泠依惜

遇到我,有没有觉得相见恨晚?
微博@泠依惜
lof看不到@,有事评论或者私信

【忘羡】香炉大叽大叽&羡

香炉万字车。

终于有一天开车让我完全不想取名,不过也挺好的,文章内容如标题

※绑手,蒙眼,c药

※叽有点小粗暴,毕竟,嘻嘻

※虽然是3p但没有双龙


=====



“……”

——发生了什么?

魏无羡缓缓睁开眼睛,面前却仍是一片漆黑。他眼睛上被蒙了一条黑色的布带,什么也看不见。

——这里是哪里?

他试着动了动身子,有些意外地发现双手也被绑住了,高高举过头顶。双腿倒还是自由的,身下好像坐在柔软的被褥上。

魏无羡觉得有点懵。他分明好好地跟蓝忘机在静室睡觉,怎么一睁眼睛就变成这样了?不过身下的触感十分熟悉,鼻腔里闻到的也依然是蓝忘机身上常年萦绕着的那阵幽幽檀香,他此刻应当还在静室。

可是,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魏无羡试图回想,脑中却一片空白。

——难道是我睡糊涂的时候又答应要和蓝湛尝试什么清奇的姿势?

……

他动了动手腕尝试挣脱,发现那绳子绑得相当有技巧,虽不至于弄疼他,却也叫他完全无法逃离。

还想再动作,不远处传来吱呀一声,是有人推开门走了进来。

魏无羡果断转过头朝向门开的方向。虽然看不见,对方的脚步声也轻得几乎听不见,但他还是敏锐地判断出,来人就是蓝忘机。

他笑了笑,劈头盖脸便道:“蓝湛,你今天玩的是什么新花样呢?”

对方没有说话,继续向他走近。很快,身下被褥一沉,蓝忘机坐在了他的身后。

魏无羡稍稍偏过头:“蓝湛?”

蓝忘机从后面将他轻轻搂住,应了声:“嗯。”

果然是蓝忘机。

听到他声音,闻到他袖底扬起的檀香,魏无羡无声地松了口气,语气也不自觉地轻快了几分,略带调侃地问:“是你绑的我?”

蓝忘机道:“是。”

魏无羡扑哧一乐,背往后靠了靠,故意去蹭蓝忘机的胸口,道:“蓝湛,你说你怎么那么喜欢绑我呀。这么会玩,还蒙我的眼睛,有什么不想让我看见的?嗯?”

蓝忘机认真地道:“嗯。”他原本只是将两手放在他的腰上,听了这句话以后却不知怎么的,渐渐的动作越收越紧,像是要他整个人都勒进怀里去似的。


     车1111111111

 

     车2222222222

 

隔天魏无羡没能从榻上下来。

虽然是做梦,那种仿佛被强行开拓、做到完全脱力还不能被放过的感觉,即使在脑海中想上一想,都让他持续不断地腰酸腿软。

又过了一天,夷陵老祖风风火火地把静室翻了个底朝天,却也没能找到罪魁祸首的那只香炉。

他揪着蓝忘机的衣领兴师问罪:“说,是不是你背着我偷偷拿回来,又藏起来了?”

蓝忘机对他对视,语气平静,目光坦然:“我没有。”

他这幅样子让魏无羡更加摸不着头脑。

总不能是我梦游的时候自己拿回来的吧……

以后很长一段时间,魏无羡百思不得其解。



END


评论(114)

热度(64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