泠依惜

遇到我,有没有觉得相见恨晚?
微博@泠依惜
lof看不到@,有事评论或者私信

【忘羡】一触即发 1

现pa娱乐圈,破镜重圆

老板/经纪人叽×明星羡

一个沉寂之后复出的故事



※ 重写了一下


======


#魏无羡 复出#

 

这条消息在热搜榜上挂了不到一个小时,就被某某小鲜肉的绯闻给挤出了前十。

魏无羡等烧烤端上来时闲得无聊想到这回事,又摸出手机登上微博搜了搜,发现榜上已经完全搜不到这几个字了。

晚上九点的大排档挤满了人,老板和他儿子在炒锅和烤架前来回忙活,整个店里都弥漫着一股浑浊的烟火气。

魏无羡穿了件黑色休闲衫,随意地坐在某一个角落,手上拿了罐冰啤喝。他旁边一桌坐着两个抱怨上司抠门的中年人,不远处还有两个小姑娘,头发一个染成紫色一个染成蓝色,叽叽喳喳地聊一些八卦。

又等了一会儿,菜还是没上,魏无羡正打算起身出去催一催,身后忽然传来一阵骚动。中年人和小姑娘的声音都停了——倒不如说,整家店都安静了下来。

魏无羡懒洋洋地回过头去,一点儿也不意外地看见蓝忘机站在他身后两米远,一身高档的黑色西装,像是刚下了什么重要会议似的,看起来就与周围的气氛格格不入。

魏无羡心里算了算,他俩应该得有五六年没见了吧……不过嘛,云深传媒的老板也算个名人,偶尔会在电视上报纸上财经杂志上看到几回,因此那张脸瞧着倒是一点也不陌生。

他还准备再好好打量打量,一顶鸭舌帽忽然被扣到他的头上。接着蓝忘机的声音在头顶响起,和之前在电话里听到的也没有多少区别,淡淡地道,“走了。”

魏无羡把帽子抬起来一点,一脸无辜地说:“菜还没上呢,我可是付了钱的。”

正巧这时老板娘端着两个盘子走过来,目光从蓝忘机身上收回去看向魏无羡,有些局促地道:“小伙子,久等啦,你的烧烤好了。”

不等魏无羡答话,蓝忘机已经微微侧过头道:“麻烦打包。”

老板娘连声应着走了,魏无羡挑眉笑他道:“你看你,吓到人家了吧。”

闻言,蓝忘机不置可否,不过脸色好像真的缓和下来一点,又重复了一遍道:“走了。”

魏无羡没再多说什么,拍拍裤子站起身,瞥见那两个小姑娘一直盯着他俩看,还大大方方地回过头去冲人家笑了笑。

蓝忘机没带司机,车就停在路边上。虽然从外表来看这就是辆低调甚至有些普通的商务车,魏无羡上了车才发现,里面的设计才是真正的高端大气有内涵。

——然后他就在宽敞舒适、弥漫着高雅香味的车厢内,打开了一次性餐盒开始吃路边摊上打包的烤串。

蓝忘机好像透过后视镜看了他一眼,却意料之外地没有对他这一行为加以制止,开口提了另一件事:“魏婴,出门在外不要这么随便,你要有身为艺人的自觉。”

魏无羡咬下一个鸡心,嘴唇上沾了点油光,笑得有些意味不明:“蓝湛,这合同还没签呢,你倒是先管起我来了。”

“不过嘛……”他道,“我看你的担心有点多余了,我觉得咱俩站一起的时候还是你比较受关注——哎,你信不信我现在就算当街喊一声‘我是魏无羡!’也没人会认得?”

蓝忘机没说话,魏无羡倒是自己又接了下去:“好嘛,我知道。没那么夸张。”

他哼笑了声,低下头继续吃他的串串,有点后悔没把刚才喝了一半的啤酒也带上,现在渴得慌。

他抬头正想问问蓝忘机车上有没有放饮料,对方已经递了一瓶矿泉水过来。魏无羡微微一愣,这才道了谢接过去,想去拧瓶盖时发现,盖子竟不知什么已经被拧开了。

“嗯,蓝湛。”魏无羡灌下去大半瓶矿泉水,算是吃饱喝足,看了看窗外,问道,“咱们这是要去哪儿?”

蓝忘机平稳的声音传来:“回云深。”

 

魏无羡是一个星期前回国的。

他没跟任何人说这件事,下了飞机直接去了Y市,打了个电话让江澄去机场接他。

江澄嘴上埋怨,却还是立马处理完手头的事情,离开公司直奔机场。两个人很久没见,吃了晚饭后又去泡吧。江澄以为他这是在国外待腻了想回来玩儿一阵子,便随口问他这次打算待多久。

谁知魏无羡晃了晃手里的酒杯,连点儿思考的时间都没有,直接便道:“这次不走了。”

“不走了?”江澄没多想,点点头,“也好。我在Y市还有两套房子闲置,回头你直接挑一套搬进去住就好,省得再麻烦……”

“江澄,”魏无羡忽然打断他,一双眼睛在酒吧迷离的灯光下显得极亮,颇有些意味深长道,“我是说,我回来了。”

江澄不耐烦道:“我知道你回来了,所以这不是在帮你……”话说到一半,他自己后知后觉地一惊,有些不敢置信道,“难道你是说,你打算重操旧业,继续演戏……?”

魏无羡一点头,笑得十分理所当然:“是啊,所以我这不是来投靠你了嘛,江总。”

江澄:“……”

 

魏无羡是个演员,还是个曾经红极一时的演员。

——距离他上一回风风光光地站在镜头前,好像已经过去了五六年。

那会儿国内出名的小鲜肉还没几个,追星一族追的大都是日韩那边的偶像团。当年十九岁的魏无羡就像是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刚出道便凭借逆天的颜值吸引了一大票粉丝。不久后在某位爱用新人的名导手下拍了他的第一部电影,更是直接凭此夺得了金龙奖的最佳男配——既有颜值又有演技,才华横溢,还那么年轻,毫不意外地在娱乐圈内引起了一场巨大的轰动。

许多粉丝说魏无羡是娱乐圈的希望,甚至夸张地用“神话”一词来形容他。然而,希望也好神话也罢,他这颗耀眼的星却没能一直挂在天空里。

后来,魏无羡在风光最盛的年纪里,因为一些原因退出了娱乐圈。

宣布这个消息时粉丝痛哭流涕,刚走那阵子还总是有人惋惜,但在这个日新月异的信息时代,最多也不过是投向湖面的石子,溅起几个水花,闹了一阵子后便再无声息。

现在,又还有几个人记得他呢?

 

江澄虽然不太赞同他的决定,不过魏无羡既然回来了,兄弟的忙他总归是要帮的,便答应帮他联系几个熟人看看近期有没有合适的片子。

魏无羡没想去占用江澄闲置的房子,打算先在他家凑合几天,回头再想办法。江澄的公司主攻电竞行业,和影视是两个圈,虽然生意做得挺大,也认识不少名人,但他手上的资源其实很有限。

魏无羡这些年人在国外,对国内娱乐圈的事多少还有些关注,也知道想走下去不可能一直靠江澄。他自信凭他自己的本事,先签一个好公司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其他的嘛,都可以慢慢来。

 

蓝忘机给他打电话过来的时候,魏无羡正趴在沙发上翻一本娱乐杂志。

他看到来电显示的那串号码时愣了愣,脑海中瞬间冒出来两个疑问:一是,他回国才换的手机号是怎么被蓝忘机知道的?二是,这么多年了,那人居然一直没换过手机号?

这个电话来得有些猝不及防,但魏无羡仔细想了想,好像也没啥不能接的,哪怕对方只是单纯想跟他叙叙旧——于是便划开接听了,放在耳边道:“蓝湛?”

他这边反应得快,电话那头倒是停顿了片刻,这才低低地说了声:“是我。”

那两个字通过话筒传进他的耳朵的瞬间魏无羡心里还是没忍住咯噔了一下。久违了的声音与当年相比竟也没有多大变化,依然清冷平淡,又好像总在压抑着什么。

那声音同时还引出了一串有关过去的回忆。年少时的疯狂,莫名其妙却又干柴烈火。不算长久的恋爱,还有毫无防备的分离。

魏无羡把刚才心里一瞬间的悸动解释为未了的余情作祟——毕竟当年他俩好时也是很瞎旁人的眼睛的,如此一想便平静了很多,声音又恢复了轻快的调调。

两个人很没有营养地寒暄了几句,蓝忘机便话题一转问他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魏无羡也不瞒着他,坦然道:“还能有什么打算,干回老本行呗。我除了这个也不会别的了。”

蓝忘机对于他这个决定竟好像一点儿也不惊讶似的,顿了顿,又问:“你打算签哪里?”

这个问题正是魏无羡这几天一直在想的。他又不傻,那一瞬间算是彻底明白蓝忘机给他打电话的用意了,面上不动声色地继续道:“不知道啊,再看吧。好几个都是老熟人,感觉签哪里区别不大?”

果然,话音刚落,蓝忘机立即道:“我这里有适合你的资源。”

“嗯哼?”电话这头魏无羡手指习惯性地拨了拨头发,只听声音让人难以琢磨他究竟在想什么,“行啊,说条件吧。”

蓝忘机道:“签约云深传媒。”

我说什么来着。魏无羡想。

他爽快笑道:“没问题啊,是你我放心。这也算是帮我免去了不少麻烦了。”

蓝忘机道:“好,一言为定。”

像是生怕魏无羡改主意似的,蓝忘机当机立断说现在就要过去接他。

“等等等等,”魏无羡敏锐地发现似乎有哪里不对,“你的条件就这点?没别的了?蓝湛,我是不太懂现在的行情,但也没单纯到这个地步。”

电话那头沉默了很久,就在魏无羡准备说“没有就没有吧”的时候,蓝忘机缓缓道:“让我做你的经纪人。”

魏无羡:“……啊?”

挂了电话,魏无羡还是久久不能平静。

互惠互利的才叫交易,怎么他和蓝忘机的“交易”,所有的好处都是向着他来的?云深传媒是业内三大娱乐公司之一,多少艺人挤破了头也进不了。更别提最后那个要做他经纪人的条件了——签都签了,分配哪个经纪人过来还不全是公司说了算?要不是信得过蓝忘机为人,他几乎就要以为对方是准备包养他了。

等等,包养?

……

最后,魏无羡还是只能把这一切都理解为是蓝忘机念及旧情——也不知道他俩分手之后对方有没有再谈别的女朋友或者男朋友。毕竟都过去这么久了。

不想还好,他愈想愈意难平,干脆跑出来喝酒吃烧烤。于是才有了之前那一幕。

 

蓝忘机说要带他回云深,魏无羡本以为说的是云深传媒的艺人公寓,结果下了车之后才发现,他现在所处的地方貌似是一所同名的高档住宅区。

蓝忘机一脸绝对没有带错路的正直表情,领着魏无羡上了电梯,到了二十层的一户门前。

魏无羡背着手神游天外,脑内甚至把不可能发生的最坏的情况都模拟了一遍,直到蓝忘机设定了门锁,示意他上前去刷指纹和虹膜时才真正意识到:蓝忘机是真打算让他住这儿!

他问:“我是要和谁住?”

蓝忘机看他的眼神莫名的有点暗:“自然是你一个人住。”

说完又补充道:“我住对门。”

“哦——搞特殊啊。”魏无羡没忍住一笑,话头故意没在对方补充的后半句上停留太久,转而揶揄道,“不觉得你们员工宿舍条件有点太好?也不怕亏本啊老板。”

蓝忘机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我不介意你自负房租。”

这句话倒是把魏无羡逗乐了。因为在他的印象中,以蓝忘机的人设是不会开这种玩笑的。

蓝忘机替他设置好安全锁,自始至终站在门口没进屋,甚至都没提出要进去喝杯茶。只单纯地就工作和生活方面询问了一些相当公式化的问题,问完了点点头便要转身离开。

魏无羡连忙伸手拉住他,两人四目相对看了好一会儿,他才道:

“蓝湛,你真的没有什么别的要跟我说了?”


TBC


  下章


评论(10)

热度(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