泠依惜

遇到我,有没有觉得相见恨晚?
微博@泠依惜
lof看不到@,有事评论或者私信

【忘羡】不同往昔

又名,我被想撩的男人撩了。

原著向,生辰礼和醉酒叽 w


不要屏!蔽!我!!!


=======


魏无羡亲眼看着蓝忘机将手中那杯酒一口饮尽,一双好看的浅色眼睛渐渐浮上几分迷离,接着静静地闭上——他笑了笑,伸手过去想把人扶到榻上坐着。才架着他走了两步,突然想到了一个有点可怕的可能性:

蓝湛不会是装醉吧?

 

前阵子是蓝大哥的生辰。

云深不知处向来一切从简,不过毕竟是宗主,最基本的流程还是要走的。饭桌上难得见到了几样不是草根树皮做的菜,虽然仍是淡口的滋味,魏无羡却真心实意地连连夸了好几句,结束时还顺走了一包点心,带回静室慢慢吃。

蓝忘机这几天不知在忙什么事,今日午后难得有空回到静室,坐在案旁看书,回头看了一眼躺在榻上咔嚓咔嚓啃零嘴儿的人,道:“魏婴,到桌边来吃。”

魏无羡手上在翻一本话本子,答得唔唔嗯嗯:“懒得动不想走。要么你来抱我。”

那边静默片刻,蓝忘机居然真的放下书走了过来,弯下腰像是要抱他。

魏无羡美滋滋地伸出两条胳膊等着被抱,却没想到蓝忘机捞住他的腰往上提,竟是直接把人扛到了肩膀上。

魏无羡惊得手里点心都掉了:“蓝蓝蓝蓝湛?!”

蓝忘机面不改色地道:“是你说要抱的。”

魏无羡哭笑不得地扶住他的背抬起头:“你这叫扛,不叫抱!”

蓝忘机没说话,把他又往上托了托,缓缓地几步穿过屏风,在桌边放了下来。

魏无羡坐稳了,转头就把刚才小小的惊吓忘了个干净,接过那油纸包又开始吃,边吃边问:“蓝湛,你什么时候生辰?”

蓝忘机看了他一眼:“怎么了?”

魏无羡作漫不经心状,道:“没事儿啊,就是好奇,问问不行吗。”

蓝忘机伸手将他嘴角的点心屑拂去,柔声道:“在正月。还很早。”

魏无羡眯了眯眼睛:“唔。”

 

其实他也不完全是随口问的。

原本对于魏无羡来说,是没有“过生辰”这个概念的——他太久没过过,也压根儿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出生的了。可那日看蓝曦臣过生辰,突然想到,蓝忘机生辰,是不是也会如此?

吃长寿面,各色糕点,长辈小辈都会献上祝福甚至送上礼物……

礼物?

魏无羡一边想着,转了转夹在手指间的笛子。

他擀不得长寿面,更是与做糕点无缘,不过送个礼物总归可以的。只是,现在的蓝忘机,想要什么呢?

魏无羡跑去与小辈们商量,一众人托腮望天苦思冥想了半晌,七嘴八舌商议一阵,愣是没得出什么能把彼此都说服的结果。

最后蓝景仪干脆道:“有什么好想的,魏前辈你直接去问含光君得了!”

蓝思追没忍住笑他道:“都说礼物是惊喜,你这问了,就只剩下喜,效果得打一半折扣。”

自觉情商很高的魏无羡深以为然。去问别人要什么自然最简单方便,可是……

等等,既能问到他想要什么,又不会让他知道的办法……

魏无羡一拍大腿,吓走了脚边几只兔子,乐道:“我有办法了!”

 

——他所谓的好办法,就是把含光君灌醉了,让他亲自回答。

然而得手后把人扶到榻上坐好的时候,魏无羡心里忽然十分不合时宜地产生了一个怀疑:蓝湛果真醉了吗?

想来他灌醉蓝忘机的次数没有十次也有八次了,回回都是一杯倒。若是个普通人,也该多多少少习惯上一些了吧?

……说到底,如何会有一杯就倒的“普通人”。

魏无羡心里盘算着,打算试探试探对方是否真的醉了。

正好这时蓝忘机缓缓“醒”来,清澈的目光定定落在他的身上,如有温度,带着几分询问和平日里见不到的迷茫。

魏无羡被他看得心跳加速,心道这若是装的,那蓝湛演技也太好了吧。

他伸出手去搔蓝忘机的下颚,边胡闹边想究竟要如何试探。

之前蓝忘机喝醉时与他说过真心话,玩过捉迷藏,不讲理的模样像个三岁的小孩儿,后来还亲过他,抱他抱得格外用力,抿着唇把他撂在榻上,不由分说就欺身压下来……

打住,打住。

且不说那些都是以前的事了,现在的蓝忘机,怕是即使不醉着也能做出这些事来——当然,仅限于在他的面前。

魏无羡愈想愈得意,索性不想了,走去桌边又倒了杯酒过来,端着往对方嘴边送,心道一杯不保险,两杯总没问题了吧。

半途被蓝忘机一把抓住。

魏无羡任他抓着,笑眯眯的,循循善诱:“二哥哥,再喝一杯,好不好?”

蓝忘机摇摇头,认真地道:“再喝,会醉。”

魏无羡扑哧一声笑了:“那你现在是醒着还是醉着?”

蓝忘机看着他,眼睛里有两点不甚清晰的、晃动的光,“醒着。”

果真是醉了。醉得还很彻底。

魏无羡把那杯酒倒进了自己嘴里,随手扔了杯子,长腿一跨坐到蓝忘机腿上,面对面地捧起他的脸,道:“蓝湛,我问你,你想要怎样的生辰礼?”

蓝忘机目不转睛地盯着他,毫不犹豫地道:“你。”

魏无羡:“嗯?”

蓝忘机环住他的腰,把人困在怀里,又重复了一遍:“要你。”

魏无羡愣了愣,哈哈大笑:“就知道你要这么说,有够诚实呀。可你看,我现在已经是你的啦,来来,换个别的。还想要什么?”

蓝忘机皱着眉头想了想,开口依然道:“要你。”

坦诚的蓝忘机杀伤力实在太大。魏无羡觉得自己的脸有点烧,不动声色地躲开了他的视线,打着哈哈道:“都说了这个不行,你换一个。”

蓝忘机:“……”

魏无羡见对方没说话,以为他是在认真思考,就用手指撩他的抹额尾巴玩儿,结果放在他腰间的手一下子收紧,尚来不及反应,后脑也被按了下来。

他的嘴唇贴上了蓝忘机的。柔软的、像花瓣一样甜,带着隐隐的酒香。

“……?”

蓝湛这是怎么了?明明好端端地说着话,怎么一言不合又……

这个想法只在魏无羡脑中过了一瞬,他很快极为顺从地贴了上去,舌尖忘我地与对方纠缠在一起。

蓝忘机把他抱起来压到榻上,整个人居高临下地伏在他身上,落下的阴影之中,一双浅色的眸子显得特别亮。

魏无羡伸出舌头舔舔湿漉漉的唇瓣和嘴角,笑嘻嘻地道:“二哥哥,我好好问你话呢,你却又趁机做坏事。”

醉了酒的蓝忘机最为单纯直白,只听自己想听的,也根本没有多余的话,俯下身抱住他,道:“要你。”

“不许不要。”

“嗯……?”魏无羡有点没明白,“我啥时候说不要了……啊。”

是刚才,他想让蓝忘机换个想要的,对方醉了酒,八成就以为是自己不同意他“要他”。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魏无羡抱着蓝忘机笑了好一阵,方才因为激烈的亲吻汇聚在他眼角的泪水终于落下来,滑进枕头里。他伸手拍拍蓝忘机的背,道:“好好好,我全都给你,你想怎么‘要我’都行。然后呢,除此之外,还有别的什么想要的吗?”

蓝忘机满意了,压制他的力道松了些,道:“没有。”

“有你便够了。”

 

那刹那魏无羡觉得自己好似成了一只扑火的飞蛾,被面前灼目的光迷了眼睛,天地间便只剩下这一种颜色。

睡过去之前他想,大概我好好陪着蓝湛,对他来说就是最好的礼物的了吧。

——如果可以少惹些事情,少犯点家规,更规矩点更听话点,会不会更好?

蓝忘机亲着他的额头,声音轻柔地道:“你现在这样便很好。”

 

隔日,魏无羡悠悠然睁开眼睛,看见蓝忘机已经穿戴整齐,端端正正坐在榻边。瞧见他醒了,伸了一只手过来,替他理了理头发。

魏无羡打着哈欠坐起来,声音里透着慵懒与沙哑:“蓝湛你今天没有事吗?”

蓝忘机的手移到他身上穿得乱七八糟的中衣上,将系带解开,又仔细地重新系好。

“已经忙完了。”

“是吗。”魏无羡揉了揉眼睛,懒洋洋地笑道:“二哥哥,怎么今日对我这般好?”

蓝忘机没有抬头,声音平稳而低沉地道:“魏婴,今日是你生辰。”

“……”魏无羡,“嗯?”

他还迷糊着,反应了好一阵儿才明白“生辰”二字指的是什么,整个人都清醒了,不可思议道:“生辰?我?”

蓝忘机颔首。

这一切来的着实有些突然。

分明他昨日还想用酒套对方想要的生辰礼,怎么一觉醒来,过生辰的那个就成了自己?

一时间,他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感受。鼻子有些酸,整个人像是落到了柔软的棉花上,飘飘忽忽的站不稳脚跟。

魏无羡咳了一声,故作镇定地用手指戳了戳蓝忘机胸口,道:“我的生辰?我自己可是都不记得了……”

蓝忘机一字一句道:“我记得。”

魏无羡来了兴趣:“嘿,那你又是如何知道的?”

蓝忘机却没正面回答:“只要想知,自然会有办法。”

好嘛。

其实,哪怕蓝湛只是随便找了一天哄他开心,他也十分受用——更何况对方的神情如此认真,如何看也不像是随口道来。

难道今日他所忙碌的事情也与自己有关……?

魏无羡不由得心想,也不知道这一招蓝湛是从哪儿学的,可真是越来越厉害了。

他一条胳膊搂着蓝忘机的脖子,向对方眨眨眼睛,软声道:“那二哥哥给我准备了什么礼物?我这个人可是很挑的。”

蓝忘机摸摸他的头发,像是微微笑了。

“一会便知。先穿衣。”

 

END


====

我也不知道啥礼物,不要问我嘻嘻



评论(49)

热度(27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