泠依惜

遇到我,有没有觉得相见恨晚?
微博@泠依惜
lof看不到@,有事评论或者私信

【忘羡】千万人中一眼认出自己是一种什么感受?(上)

#不是这个自己,是另一个。

当老祖羡遇上婚后羡

※附带两个叽

 

魏无羡=老祖羡,魏婴=婚后羡

蓝忘机=青年叽,蓝湛=婚后叽


========


1.

魏无羡背着手走在集市上,眼睛时不时地往旁边瞟一眼——蓝忘机就站在他身侧,与他保持着约摸三尺的距离,一言不发地向前同行。

为什么我总是能遇到蓝湛?这是他想的第一个问题。

为什么我好像又蹭了他一顿饭?这是他想的第二个问题,同时情不自禁地摸了摸自己的良心。

正想着回头问问对方接下来打算去哪里,余光一瞥,敏锐地在前方熙攘的人群之中捕捉到一个分外熟悉的身影。

——说熟悉其实一点不熟悉,魏无羡确信自己没见过那个人。但就是不知怎么的会这样想。

与此同时那人也抬起头看过来,发现了他,明显地一愣。二人四目相对片刻,好像在某一瞬间达成了某种共识。

那人向魏无羡走过来,魏无羡也在同时停住了脚步。

身边蓝忘机的目光里浮上些许疑惑。

那人走到魏无羡身前,勾起唇角笑了:“去喝一杯啊兄弟?”

魏无羡也笑:“好啊。我请你。”

蓝忘机有些莫名:“你们认识?”

魏无羡:“不认识。”

蓝忘机:“……”

他还想再问什么,魏无羡已经和那个人一起向路边的一家酒肆走去了。

蓝忘机在自己反应过来之前迈出步子跟了上去,魏无羡回过头露出一个奇怪的表情:“蓝湛你不是不喝酒吗?”

“……”蓝忘机顿了顿,道,“你有钱吗?”

 

2.

一张方桌边坐了三个人,喝酒的黑衣服的魏无羡,喝酒的黑衣服的神秘人,还有喝茶的白衣服的蓝忘机。

三杯酒下肚,两人开始对话。

魏无羡先道:“那什么,‘夷陵老祖’?”

那人:“不敢当,曾经的曾经的。”

魏无羡:“巧了,我好像也被这么喊。”

蓝忘机:“?”

换那人道:“你姓魏?魏无羡?”

魏无羡:“没错。”

那人:“巧了,我也姓魏。魏无羡。”

蓝忘机:“……?”

彼此交换了一下眼神,二人不约而同举起酒杯,碰杯之后一饮而尽。酒桌上的气氛似乎就在这一刻变了。

见蓝忘机一头雾水,魏无羡十分体贴地凑过去向他解释道:“蓝湛,这个人是‘我’。”

蓝忘机:“什么?”

那人笑着向他摆摆手:“哈哈,好久不见啦蓝湛!”

蓝忘机感觉自己完完全全成了局外人。

 

3.

片刻后,神秘人——应该叫他魏婴,总算是把事情的经过讲清楚了。

大致就是未来的魏无羡因为某些原因回到了过去,结果两个人正好碰面了。

蓝忘机对此十分怀疑,魏无羡却是确信不疑。

可能人对‘自己’的感觉就是格外不一样,魏无羡到现在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一拍桌子,道:“等等,我为什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魏婴向他勾勾手:“你过来,我告诉你原因。”

魏无羡真过去了。结果魏婴二话不说就是一掌打上来!

魏无羡大惊,堪堪闪开:“卧槽你干吗!”

魏婴拍桌站起:“打你啊!我老早就想这么做了!可算被我找到机会了!”

魏无羡连连出手格挡:“想什么呢!‘我’不就是‘你’吗?”

魏婴依旧不依不饶:“打得就是‘我’!”

……还真是说打就打绝不含糊。两个人很快到一边扭打成一团。结果一个没金丹一个灵力低,肉搏下来竟是难舍难分。

被遗忘在一边的蓝忘机觉得自己此时十分应该去劝架,但,他应该拉哪一个‘魏婴’呢?

 

4.

直打到第二十二回合,这场闹剧终于被迫终止——酒肆里又进来一个人,也是一身白衣,穿过围观看热闹的人群,不由分说地伸出手,准确无误地从那两个扭打成一团的人中间拎出了……一个魏婴。

白衣人转过身的瞬间,蓝忘机忽然明白为什么魏无羡确信无比那个玄乎的人就是他自己了。

魏无羡看见魏婴被拎在一个看起来很像蓝湛但又好像有哪里不一样的蓝湛的手中不断扑腾,瞬间感觉自己从人设到三观都碎了个稀里哗啦。

那边魏婴也是十二分不服气:“你不帮我打他就算了,你还帮他!”

白衣人,未来的蓝忘机,蓝湛道:“我是在帮‘你’。”

魏婴:“……”

于是酒桌边变成了四个人。

一时间谁都没有说话。

魏无羡面上很不爽,心里也很不爽,原因很简单:凭什么将来的自己颜值和武力值一起下降了?!

蓝忘机面上很平静,心里却也很不爽,然而他这个原因就比较复杂了:就好像自己还没来得及吃的东西被另一个自己先动了一样。

气氛尴尬到诡异。

魏婴咳了一声,率先打破平静:“一会儿你打算去哪儿?”

魏无羡道:“回家呗还能去哪儿。”

魏婴道:“那我跟你一起去。”

魏无羡立即道:“你干吗?我不同意。”

魏婴没说原因,反而冲他笑笑:“你可以试试咱俩谁更会赖?”

眼看两人又要打起来,蓝湛一边淡定喝茶一边把身边的魏婴拉下来坐回到椅子上。

蓝忘机……蓝忘机伸了伸手,最后没敢动。

——所以自由人魏无羡耀武扬威地冲对面挥了挥拳头。

 

5.

最后一行人还是一起上了乱葬岗。

魏无羡只想自己回去,但他惊悚地发现二十年后的自己真的比现在更黏人更会耍赖!那还是人吗,那简直是狗皮膏药!

魏婴要去,蓝湛自然就一定也要跟着。同样是理由,从他口中说出来就正常多了:“法术尚不稳定,我担心会生变。”

事情都这样了,蓝忘机觉得自己好像也没有不去的道理。

乱葬岗前,一众被临时调来的凶尸在巡逻。

魏无羡挥挥手,指挥道:“你们去南边守着!”

魏婴也挥挥手,指挥道:“不,你们去北边守着!”

魏无羡:“???”

凶尸:“???”

所以,到底听谁的?

一脸懵逼的还有温情。

要不是粮食宝贵,她手里的一筐刚削好了皮的土豆差点就要招呼到魏无羡头上去。

“魏无羡你逗我玩儿呢?!”

 

6.

晚饭后说起正经事,两个姓魏的都像换了个人似的,突然变得严肃无比。

魏无羡:“最近我发现吧,balabalabala……”

魏婴:“嗯,可是还是有点不太对。balabalabalabala……”

二人不吵也不闹了,一边说话一边向伏魔洞内走,看方向,貌似打算去的地方还是血池。

蓝忘机和蓝湛一同在洞口处停住脚步,犹豫片刻,互相对望一眼。

蓝忘机:“……”

蓝湛:“……”

两个人心照不宣地谁都没有进去。

沉默许久,蓝忘机道:“果真,是魏婴?”

蓝湛道:“是。”

蓝忘机袖子里的拳头不由得攥紧了,道:“那他……”

蓝湛缓缓道:“是献舍。”

 

7.

亥时早已过了,魏无羡他们还正讨论到兴头上。

魏婴出去找东西,一抬眼看到洞口外坐着两个白衣人,旁边放了张小桌子,桌上还有茶杯。显然已经等了很久。

魏婴一拍脑门,懊恼道:“怎么把你们忘了。没事儿,进来吧,也不是啥听不得的。”

蓝湛点点头,当即起身向他走去,蓝忘机犹豫片刻,随后跟上。

伏魔洞内,魏无羡伏在石案前,正对着一沓龙飞凤舞的笔记圈圈画画,抬头看到蓝忘机,顿时一脸警惕:“你让他进来了?”

魏婴无所谓地耸耸肩:“蓝湛不是外人。你既然都能跟我说,他有什么听不得的。”

蓝忘机脚步一顿,看到魏婴竟好似对身边蓝湛全然不设防备,心中一时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

又聊了几句,魏无羡实在是放不开,深觉蓝忘机在场无论如何也说不下去。打了个哈欠,说自己困了。

魏婴点点头,道:“那便不说了,早些休息。”

魏无羡看着他笑:“咱俩一起睡?”

魏婴:“成啊。”

旁边一直沉默的蓝湛却忽然道:“不行。”

话音未落便走上前去,拉住他的胳膊,不由分说把人拽走了。

 

8.

留下蓝忘机和魏无羡面面相觑。

“呃,”魏无羡有点尴尬地抓了抓头发,“蓝湛,你说他俩……嗯,以后的咱俩,到底是什么关系啊?”

蓝忘机认真地思考后答道:“道侣。”

魏无羡端了杯子正喝水,差点一口喷出来:“男的跟男的还能成为道侣?!”

“不是,还是跟你。我的天,人活到一定年纪是不是就会想不开?”

蓝忘机:“……”

魏无羡又问:“怎么,你不觉得奇怪?”

蓝忘机道:“奇怪。也不奇怪。”


tbc


====

 中篇


评论(128)

热度(36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