺在后座刷手机,蓝忘机一言不发地在前面开车。

魏无羡手指滑动两下,眼睛时不时往他那边瞥一眼,心想,我就这样子和蓝湛复合了?怎么感觉和之前也没啥区别?

他坐起来一点,没话找话说:“蓝湛,你这送我来回,一上午就没了吧,公司那边怎么办?”

蓝忘机道:“会议改到下午,以视频形式。”

魏无羡拖长语调“哦”了一声,笑道:“明明喊那两个小孩来接我就行?”

蓝忘机直言道:“我想送你。”

魏无羡被他说得一噎,哈哈大笑:“你什么时候这么坦诚了哈哈哈哈!”

他打开微博,看到几条关注人at,点进去一看,是聂怀桑的剧组昨天下午发了他的定妆照,魏无羡随手拉到下面,被转发数狠狠地惊了一下。

“不是吧?!哪来的这么多转发?那小子买数据了?”

蓝忘机透过后视镜看了他一眼,平静道:“没有。”

魏无羡转念一想也是,哪个团队有钱不给自家男女主买数据,反而给临时找来救场的男二买数据。他又打开转发列表,看到热转里有一条十分眼熟的ID。

云深传媒。

魏无羡愣了愣,再仔细去看那条转发微博,看到上面配了八个字:久别重逢,不负初心。

还是秒转。

这年头的网友洞察力可谓一流。这部剧不是云深的,那官博会转就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魏无羡签到了云深传媒旗下。

——当年那个神话一般的魏无羡回来了,还签约了三巨头之一云深!

前半条消息就足够震撼,再加上后半条,这条微博底下瞬间炸了,评论多得无法刷新,挂在最前头那一条评论有十几万赞,一串跳动的红爱心前写了五个字,“终于等到你”。

魏无羡呆呆地看着手机屏幕,半天说不出话——他的确是太没有自觉了,还以为在聂怀桑剧组遇上的情况不过是巧合,却根本没有想到,在这个日新月异的信息时代,即使过去了这么久,他在当年那些粉丝心目中的地位竟不降反升。

后知后觉地切换到搜索界面,热搜前五里他占了三,连带着云深传媒和聂怀桑的新剧一起上榜,从官博到超话,粉丝蹭蹭蹭地往上涨,刷新一下就是一个新的数字。

“怎么样。”他听到蓝忘机在问他,‘“凉了’?”

“蓝湛你……”魏无羡哑然失笑,“我之前不是发过微博吗,也就那个反应而已。我就以为……”

蓝忘机摇摇头,对他随随便便用没有V的小号发了条微博就算复出这个行为不多加评论。

然而,即使是那个只有几万粉的小号,也让他上了大半个晚上热搜。最后被撤下来,据说还是因为疑似盗号谣言——只是全世界似乎只有他不知道这件事的真相。

魏无羡放下手机,望着窗外出了会儿神,喃喃道:“你知道吗蓝湛,我有时候是真的以为我自己凉了。但凉了也不可怕,我可以重新再来。现在这个样子,我反而……”

蓝忘机道:“你的确错过了复出的最佳时机。”

“但是,无论什么时候,都有人在等你回来。”

“很多人。”

魏无羡笑了笑,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聂怀桑那小子,商业头脑或许不差。”

 

到了剧组,魏无羡明显感到这里的人看他的目光更加不一样了——之前发疯的只有那几个小姑娘,现在,连扛摄像的大哥好像都恨不得多看他几眼。

聂怀桑更是抱着他胳膊不撒手了:“魏哥,魏老师,魏神,您火了可千万别不要小弟呀!”

魏无羡:“……”

要不是聂大导两道骇人的目光直直地射过来,他毫不怀疑这个人能在他身边一直赖到他拍完。

男主演谢怜素来波澜不惊惯了,像什么事儿都没发生似的继续和他对戏,女主演看他的眼神却有了几分异样,魏无羡诡异地从中读出了一种,仿佛到嘴的鸭子飞走了的遗憾。

不过,外界的影响再大,场记板一打,魏无羡都能在瞬间进入状态,过山车一样的经历仿佛没有对他造成任何影响。今天的戏排得满,一忙起来连轴转,6点半收工的时候,就好像按下暂停的机器突然重新转动,想到今天发生的事,魏无羡还有些懵。

蓝忘机发微信过来说刚才市里堵车,过来可能会迟些。魏无羡没去问他怎么又亲自过来,在旁边的咖啡店边等边玩手机,正好遇到谢怜也没走,两个人便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会儿。

“谢老师这是在等谁?”

谢怜双手捧着咖啡杯,目光柔和地笑道:“等我弟弟。你呢?”

魏无羡道:“等我……”在心里斟酌着用词,抬头正好看到窗外那辆眼熟的银色商务车,笑了笑,“我也在等我家属。”

 

两人在外面简单吃了一顿就回了家,直到电梯升上二十楼之前都没说什么多余的话。然而,随着抵达二十层提示音的响起,两个人之间的最后一块隔断好像也被一声清脆的“叮”声击得粉碎。

并肩走出电梯,魏无羡主动伸手拉住蓝忘机的手,对方短暂地僵了一下,却没再多动作,被他拉着一路走到自家门前。

魏无羡冲他眨眨眼睛:“你说的啊,复合。那我也没必要再自己住了吧?住男朋友家,天经地义。”

他这句话说得调侃,本来也没指望对方接,却没想到蓝忘机十分认真地点了点头,低声应道:“……嗯。”

随后,被他抓着的那只手抬起来,放在门锁的指纹采集处,滴的一声确认之后,魏无羡心念一动,忽然制止了他低头的动作,道:“等等。”

蓝忘机使用的电子锁,是指纹、虹膜、密码三输二的类型。魏无羡手指轻轻放在某个数字按钮上,吸了口气,飞快地输了一个六位数日期。

咔嗒一声,门开了。

 

TBC


======

把酒驾这回事给忘了...我改了一下前文..

=

这篇真的是有史以来评论最少的一篇了,简直让我

 

 


评论(136)

热度(14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