泠依惜

遇到我,有没有觉得相见恨晚?
微博@泠依惜
lof看不到@,有事评论或者私信

【忘羡】非典型性婚姻 11

先婚后爱abo

精英叽×调酒师羡


其他章节:  1    2    3    4    5    6    7    8    9    10

 


=========


   开场车


正迷糊着,他忽然想到了什么,人瞬间醒了,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却因为蓝忘机那只手,起身到一半又跌了回去。

蓝忘机的声音从头顶传来,也有几分事后的餍足:“怎么了。”

魏无羡紧张兮兮地看了他一眼,后知后觉地问:“蓝湛,你酒醒了吗?”

蓝忘机道:“嗯。”

“哦……”魏无羡缩了缩脖子,“你什么时候醒的?”

“一个小时前。”

魏无羡瞄了眼钟,心中吐槽那不就是你按着我的头从后面咬我肩膀的时候吗,合着你那时候就醒了,真舍得啊蓝湛……

他想了想,试探着道:“蓝湛,咱们以后也别整什么一个月一次了,跟交公粮似的。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想做就做,行不行?”

蓝忘机淡淡地道:“你愿意就好。”

魏无羡忙道:“我当然愿意啊!和你上床那么爽,我为什么不愿意?”

蓝忘机顿了顿,声音闷闷地道:“不知羞。”

魏无羡笑着伸出手环住了他的脖子,在他胸口蹭了蹭,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这一觉魏无羡睡得格外沉,其间蓝忘机给他裹进被单里抱回家,还在浴室简单地洗了个澡,他都没有醒过来。

再睁开眼睛时已经是第二天晚上了。

魏无羡神清气爽,在床上连打了三个滚,才慢吞吞地爬起来,扶着腰下床的时候蓝忘机正好进来,看到他时眼神不自觉地向旁边晃了晃,咳了一声,让他下楼吃饭。

魏无羡莫名其妙地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口——只见战况着实有些惨烈,吻痕咬痕还有指印,争先恐后地从他没有好好穿的睡衣底下冲进他的眼睛里。

魏无羡随手拉了拉衣领,心满意足地下楼了。

蓝忘机坐在餐桌前等他,客厅里满是刚做好的食物的香气,是温暖的家的味道。

一顿饭吃得格外和谐温馨,魏无羡有生以来第一次良心发现地主动给蓝忘机夹菜——虽然都是些红红火火的辣菜——而蓝忘机面不改色照单全收,沾了菜汤的米饭都一点儿也没落下。

两个人心照不宣地谁也没提那天在酒吧发生的事,不过冥冥之中的确有什么东西改变了,他和蓝忘机之间那道存在了许久的隔阂,正在一点一点地消弭。

趁热打铁,魏无羡当晚就打电话给温情,一本正经地说为了“培养感情增加互动”,以后要在家吃完晚饭再去酒吧。

温情难得没损他,反而劝了句好好过日子。

不过,蓝忘机毕竟也是大忙人,忙工作忙应酬,想要顿顿晚饭都回家吃,也是不太现实的。

这天傍晚,他临时给魏无羡发消息说要晚归不必等。正好当日魏无羡休息,心血来潮想给他个惊喜,就亲自跑去小吃街买了一堆特色小吃,坐在沙发里边看电视边等人回来。

结果蓝忘机的“晚归”直接晚到了半夜两点。走进门时他的面色十分凝重,看到抱着抱枕坐在沙发上的魏无羡时又一下子缓和了不少。

魏无羡这个人看着粗枝大叶,该细心的时候也很细心,看出来不对劲儿了,便问:“出什么事了?”

蓝忘机看着他,神色有些复杂,最后却摇摇头:“无事,可以解决。”

魏无羡想着大公司嘛,偶尔出件棘手的事情也正常,他又不是这块料,帮不上什么忙,就也没再多问。

然而他没想到的是,不正常的却不止一个蓝忘机——隔天他照常去上班,八点钟酒吧里已经有不少人了,他才刚一进门就听见卡座的几个人提到了自己的名字,一转头,正好与一人目光对上,马上就闭嘴不说了。

魏无羡扬着眉毛走过去,敲了敲桌子:“说什么呢?”

一人道:“魏哥你没看见啊……”

另一人却猛地把他一推,道:“我们在商量今晚喝什么呢!”他随手一指菜单上最贵的那种酒,道,“哥几个今天就都喝这个了,嘿嘿嘿。”

魏无羡一脸莫名,转身去吧台了,隔了一段距离还听到那个大哥教训他小弟说,少掺和别人家务事。

魏无羡愈发想不明白了:到底怎么了?

联想到蓝忘机昨晚异常的举动,再一想刚才那几个人看向他时一言难尽的眼神,他心中忽然有了一个可怕的猜测。

匆匆调完酒让服务员送过去,他赶紧拿出手机,把之前那个omega小姑娘告诉他的、曾经卸载过一次的app又装了回来。

一个多月没看,开屏依然是触目惊心的“独立宣言”,只不过封面换成了某个更有影响力的公众人物。他连戳屏幕退出页面,点进了热点新闻列表。

看到排在列表首位的那条新闻,魏无羡只觉全身的血液都要凝固了。

 

“名单暗箱操作?!蓝氏财团高层或曾干涉婚姻分配”


TBC

 

评论(148)

热度(3906)