泠依惜

遇到我,有没有觉得相见恨晚?
微博@泠依惜
lof看不到@,有事评论或者私信

【忘羡】非典型性婚姻 12

先婚后爱abo

精英叽×调酒师羡


其他章节: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

 

被曝光的是一组在相关机构拍摄的照片。

拍摄时间是一年半前。由于拍摄角度和距离的关系,照片上的人脸很模糊,但只要是个明眼人仔细点儿都能看出来——被拍到的那人正是蓝忘机。

这条新闻里并未直接提到蓝忘机的名字,但字里行间全是暗示,所有描述都往蓝氏财团和他身上引。由于蓝家兄弟在业界树立的形象一直很正面,此事一出,顿时骂声一片。魏无羡往下拉了拉评论区,质疑消息真伪的声音很少,大多是网友义愤填膺的痛骂。

他第一反应是蓝忘机绝不可能做这种事——商业对手利用舆论声势趁机制造假新闻陷害,这种情况并不算少见,但不知为何魏无羡此时就是没来由地心慌,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就等不及地给蓝忘机打电话。

蓝忘机那头倒是很快便接了,魏无羡不等他出声,劈头盖脸就问:“蓝湛你现在在哪?公司还是家里?”

蓝忘机很明显地顿了一下,才道:“还在公司。”

魏无羡道:“好,我现在就去找你,有话要跟你说。当面说。”

蓝忘机道:“……好。”

又马上补充道:“你别过来了。我现在回家。”

魏无羡急急忙忙地冲出吧台时差点撞到服务生手里的托盘。服务生见他要走,忙道:“魏哥你去哪里?今天宁哥不在,你不能就……”

魏无羡边推门边头也不回地道:“你帮我给他打电话!或者……或者让温情来替我!实在不行今天歇业!”

笑话,他现在哪儿还有心情悠悠哉哉待在这里调酒?!

魏无羡一路风风火火地冲回家,蓝忘机也才刚到,正在玄关换鞋。他看了魏无羡一眼,竟还颇为淡定地给他倒了一杯温水。

魏无羡当然没心思喝,随手往茶几上一放,道:“蓝湛,你知道我想问什么。”

蓝忘机平静地道:“你知道了。”

魏无羡一愣,莫名觉得有点好笑:“我之前的确不关心这些。那我不知道的话你是不是还打算一直瞒着我了?你说清楚是怎么回事。”

蓝忘机沉默了半晌,垂下了眼睛,道:“抱歉。”

魏无羡一下子从沙发上跳了起来:“难道你真的……?!”

蓝忘机又道:“我的确是去看了一眼。”

“……”魏无羡一颗心坐了过山车一样,撞到嗓子眼又跌回肚子里,确认道,“只是看了一眼?别的什么都没做?”

蓝忘机点点头:“是。”

魏无羡松了口气。他深知蓝忘机为人,绝不可能说谎,重新坐回了沙发上,还没想好要如何开口,蓝忘机又开口了。

他道:“抱歉。”

魏无羡抬起头没好气地道:“有什么好道歉的?你又没做什么,看一眼还不让看了吗?”

蓝忘机微微低着头,没说话。

魏无羡道:“这肯定是有人趁机搞你,那么早就拍到了照片却现在才放出来……啧啧。”他端起桌上的水杯喝了,想了想,似乎应该给蓝忘机也倒一杯,边起身边安慰他道,“没事儿,网上这种风波等一阵子就过去了。你要是有什么地方需要我帮忙出面澄清的,只管跟我说。”

蓝忘机看着他,道:“好。”

魏无羡想的没错,这件事的确是有竞争对手恶意陷害,蓝忘机那边甚至已经有了眉目,只是由于种种原因暂时没有更好更快的解决办法。只是他没想到的是,对方的准备竟是如此充分。眼见蓝忘机那里铜墙铁壁难以下手,转头就把矛头指向了魏无羡。

没过几天,app头条就更新了这件事的最新进展,内容与上回相比更是变本加厉。这次直接指名道姓地提到了副总裁蓝忘机,还有他的婚姻分配伴侣“魏某”。行文间多次指出,具知情人士爆料,二人关系极为不合,是蓝忘机以权势强迫“魏某”成为伴侣。魏无羡半年前某一次在别墅前与蓝忘机争吵的照片甚至也被拍到,虽然打了马赛克,他身后高档小区极有特色的物业楼却很快被人认了出来。

魏无羡目瞪口呆,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蓝忘机却好像早有准备,事发前一天就让他暂时搬回了以前的家,让蜂拥赶来的小报记者扑了个空。

温情在电话中担忧地道:“你这几天要不还是别来酒吧了,你俩的家都被曝光了,迟早这里也得叫人找来。”

魏无羡心里憋得十分烦躁,不过还是答应了。谁知刚挂电话,马上又有一个陌生的号码打进来,他出于职业本能接了,放到耳边一听,干练的女声传来:

“您好,请问是魏先生是吗?”

魏无羡:“是。你哪位?”

电话那头道:“我是XXXX节目的记者,关于蓝副总裁利用职权私自系统修改婚配名单一事想对您进行一些采访,请问您现在方便吗?”

魏无羡傻眼了:“……”

那头见他不回答,又继续道:“请您放心,我们会保证您的安全。事后也可对您的离婚手续办理……”

魏无羡不等她说完,对着手机骂了句:“去你妈的!”然后果断挂了电话,拉黑号码,把手机甩到一边去了。

过了会儿,想了想,重新拿过来把电话卡拔掉了。

果不其然,第二天XXXX节目的报道就出现在了首页——

“受害omega疑似被控制?蓝氏财团内部不为人知的真相”

魏无羡简直要抓狂,气得几乎拿不住手机,直骂自己太冲动,把好好解释的机会给丢了,同时深觉自己再也没法一个人躲下去了,插上电话卡给蓝忘机去了个电话,结果那边一直占线。他索性把手机往床上一扔,收拾收拾去酒吧了。

温情代替他正站在吧台里调酒,看见魏无羡突然出现在她面前,吓了一跳:“我不是让你好好待家里吗?蓝忘机呢?”

“谁知道。”魏无羡耸耸肩膀,道:“手机号都暴露了,我估计他们迟早得找上我家去,到时候躲都没地儿躲。”

温情还是决得不合适:“那你也不该来这儿?”

魏无羡道:“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酒吧人多口杂,反而不容易出事……大概吧。”

横竖人已经来了,温情也不好再赶他回家,却无论如何也不敢让他进吧台调酒了,推着他的肩膀催他到二楼去。

魏无羡不高兴道:“你就让我在那待着怎么了。要是真有人找上门来,我躲二楼躲一楼不是一样的吗……”

他话音未落,酒吧大门一下子被推开,几个扛着摄像机的人冲了进来,为首一名记者大声道:“魏先生,我们接到消息说魏先生在这里?”

魏无羡:“……”

温情:“……”

温情狠狠拧了他一把:“你他妈个乌鸦嘴!”

她还想再藏人,楼下记者眼睛比鹰还刁钻,抬头就看到了楼梯上的二人,顿时摄像机的镜头全都打了过来。

本着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的想法,魏无羡硬着头皮下了楼,被镜头包围时诡异地体验了一把当名人的感觉。

记者问:“请问您被蓝副总裁限制人身自由一事是否属实?”

魏无羡:“他没有!我也很自由!”

记者问:“您是否对蓝忘机私自修改名单一事知情?”

魏无羡:“我很确定,他没有这么做!”

记者问:“但是现在证据确凿,您却一味袒护,是否是受到了蓝氏财团的威胁?”

魏无羡冷笑:“谁他妈敢威胁我?证据确凿?证据呢?拿出来我看看?有录音还是视频啊?”

记者马上岔开了话题:“刚才和您在一起、举止亲密的beta小姐是否是您的女友?”

魏无羡:“……”

魏无羡:“我老公是蓝、忘、机,听不听得懂人话?”

记者道:“我们知道您可能受到了威胁,请您不要害怕……”

魏无羡终于受不了了。

这些记者根本就不是为了求得真相而来,只是想从他身上套出顺应“民意”的消息来博取点击量而已——说到底他前脚刚从家里出来,后脚这些记者就做足了准备追过来,他又不是什么惹火的明星人物,若说不是有人在背后故意指使,谁信?

意识到这一点,他不再和那些记者多费口舌,用力推开人群就想出去。一旁的温宁见状也赶紧过来帮忙,但他二人毕竟力量有限,又不能真的对这些人动手,扛着摄影机的人堵在一起,像墙一般挡住了他的去路,让他无论如何也没法走到酒吧门口。

魏无羡怒道:“你们这些人有完没完……!”

这时,酒吧大门忽然打开,十几个黑衣保镖推门而入,动作粗鲁不由分说地把那些记者推到了一边,干脆利落地杀出了一条血路。

魏无羡猛地抬头看去,只见门口一人身着白色西装,神色匆匆,大步向他走来。

魏无羡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但双腿已经自行迈开向那人走了几步,被他的alpha牢牢握住手腕。

身后被拦住的记者顿时像疯了一样地往前扑,喊声在闪烁的镁光灯和相机快门的喀嚓声中此起彼伏。

“蓝先生,您多次逃避我们的提问,是否可以认为您是采取了默认的态度?”

“蓝先生,我们只是想确保魏先生的人身安全!”

还有冲着魏无羡喊的:“魏先生,您作为一个omega,有义务支持我们的omega独立活动!”

……

助理挡在人群面前,礼貌又冰冷地重复道:“恕不接受采访。请各位关注三天后的新闻发布会。”

蓝忘机像是没有听见身后那些乱七八糟声音,他的目光一直停留在魏无羡的身上,没有往别处多看半分。话音淹没在一片喧嚣之中,听来却是清晰无比,温柔又有力。

他对魏无羡说:“魏婴,我们回家。”

 

TBC


=======

不出意外的话下章,最多下下章,应该会很燃吧..

虽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设定居然可以用燃来形容233


评论(165)

热度(38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