泠依惜

遇到我,有没有觉得相见恨晚?
微博@泠依惜
lof看不到@,有事评论或者私信

【忘羡】一触即发 4

现pa娱乐圈,破镜重圆

老板/经纪人叽×明星羡

一个沉寂之后复出的故事


※ 重写了一下

其他章节:  1   2   3

======


给他化妆的小姑娘激动得手抖,差点把眼线笔戳进他的眼睛里,不得已换了人来,自己躲到角落里小声哭,魏无羡耳朵尖,还听到她跟同事呜呜咽咽地说了句:“他竟然真的回来了……是真的……我就知道他不会不要我们……”

魏无羡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鼻子控制不住地有点发酸。

征得他的同意之后,造型师为他修剪了头发,做成了一个额前带着碎发刘海的学生头,脑后的部分保留了原本的长度,用橡皮筋扎成一个小小的揪揪,不羁之中满是活力。

魏无羡那张脸本就有些嫌小,消失的这些年,岁月几乎没有在他脸上留下什么痕迹。化妆师只是简单地化了一些镜头妆,也没再多加什么修饰。他换上了剧组提供的服装——日韩式经典款校园制服,结合饰演角色的性格,领口的扣子解开两颗,领带松松地垂在胸口,左耳戴上了一枚红色的方形耳钉,在灯光之下反射着无机质的光。

魏无羡半身撑着化妆台,对着镜子检查眼妆,透过镜面看到蓝忘机站在他身后不远处看着他,便朝镜子里的那人眨了眨左眼。

蓝忘机不动声色地移开了视线。

聂怀桑作为角色“亲爹”,看到魏无羡换上这一身行头,仿佛看到笔下的人物从文里走出来了似的,捂着心口都快哭出来了,口齿不清地喊摄像过来拍定妆。

他缓缓地走到幕布前。感受到身后蓝忘机的目光注视,他忽然觉得这几步路变得格外漫长。

再一次重新站在镜头前时魏无羡依然有些恍惚,不过身体还是下意识地摆好了最完美的pose,随着摄像机咔嚓的快门声,嘴角上扬起一个恰到好处的弧度。

 

拍完定妆,好容易哄得聂怀桑满意了,已经到了傍晚时分。魏无羡没好意思让人一天连请自己两顿,推脱说晚上和蓝忘机还有些事要商量,在众人依依不舍的目光注视下离开了摄影棚。

钻进蓝忘机的车里,他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分明以前忙得各处跑的时候也没如何,怎么今天不过是临时去拍个定妆就那么累?

蓝忘机系好安全带,对他道:“你睡会儿吧。”

“唔。”魏无羡含糊地应了,手上却摸出了聂怀桑刚才塞给他的剧本翻了起来,“蓝湛,我肚子饿了,去哪儿吃点?”

“好。先回去。”蓝忘机道。

摄影棚在郊区,从之前那家日料餐厅过去不太远,离云深的住处却有大约两小时车程。魏无羡翻着台词本,已经十分现实地琢磨要不要拍的时候在附近住酒店算了,刚掏出手机打开app准备搜一搜,就又听蓝忘机道:“以后我去接你。”

魏无羡乍一听这话十分耳熟,回忆了一下发现是早上跟蓝忘机调侃的那句话,笑道以为我不知道你有多忙,怎么还当真了,见对方竟似乎有些不依不饶的模样,心头一热,便退一步说那让司机去接吧。

蓝忘机没再说话,车里只剩下在空气中温柔流淌的轻音乐。

魏无羡把放在手边的软枕搁在脑后,懒洋洋地窝在车后座,换了一个更加舒服的姿势,一边看剧本,随手划一划自己的台词,一边在心里琢磨回去之后去哪儿吃晚饭好,不知道当年高中校门口那家做得特别好吃的麻小还开着没……

“关了。”蓝忘机忽然道,“那对夫妇前年搬走了。”

魏无羡:“啊……?”这才意识到自己又不小心把心里想的事情说出来了,笑了笑,“是吗。蓝湛你居然还记得啊。”

他说话间抬起头,发现刚才只顾着看台词没注意,蓝忘机这一路竟不是往他们小区那个方向开的。

这片地方十分眼熟——他以前上学时经常来吃宵夜,即使五年不见好像也没有发生多大变化,就比如街角那家红色广告牌的湘菜馆,连坏掉的那个灯泡都跟他记忆中一模一样。

魏无羡感觉心中像是被什么东西轻轻撞了一下,话音也不自觉地柔软下来:“蓝湛,你现在可比之前上道多了。想当年咱们好的那阵子,你还总逼我吃你家的草根树皮呢。”

后视镜中的蓝忘机面无表情,脚下松了离合,淡淡道:“不吃就回家。”

魏无羡连忙陪笑:“吃,吃,蓝总请的,怎么不吃。”

两人去了楼上的包厢,魏无羡连菜单也不用看,闭着眼睛叫了几个招牌菜,末了还良心发现给蓝忘机要了两盘清淡的。

他剧本还没看完,等菜上来时便拿出来翻了翻,看着看着忽然一乐,抬头对蓝忘机道:“蓝湛,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你陪我对对戏呗。”

蓝忘机看他的眼神有一瞬间的变化,很快道:“好。”

魏无羡拿出手机拍了一张,又把手上的台词本递了过去,指着其中一段说:“喏,你念这个,女主。”

蓝忘机:“……”

他的目光落在魏无羡身上,发现对方也正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方才走得急,只匆匆换下了衣服,脸上的妆没有卸,扎起的小揪揪也没有放下来,一头蓬松的头发刚才在车里蹭得有点乱,这让他周身的少年气愈发鲜明。

那一瞬间蓝忘机张了张口想说话,可是魏无羡已经声情并茂地开始了。他想要进入状态不过是一个眨眼的功夫,手掌一拍桌子,眉头拧起,微怒道:“是谁把你弄成这样的?!”

“……”蓝忘机犹豫了一下,决定先照着台词棒读,“我自己摔的。”

魏无羡不愧是魏无羡,丝毫没有受他的影响:“别骗我。是不是姓林的(男主)干的?都跟你说了离他远一点!”

蓝忘机继续棒读:“……真的不是的,你不要误会他。”

魏无羡:“上一回也是,这一回也是,你……哎哟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不行了这什么台词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蓝忘机:“……”

其实台词是很正常的台词,毕竟是聂怀桑写的,比好多偶像剧“女人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看起来还稍微要高级一点儿,关键是被蓝忘机那毫无感情的低音炮一念,就完全不是那个味儿了。

正好这会儿菜也上了,魏无羡笑够了,注意力瞬间转移,丢了手机,心满意足地跟那一盆剁椒鱼头斗智斗勇了。

蓝忘机坐在他侧面,开始几筷子都没往自己碗里夹,而是从那几盘菜里挑出最好的部分,全都放进了魏无羡的碗里。魏无羡动作一停,嘴里还含着一块鱼头,有些惊讶地抬头看他。蓝忘机目光依旧坦然,好像在做一件十分理所当然的事,一连夹了好几筷子才停下,一口一口开始安安静静吃那两盘清淡的。

魏无羡眨了眨眼睛回过神,一边继续咂着鱼肉一边想,五年没见了,蓝湛果然还是变了很多。

他笑了笑,说起了以前的事:“蓝湛,我忽然想起来,这好像还是我第一次拍校园偶像剧。”

“真好玩儿,最该拍这个的时候,我跑去干嘛了?”

——他跑去名导手下拍了部警匪片,还一举拿了最佳男配角。

不过魏无羡此时的确完全无意炫耀,桌上变黑的手机屏幕映出他现在的脸。那颗红宝石耳钉忘了取下,在他耳垂上张牙舞爪地宣示着存在感。

 

聂怀桑那边哭天抢地催得急,正好魏无羡最近也没别的事儿做,第二天就去他们剧组报道,正式开拍了。

早上来接他的是蓝忘机派给他的两个助理——就是昨天见过的那两个、一个叫蓝思追一个叫蓝景仪的年轻人。魏无羡打开门时看到门外站着的不是蓝忘机,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小小地失望了一下。

聂怀桑的这部剧叫《雨季备忘录》,讲的是青春期少年少女的校园三角恋,大概就是一个青梅竹马敌不过天降的故事。魏无羡所饰演的男二正是那个悲催的竹马,是一个有点痞气有点坏的邻居哥哥,而有情人终成眷属的男主是温文尔雅的暖男人设。

蓝景仪忙里偷闲瞄了几眼,评价道:“嗯,套路又不套路,我觉得有前途。”

蓝思追点点头,道:“魏前辈一定能演好。”

魏无羡笑得很吊儿郎当:“那当然了,实不相瞒,本色出演好伐。”

“哇!”蓝景仪一声惊呼,“瞧我发现了什么,第四十三页第二场,竟然有吻戏!”

“……”魏无羡,“黄毛这种生物不是离女主越远越好吗?”

“景仪,亲个额头怎么就叫吻戏了……”

“……”


TBC


 下章


评论(10)

热度(5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