泠依惜

遇到我,有没有觉得相见恨晚?
微博@泠依惜
lof看不到@,有事评论或者私信

【忘羡】非典型性标记

《非典型性婚姻》番外

第一次的车

先婚后爱abo

精英叽×调酒师羡


正文见合集,或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


后来魏无羡想,如果他早点把“性”和“爱”彻底分开看待的话,或许这一年来他会过得更加轻松。

过惯了一个人的日子,生活中突然闯进来另一个人,任谁都习惯不了——好在这座房子够大,他想了想,自己和蓝忘机两个人的作息又几乎完全相反,和他打照面的机会应该比和管理员大妈的还少。

但很快他就发现自己错了。到底住在同一个屋檐下,想不见面那是不可能的。而且不知是不是老天爷故意和他作对,他穿戴整齐时从见不到蓝忘机,但裹着一条浴巾从浴室出来、休息日睡了个懒觉就穿了一条裤衩子走出房间,甚至难得窝在沙发上看一本不可描述的杂志……等等诸如此类的时候,他总能被蓝忘机撞见,几乎要怀疑是不是对方故意的了。

蓝忘机一手揉着太阳穴,一脸严肃地警告道,他是alpha,而魏无羡是omega。

魏无羡当然听出了他的潜台词——不管他蓝忘机被外面传得如何君子甚至如何圣人,在那之前他是一个年轻的、各方面都正常的alpha男性。

说起这件事魏无羡就不爽。对于莫名其妙分化成omega这一点, 他嘴上说着不介意,自己心里也想着不介意,但真的就一点点感觉都没有吗?好像也并不是那样。

所以那一瞬间魏无羡感觉自己有些冲动上头,一翻身从沙发上下来,也不管他此时身上穿的是一整套家居服还是一条光裤衩子,摆着咄咄逼人的架势就把蓝忘机推到了墙上。

他余光敏锐地注意到了对方一瞬间抬起又很快放下的手,一时竟鬼使神差地想蓝湛这是打算推我还是抱我?反应过来后又觉得这个想法荒唐无比——管他想干什么,反正那人现在跟木头桩子似的杵着一动不敢动了。

于是魏无羡得寸进尺地把鼻子凑近了蓝忘机的后颈。

他的身高在omega中已经算很少见了,但比起蓝忘机这种alpha还是要矮上一点点。因此为了做出这个动作他不得不踮起一点脚尖,这一细节让原本七八分的气势一下子降了一半有余。

蓝忘机脖颈间散发出一种格外好闻的香味。魏无羡以前去哪里的寺庙时闻到过差不多的味道,记得好像叫做什么檀香。他不由得腹诽道,连信息素都这么清心寡欲,这个人当真冷淡到骨子里。

想着,他的胆子好像更大了一点。

柔软温热的嘴唇碰到颈后腺体的那片皮肤,蓝忘机几乎是立刻把魏无羡推了开去。那一下劲道不小,魏无羡稳了稳身子才站住,抬头发现alpha的脸色已经有些难看了,却丝毫不觉得害怕,伸出胳膊又勾了上来。

他趁蓝忘机还来不及再次推开他时,用湿润的舌头飞快地舔了一下后颈那片皮肤,压低了声音,蛊惑道:“你在害怕?那我再咬你一口,算不算标记?”

他故意把“再”这个字说得很重,明显感到蓝忘机肩颈处的肌肉僵了一僵。

接下来的一切发生得太突然,却又好像顺理成章。被人抓着肩膀按进沙发里,脑袋在靠背上撞了不轻的一下,魏无羡才发现自己也把刚刚那句“蓝忘机其实是个正常男人”给忘了。

蓝忘机总是把欲望掩藏得很好——即使那是人类无可厚非的基本需求。以至于在此之前他连对方信息素是个什么味儿的都不知道。

然后就在现在,那清心寡欲的信息素一下子在空气中炸裂开来,即使是在十分宽敞的客厅里,也架不住那些看不见的分子瞬间席卷了每一个角落。


   点我点我点我


第一次情事就纵欲过度,看样子不在床上躺个两天是好不了了。但魏无羡第二天不知为何醒得特别早,醒来也没动作,盯着天花板发了很久呆。

他现在浑身上下都是蓝忘机的味道——而那个人此时就躺在他身边,他可以清晰地听到对方平稳的呼吸声。但魏无羡根本不敢去看他的脸,轻手轻脚地掀开被子,溜下床一瘸一拐地出去了。


END

 

评论(70)

热度(35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