泠依惜

遇到我,有没有觉得相见恨晚?
微博@泠依惜
lof看不到@,有事评论或者私信

【忘羡】千万人中一眼认出自己是一种什么感受?(中)

#不是这个自己,是另一个。

当老祖羡遇上婚后羡

※附带两个叽

 

魏无羡=老祖羡,魏婴=婚后羡

蓝忘机=青年叽,蓝湛=婚后叽


 上篇


========


9.

魏无羡一晚上没睡好。

他半夜总觉得隔壁有什么动静,但真仔细去听却又听不到什么,捞了本书盖在脸上,好容易睡着,结果一大早就醒了。

他边打哈欠边走到洞外,一抬眼就看到了早已穿戴整齐、正在擦剑的蓝忘机,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昨天的一切貌似不是做梦,咳了一声,上前道:“蓝湛,你可真刻苦啊!”

蓝忘机蹙眉:“什么?”

魏无羡下巴点了点他手中的避尘:“昨晚你没睡吧,一直在练剑?”

“……”蓝忘机无言,“我并未。”

——他的确没睡,在桌边坐了一整晚,想事儿。但也没练剑啊。

魏无羡摸了摸脑袋,自言自语道:“那可奇了怪了,难道我也会听错……”

蓝忘机:“?”

 

10.

魏婴睡到日上三竿才起,整个人没骨头似的倚在蓝湛身上,任对方扶着走,让魏无羡,和乱葬岗上所有温家人都觉得很没眼看。

魏无羡嫌弃道:“你不能自己走吗?”

魏婴看他一眼:“蓝湛愿意扶我我为什么要自己走?我还想让他抱呢!”

魏无羡:“……”

他天生伶牙俐齿,几乎从未在口舌吃过瘪,没想到这一回栽在了“自己”的手上。

“那什么,”魏婴懒洋洋地晃了晃手里的一卷东西,总算舍得从蓝湛身上下来,“来,咱们好好商量个正事。”

魏无羡翻了个白眼:“‘我’能有什么正事?”

一旁收拾桌子的温家人见状,连忙要退下去。

魏婴不冲又道:“哎,你们也留下,一起听。”

一众温家人纷纷停住动作,面带疑惑地望向他,那一瞬间魏无羡注意到,另一个“自己”好像愣了一下,眼睛有点红。

 

11.

简陋的房屋内,魏无羡和魏婴坐在最前面,蓝忘机和蓝湛坐在他二人身边,不远处是温四叔他们,温婆婆带着温苑默默无闻地缩在角落里。

魏婴进来之后很久没再开口,旁边蓝湛一直拉着他的手。魏无羡忍不住道:“你兴师动众的,到底要说什么?”

魏婴眨眨眼睛,仿佛终于回神,一拍桌子,开口道:“我想过了。一句话概括,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魏无羡:“……哈?”

蓝忘机闻言,也皱起了眉头。

魏婴与众人解释道,若是继续再此处生活,无非是给继续其他世家当眼中钉肉中刺。反倒不如悄悄离开此处,去到谁也不知道的地方,哪怕大隐隐于市,也能各自好好生活。

魏无羡立刻站起来:“不可能!我不同意!”

魏婴依旧不慌不忙道:“你不要急嘛,你也可以继续和他们一起生活啊,换个地儿而已。”

魏无羡脸上笑容全消失了,冷冷道:“我若偏要留在此处,‘你’奈我何?”

魏婴道:“想必你也知现在外面是个什么情况。安静一时,怎可能安静得了一世?你带着一堆人在这儿做活靶子,如何保证只靠自己能守得住?”

魏无羡道:“你怎知我守不住!我……”

魏婴蓦地站起来打断他,厉声道:“我当然知!我就是证据!”

魏无羡:“……”

他看着将来那个自己与现在完全不同的身形和面容,忽然意识到自己问了一个非常傻的问题。

 

12.

魏婴道出那句话之后,周身骇人的气场散去了,又变成了先前那副懒懒的模样,指了指蓝湛,对魏无羡道:“旁的不说,你且与他过两招试试?”

魏无羡看到这个“蓝湛”就窝火,立即道:“试就试,谁怕谁!”

魏婴扶着蓝湛的肩膀笑弯了腰:“你看看,他真以为自己天下无敌呢!”

蓝湛拍了拍他的手,望过来的眼神十分复杂。

两人走到后山一片开阔之地,还未站稳脚跟,魏无羡便先发制人拔出陈情,一道凄厉的笛声响起,整坐山头都微微震颤起来。

蓝湛一言不发地锁定着他,手中避尘出鞘,足下轻点向他逼近。

锋利可怖的骨爪不断从泥土中伸出去抓他的脚,但还未接近就纷纷碎成一堆碎末。

魏无羡“啧”了一声,曲调一转,闪身后退,自旁边密林之中突然出现数十只凶尸,个个眼露凶光,顷刻间就将白衣人密不透风地包围。

魏无羡三两步跃上一座残破屋顶,继续以笛音御尸,瞳孔之中隐有红色的光芒闪烁。

蓝湛被尸群包围难以脱身,即使他灵力高强,也架不住凶尸前赴后继地涌来。魏无羡吹着笛子,望着脚下血肉横飞的战场,得意地眯起了眼睛。

突然,尸群中的白衣人好像抬起头与他对视了一眼。

魏无羡:“……?”

他根本没有作出反应。下一刻,浅浅的檀香撩过他的耳畔,与此同时有什么东西抵上了他的后心。

——是避尘的剑柄。

 

13.

魏无羡连忙旋身躲开——即使刚才那一下就已宣告他的失败,余光瞥向混战的尸群:里面哪里还有蓝湛的身影!

他再一起举起笛子,但蓝湛已经近了他的身,冰蓝的灵力挟着掌风步步紧逼,速度快到他根本来不及招架。

在他一步步退到屋檐处的时候,蓝湛忽然停手了。向他点了点头,转过身,跳下了房檐。

魏无羡还久久地愣在原地,仿佛根本不愿相信究竟刚才发生了什么。

他怔怔地低下头,看到另一个自己抱着胳膊,正好整以暇地看着他,一脸毫不掩饰的笑意,顿时只觉仿佛有一口气堵在了嗓子眼,上不去也下不来。

半晌,魏无羡道:“随便你们吧。”

说罢,跳下屋顶,头也不回地向远处走去。

身后还听见魏婴的声音:“蓝湛你太过分啦!你看‘我’都被你吓成那个样子了……”

 

14.

魏无羡坐在林中一块光秃秃的石头上,一手抚着笛子,心事重重地抬头望着天上的阴云。

想着想着,他手上力道忽然加重,骨节咔咔作响,陈情差点被他捏断。

不远处忽然有脚步声传来。魏无羡头也懒得回,当即摸出一张符咒扔了出去,狠声道:“滚!”

本该有的爆裂的声音没有响起。魏无羡冷着眼回过头去,看到来的是一个白衣人。

是青年的蓝忘机。

魏无羡唇边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哟,你来干什么?看笑话?”

蓝忘机摇摇头,看着他认真地道:“他来自未来,知你弱点。”

魏无羡“哈”了一声:“所以呢?我就活该打输?输给‘你’?”

蓝忘机没说话。

魏无羡一时冲动说出了这句话,好像反而自己把自己说冷静了,沉默片刻,又道:“但他们说的的确有道理。”

“即使他一人不行,还能有二人、三人,百人,甚至千军万马。而我只有一支笛子,一双眼睛。两只手,两条腿。”

魏无羡长长地叹了口气——这个动作出现在他身上显得极其违和,放缓了语调道:“蓝湛,让温家人跟他们走吧。”

蓝忘机却道:“那你呢?”

“我?”魏无羡转了转手中的陈情,鲜红的笛穗轻轻扫过他手腕苍白的皮肤,笑道,“我自然是留下来,哪儿也不去。”

蓝忘机向前一步,拧眉道:“魏婴!”

魏无羡也提高声音:“我就在这!我偏不走!”

蓝忘机猛地上前,电光石火间伸手去抓他。魏无羡一时不察,手腕被人死死攥住。

他的目光瞬间变得十分危险。

魏无羡缓缓抬头,道:“蓝忘机,我打不过‘他’,难道我还打不过你了?”

 

15.

“所以说啊,我觉得这个地方不错。要不这里,这里,也可以考虑。”

魏无羡和蓝忘机回来的时候,正好看到魏婴指着地图跟温家人一起商量去处,表情倒是挺严肃,手上却捧了块瓜,吃得非常没有形象。

而刚才打赢了他的那位“蓝湛”,此时正给他身边的祖宗切西瓜。看他一块吃完了,伸手拿走了瓜皮,又递了一块新的过去。

魏无羡想到刚才发生的事情:“……”

魏婴说得开心,最后一个注意到他,呸地一声吐了籽,嘴都顾不上擦便道:“来啊,一起吃啊!我……”

他话音一顿,突然发现“自己”的脸色极其不好看。

魏婴奇怪道:“咋了?‘我’至于这么想不开吗?”

“……”魏无羡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愤然拂袖,转身进了伏魔洞。得亏伏魔洞没有安门,不然现在一定已经坏了。

魏婴:“?”

蓝忘机走了过来,与蓝湛对视一眼,后者拍了拍魏婴的肩膀。

魏婴:“???”

 

TBC


=======

真实爽到 


 


评论(70)

热度(25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