泠依惜

遇到我,有没有觉得相见恨晚?
微博@泠依惜
lof看不到@,有事评论或者私信

【忘羡】一触即发 5

现pa娱乐圈,破镜重圆

老板/经纪人叽×明星羡

一个沉寂之后复出的故事


※ 重写了一下

其他章节:  1   2   3   4   

======


三个人说说笑笑到了片场,已经十点多了。上午没排他的戏,魏无羡本就在家里磨蹭了好一阵子才出门,他走进摄影棚时,一场戏刚刚结束,一群工作人员正在整理场地。

魏无羡有点印象,这貌似是一场男主给女主庆生的戏。现在地上满是四散的纸花,他就干脆过去一起帮忙收拾。

有过一号摄像机旁他和聂明玦兄弟打了个照面,似乎是聂大哥正在趁休息时间给聂怀桑讲镜头的运用,看到拿着簸箕路过的魏无羡,只是微微点了下头。

魏无羡走到沙发旁,刚弯下腰收拾地面,冷不防旁边躲着的一群人一哄而上,七手八脚地把他的扫帚簸箕都抢走了,小姑娘们兴奋道:“无羡哥哥您歇着,我们来!我们来!”

“……”魏无羡哭笑不得道,“你们可真是……我怎么好意思让……”

“不不不,不碍事的不碍事的!分内的!您去休息吧!”

魏无羡无奈,觉得也不好再坚持什么,只好走到一边,想着去别处看看有没有要帮忙的。这一抬头,就看到一个穿着校服的年轻人,抱着饮水机和上面的一满桶水,脚下生风走得飞快。

魏无羡:“……”

他的第一个反应是:“这人是不是比我们蓝湛力气还大了?!”

后来开拍时才知道,原来那个就是演男主的谢怜。

一到下午,片场更加忙碌起来。魏无羡的戏都是临时排的,和男女主一场,和女主两场。第一场魏无羡就两句台词,拍得极快,谢怜本人又还有别的事,来不及说几句话就走了。魏无羡翻着剧本看和女主的那两场,一看,乐了——好巧不巧,其中一场可不就是昨天他跟蓝湛对着玩儿的那场!

想到这儿竟莫名其妙地生出几分感慨:蓝湛那么好看一张脸,怎么想都该去做演员。想当初,若是能跟他一起上影视学院,两人指不定还能再腻歪个两年。

——只可惜是个面瘫!小时候是,现在更是,拍财经杂志封面倒是格外的合适。

不管怎么说,女主演可比蓝忘机专业得多。聂大导一声浑厚有力action喊出口,魏无羡迅速调整好面部表情,一句台词出口马上入戏,摄像机追逐而来的镜头之下,他仿佛又回到了过去。

这么多年没演戏,有时想起来也觉得挺无所谓的,但直到此时魏无羡才真正意识到,他果然还是真心喜欢这一行。纯粹的、与粉丝的追捧无关,单是片场的灯光照在身上,就让他莫名生出一种想要落泪的冲动。

——即使现在演的只是一部八分吃颜值的偶像剧。

 

蓝忘机进来的时候这场戏正演到高潮的地方,女主坐在地上小声哭,魏无羡环抱着她,一下一下轻轻地拍着她的背。

入戏时的魏无羡是最迷人的。他可以完全融入场景和角色,分明不争不抢,却好似将所有的光芒都不由自主地引向他,像星子一样落在他明亮的眼睛里。

而如今那双眼睛全神贯注地注视着怀里的女孩,眸中是不忍,是心疼,是愤怒,掩藏在一层薄薄的阴云之下,像山雨欲来前压抑的天空。

——就像当年那部成名作的导演说的那样,“他往那儿一站,场上所有,黯然失色。”

“魏只适合做主角。”

蓝忘机站在远处默不作声地看了很久,直到有人认出了他,殷勤无比地问他要不要去休息室休息,这才回过神一般摇头拒绝。

“卡!”聂大导喊。

“过!过过过!”聂怀桑站在旁边,手拿着个小喇叭,也兴奋得手舞足蹈,“魏老师你真的太棒了!当年的‘一条过’真不是白叫的!”

不止是他,旁边几个围观的工作人员都看得有点懵,那几个小姑娘甚至还在悄悄抹眼泪。

魏无羡笑了笑,已经懒得去纠正“魏老师”这个叫法了。他放开了怀里的女演员,一抬头就看到了人群之后的蓝忘机——简直是意外之喜,忙道:“蓝湛!”

搭戏的女演员显然还想与他多说几句话,但魏无羡已经飞快地从她身边跑开了。

考虑到蓝忘机的身份,为了避免他也被围观,魏无羡干脆把人拉到了一间独立的化妆间——他问主演谢怜借的,进去以后随手把门一关,学着老干部的语气玩笑道:“蓝总第一天就来探我的班,魏某实是深感荣幸。”

蓝忘机面不改色地接他的话:“我是你经纪人。”

魏无羡一秒破功:“行吧行吧。哎哟让我先把这个头带拿掉,太紧了勒得我难受。”说着他转向化妆台上的镜子,忙不迭地扯掉额上头带,还顺手抓了一把头发。

还想继续开口说什么,他忽然注意到,镜子中,他的身后,蓝忘机正一瞬不瞬地看着他,隔着不近不远的距离,眼神深邃甚至难以捉摸。

魏无羡:“……”

他顺着蓝忘机的目光看了看镜子中的自己。一身日韩风的高中男生校服,如他剧中设定的那样,领口的扣子解开了两颗,领带系得很随意。头发被抓得有些乱,脸上的妆让他显得更加年轻,看着仿佛就像……真的回到了那时候一样。

那会儿我和蓝湛还在一起呢。魏无羡鬼使神差地想。

……最后究竟为何分开了呢?

他忽然转过身,两步走近蓝忘机,按着他的肩膀用力往后一推。对方没有防备,一下子撞在了身后的衣柜门上。

蓝忘机蹙眉:“魏婴?”

魏无羡只觉心里有什么东西烧得厉害。今天是他时隔多年重操旧业的第一天,太多的旧事像潮水一样涌上来,激得他有些喘不过气。

而那些早已缥缈的旧事里,就只有蓝忘机还这么近地、真真切切地站在他的眼前。

“蓝湛。”他在蓝忘机耳边讲话,声音故意压得很低,“其实我一直看不懂你。你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意思?跟我解释解释呗?”

蓝忘机:“……”

魏无羡道:“你知道我在说什么的。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把话说开那么难吗?”

蓝忘机:“……”

见他不说话,魏无羡等得有点不耐烦,稍用了些力抓着他的领口,笑容里几分意味不明:“喂,说话啊,你还喜欢我是不是?想跟我复合?”

蓝忘机:“……”

魏无羡眼睛里像是有火苗在跳动,灯光把他耳垂上的方形耳钉映得红得刺目——然而只有他本人知道,一时冲动问出这句话,心里是多么没底,甚至希望时间即刻倒流,回到他拉着他走进化妆间的那一刻。

——然而世界上根本没有后悔药和时光机。他“啧”了一声,忽然捏住蓝忘机的下巴,破罐子破摔似的抬起头吻了上去。

蓝忘机整个人明显地一僵,愣愣的没有反应,任魏无羡毫无章法地咬着他的唇瓣,甚至伸出舌头去勾住他的。

亲了一会儿还没得到回应,魏无羡心底那阵子不安渐渐消失,像一颗石子悄无声息地沉到水底。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贴着他的唇硬撑着用调侃的语气说了句,“木头桩子都比你有意思”,便松开了手。

他用手背抹了抹嘴唇,心烦意乱地转过身正打算离开,身后一股力道忽然抓住了他的手腕,他猝不及防地又被扯了回去,整个落在蓝忘机覆下的阴影里。

对方的动作比他方才的要凶狠得多,一上来就咬破了他的下唇。魏无羡吃痛地去推他,却被箍住腰抱得更紧。

他被吻得几乎窒息时蓝忘机才把他放开。魏无羡趴在他胸口大喘气,懒得说话,想抬起头狠狠瞪他一眼,却听蓝忘机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来。

“你当初,为什么要走?”

像是极力压抑着情绪,甚至带了点颤抖。

魏无羡下意识便要装傻说“你指的什么?”,可蓝忘机略带颤抖的尾音实在让他说不出来这句话。他很少见对方露出这副模样。但想了想,最后也只是换了句话敷衍,道:“留下来,你能帮我?”

蓝忘机立即道:“我……”

“嘘。”魏无羡食指点在他嘴唇上,眼睛里的有几点与刚才镜头之下如出一辙的晃动的光,“蓝湛,你不是爱念旧的人,过去的事情就别提了,咱们说说实际的。”

他语调一转,话音里带上了几分故作轻松的揶揄,“刚问你呢,你是想跟我复合吗?”

蓝忘机:“……”

犹豫至少代表不会完全拒绝。魏无羡的心情不像方才那样沉了,脑中清醒了些,努力搜索着合适的词汇组织语句,让对方听不出他的异样,道:“如果你想的话,我同意。跟着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唔可能有那么一点儿,不过不重要——何乐而不为呢是吧?”

蓝忘机拧着眉头看他:“你的确这么想?”

魏无羡心说我当然不,却故意假装听不懂他的意思,状似十分轻松地道:“是啊。我现在可是今非昔比,还想在这里立足,最快的方法可不就是……找一个像蓝总这样的人?”

他把“蓝总”二字咬得很重,蓝忘机猛地抓住他肩膀,道:“魏婴!”

魏无羡心脏砰砰直跳,面上却仍是那副没心没肺的笑容:“嗯哼?”

蓝忘机:“你……”

这时,化妆间的门被人敲响了。


TBC


 下章


评论(17)

热度(6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